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朕与先生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

【苏靖】念念不忘


题文无关。

原剧设定。

算是我个人的执念。

剧我刷了十四遍,小说看了四遍。

真的是看一次哭一次。

为什么那时候没有抱一下啊摔(ノ=Д=)ノ┻━┻

当初写甜就是因为他们实在太虐了。

我想用我的方式让他们一起走下去。

很短小,不能算一篇文。

就当是我突然感慨一下好了。






梅长苏是裹着三层毛毯被军营里最稳健的马儿拉回金陵的。

那一天阳光很好,梅长苏的指尖透着近乎透明的苍白,他还是像当初那样撩开帘子,迎进了明媚的阳光。

他逆着朝阳抬起头,那一抹明艳的红色依旧笔挺的立在城头。


就像当初送他离开的时候。

只是那双眼眸里不再是哀伤的平静,而是抑制不住的笑意让梅长苏也不禁扬起嘴角。

隔着城墙,他们近到没了距离。




“太子殿下,苏某回来了。”





苏宅还是走之前的模样,连院落里的杂草都被仔细的清理了。

梅长苏拢着他的毛皮大氅,被一路送进了自己的卧房,不由分说的被两位大夫按进了柔软的床铺。


稳重的晏大夫说不过思维跳脱的蔺少阁主,气得吹胡子瞪眼,蔺晨也不甘示弱,又是把脉又是试体温,将梅长苏当成展品一般给晏大夫看,每一个眼神都在说“我把这个笨蛋照顾的很好”。

医者仁心,可吵起来也是闹得不行。


梅长苏默默叹了口气,缩着被捏得发酸的手腕收回到到被褥里,拢着温暖的被子浅浅的阖上眼睛。

鼻尖还能嗅到淡淡的梅花香气,驱散了梅岭的寒冰冷血,温暖的让人欲哭无泪。



梅长苏睡得很轻,细微的响动在静谧的夜里尤其明显。

周身的一大群人都已经离去,只留一盏孤灯亮着盈盈的光。

梅长苏撑起上身,看见书柜正在缓缓移动。



尘封已久的密道重见天日,那人捧着烛火缓步踏进屋里,光线投射出的阴影柔和的他的面庞。

“殿下……”梅长苏怔怔地呆着,不知该说些什么。

萧景琰微微皱眉,他放下手中的烛,理了理衣摆坐在梅长苏的床边,低眉间长发散落,消磨了分明的棱角。



“密道是我让人重新打通的,因为我会想你。”

“我换了常服,也未着金冠,自然不是什么太子。”

“所以你不能唤我‘殿下’。”

“林殊。”


两人的视线交错,晃动的烛光印着两人的眼眸,看见了对方的身影。


“……”

“景琰。”梅长苏像是妥协一般的放下的距离,他轻笑一声,笑容里染上张扬的明艳。


“景琰,你的珍珠我一直带着,就放在心口。”

“我的身体还可以,我没有骗你。”

“不信你看看?”


那双鹿眼里渐渐盛满了水汽,却还是像月牙一般弯弯的。

萧景琰的指尖有些颤抖,但他缓缓抬起双手,直到紧紧贴合那具身体。

他有些消瘦,但好在温暖。

额头抵在素白的肩头,萧景琰终于忍不住鼻尖的酸涩,沾湿了梅长苏的领口。



梅长苏的手臂轻轻搭上萧景琰的腰后,这腰身比他想象的还要细瘦。

“我也很想你。”


>>>END


评论(6)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