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朕与先生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

【苏靖】大雨将至


题文无关。

梅太傅x皇帝琰

酸酸的琰琰会很可爱。

但也会不那么好睡。

人啊,要少说话,多做事。

不然就只能一个人睡觉了。






入了夜的天空看不到一颗星星,黑沉沉的云朵低沉的好像抬手就可以碰到。

梅长苏抬头看着阴沉的夜空,好像看着萧景琰的脸。



麒麟才子默默叹了口气,实在是无从辩解。

说起来梅长苏也没什么好心虚的,他也只不过是好言好语地给一位小宫女递了些吃食。

本来梅长苏也不是那种拈花惹草的人,可是天知道那个女孩盯着榛子酥双眼发亮的模样像极了萧景琰,梅长苏一时大脑停滞,身体就自己做出反应,将瓷碟推给了小宫女。

“想吃就吃些吧。”


小宫女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连忙行礼:“多谢太傅。”

女孩小心地拈起一粒榛子酥送进嘴里,撑得嘴里鼓囊囊的,让梅长苏想到萧景琰吃东西时候仓鼠一样的脸,每次看着都觉得能多吃一碗。

真的挺可爱的,明明是个皇帝呢。



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是女孩清脆的一声:“参见陛下。”



梅长苏心心念念的人突然出现在眼前,心里自然是欢喜的,可偏偏萧景琰似乎一点也不高兴。

他波澜不惊的眼眸直直望着梅长苏,看不出一丁点的喜怒哀乐。

但是梅长苏知道萧景琰生气了。


每次当萧景琰在他面前看起来像个皇帝的时候,就表示萧景琰在生气了。





小宫女敏锐的感觉到来自皇帝的低气压,瞥见身旁的梅太傅居然还坐在椅子上不起身行礼,也难怪皇帝陛下这么不高兴,于是小姑娘稍稍摆摆手,示意梅太傅赶紧行礼。


梅长苏看到了小宫女的动作,也看到萧景琰因为看到了小宫女的动作而更沉了一些的脸色。



梅长苏乐了。

原来是吃醋了啊。




大才子的脑袋稍稍一转,一切就豁然开朗,他施施然站起身来,端起手腕叠在一起,噙着笑意给萧景琰一拜。


“微臣……”

“哼。”

肱股大臣想要讨好陛下,可偏偏陛下不肯领情,话还没听完就扭头走了。




帝冕上的流珠晃的厉害,玄色帝袍背后腾起的金色龙纹在夕阳里晃了梅长苏的眼睛。

啊,陛下看起来好生气哦。

小宫女偷偷同情了一下看起来很善良的梅太傅。



萧景琰大步流星回了寝宫,路上连遇到了平日喜爱的流浪猫小黄都没有撸上两把。


梅长苏那个见异思迁的混球!

萧景琰很生气,自己跑去找他,却看到他在跟女孩子调情?

梅长苏给那个女孩递榛子酥吃,还看着她笑。




根本就像是跟自己在一起时候的样子啊。

皇帝陛下很没出息地红了眼圈。



天气居然也很应景的阴了下来,让萧景琰的心情更加低落。

眼瞅着梅长苏还没有回来的迹象,萧景琰气得吃了半碗榛子酥,可偏偏想到梅长苏递榛子酥给别人,甜甜的味道似乎也淡了下去。


轰隆——

一道闪电划破了天空,巨大的声响让正在出神的萧景琰一惊。

紧接着是倾盆大雨。



雨水重刷房屋的声响里隐约能听到敲门的声音。

萧景琰疑惑地上前拉开房门,夹杂着雨水的空气瞬间涌进屋里。





“陛下,下雨了。”

湿了半肩的梅长苏站在门口,颇为可怜地望着萧景琰。




萧景琰是想笑的,可是刚才的气愤又涌上心头,让他忍住了。


“陛下不能让微臣进屋么?”

梅长苏躬身行了个礼,顺便将萧景琰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帝袍还没脱下,束起的发冠却已经被拆下,脑后的长发还有些散乱,想来是随手扯下了帝冕,却没了换衣服的心思。

在闹脾气呢。



闹脾气的皇帝陛下不想让梅太傅进屋。

“陛下你看,外面打雷了,微臣很害怕。”

今日对萧景琰说的敬语比梅长苏这些年说得加起来还要多,可惜只有称呼换了而已。


“微臣想要和陛下一起睡。”

“可我不想……”萧景琰没有理睬梅长苏,扭头就要把门关上。

此时天空又落下一道惊雷,梅长苏适时的一把抱住了萧景琰,软着声音满是诱哄:“陛下忍心让微臣孤零零的待在外面么?”




温热的气息呼在微凉的耳廓,梅长苏想来知道萧景琰最喜欢怎样的温柔。

虽然没有说话,但是萧景琰转身的姿态和微红地脖颈都让梅长苏心情颇佳。




梅长苏就这样混进了皇帝的寝宫。

进了屋的梅长苏彻底放下了担心,粘着皇帝陛下“景琰,景琰”地一直喊,堂堂麒麟才子凭借孩子气的执拗终于让萧景琰忍不住扬起嘴角。


梅长苏亲了亲难得的笑颜,柔声辩解:“我是因为想到你才笑的,跟那个人是谁一边关系也没有。”

萧景琰沉静如水的眸子里映出梅长苏真诚的脸。


“真的,我都没留意她的长相。”

认真的模样让萧景琰不禁笑出了声。


“不生气了?”梅长苏埋首在萧景琰的颈窝蹭了蹭。

“才没有生气。”萧景琰不满地狡辩。


“谁信呢,璃鸢还以为你气我我没给你行礼呢。”梅长苏笑道。


……

“谁是璃鸢?”

“就……那个宫女……”

“你怎么知道她的名字?”

“我……我聪明啊……过、过目不忘的……”

“哦。”





梅长苏最终还是留宿在皇帝的寝宫,而且是被奉为上宾的住进了空置许久的侧间。

荣幸之至。






后来总有打扫书香阁的小太监能看到梅太傅埋头翻阅宫中人员的花名册,似乎是皇帝陛下时常问起众人的名字。


>>>END

评论(11)

热度(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