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朕与先生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

【殊琰现代AU】虚与委蛇•chapter 10

题文无关。

大写的AU!

梅长苏x萧景琰

不知道小天使们还记不记得这篇文orz

我果然不适合连载。

为什么还没有写完我以为这章能完结的!

对不住了还得让大家再等一章了ヘ(;´Д`ヘ)






夏江很干脆的萧景琰的手机给林殊报了地址,交代他一个人过来。

林殊几乎是踩爆了油门一路狂奔。

他确实是一个人过来的,他不能做任何可能激怒夏江的事。

在萧景琰还在他手里的时候。



然而当夏江用刀刃紧贴着萧景琰的脖颈来迎接他的时候,林殊真的不能理智的思考。

萧景琰看起来很不好,孕期的反应本就让他没什么精神,再加上夏江有意无意的折磨,让萧景琰好不容易被养回来的圆润迅速的消瘦,苍白的脸庞没有一丝血色。

“放了他!”林殊以枪口对准夏江的脸。


“冷兵器哪比得上子弹,”夏江自嘲地笑了笑,眼里却满是挑衅的意味,“你说是不是啊,林少爷?”


林殊端着枪的手在颤抖,他从来没有惧怕过开枪,但是面对那片紧贴着萧景琰颈侧的薄刃,林殊不敢赌。

萧景琰虚弱地被夏江制在胸前,长时间的精神紧绷让萧景琰的身体濒临崩溃,仅仅是站着就消耗了太多的体力。

枪口晃动地越来越剧烈,枪指萧景琰的方向本就让林殊心慌的厉害,何况还是在萧景琰如此虚弱的情形。



夏江掌握着萧景琰,耐心而毫不意外的看到对面的枪口缓缓放下。

夏江示意林殊将枪支放到地上,终于爆发出愉悦的笑声:“林殊,你真是太蠢了。”




紧贴颈侧的刀刃背撤离,脆弱的脖颈已经被划出三指宽的细小伤口,鲜红的血染上苍白的皮肤,格外的触目惊心。

“你该知道这是什么吧,”夏江的笑声让林殊心悸,“我的好徒弟。”

明晃晃的针管刺的林殊双目发痛,透明的液体几近粘稠的流过玻璃壁,留下触目惊心的痕迹。


顾不上回应夏江的讥讽,林殊在看到针管的瞬间双眼血红,危险而尖锐的针头缓缓贴近萧景琰被迫暴露的颈侧,鲜活跳动的血脉微微战栗,那里因为恐惧而绷紧,脆弱的惊人。


萧景琰死死扣着夏江横在肩头的手臂,无力挣脱。

“别靠近他!别、别这样……”林殊慌乱地抬手想要阻止,却不敢靠近生怕夏江土炮下手,一时语无伦次地僵在原地,胸口因紧张地剧烈起伏。



夏江似乎在欣赏着林殊的恐慌,他带着淡淡的笑容和掩饰不住的狠戾,隔空划过萧景琰尚且不算明显的腹部,笑意更甚:“林少爷,你说你能保住哪一个呢?”



“我知道你恨我,你冲我来,”林殊无力的弯腰,低哑的声音只剩下祈求,“放了他,我求你……放了景琰……”

林殊痛苦地捂住额头,算无遗策的大脑在此时全然不能运转,萧景琰的安危像是一块巨大的寒冰,压在心脏里几乎就要窒息。



萧景琰疲惫得眨了眼睛,因为轻微的脱水症状他的唇色苍白,声音也是低不可闻,他轻声唤着:“小殊……”

“真是情深义重啊,我都要被感动了,”夏江错开视线,将匕首反插在腰间,迷醉地把玩着细长的针管,“既然林少爷求我了,这份大礼,也不是不能留给你。”



夏江居然真的松开了钳制萧景琰的手,像是要将人放回去。

林殊距离夏江不到三米,不算远的距离让林殊反而看不清夏江的行动,萧景琰是夏江的盾牌。



萧景琰颤着双膝,努力支撑着摇晃的身子朝林殊过去,他迫切的需要一个可以依靠的地方。

待萧景琰快到中间的时候夏江却动了,他扬起狠毒的嘴角猛地向前,针头的寒光反射出阴冷的光芒。


一刻不敢放松的林殊目光一凛,几乎同时上前一大步拉住了萧景琰的手臂将人带入怀中,他的动作很快,拥住肩头迅速转身,一脚踢掉不能触碰的针管。

一气呵成。



玻璃碎裂的声音让林殊总算轻轻出了口气。

可此时是最不该放松的,因为他正背对着夏江。



转瞬间萧景琰已经被林殊护在怀里,眩晕感还未褪去,甚至来不及呼吸让人想念的气息,一柄锋利的刀刃已经落在。

几乎是没有思考做出的举动,萧景琰抬手挡在了刀刃落下的地方。


“啊!”

“景琰!”



金属落在地上的声音带着刺耳的蜂鸣,林殊回头看见萧景琰鲜血淋漓手手臂,心脏有一瞬间地停滞,而后本能得抱着萧景琰后退了几步。

林殊惊慌地将萧景琰搂在怀里,手掌死死按住流血不止的伤口,好像这样可以让萧景琰好受一些。



一时间他忘记了背后步步紧逼的亡命之徒。

夏江没有去捡起掉落的刀刃,他的枪还放在腰后。



“不……”萧景琰僵在原地说不出话,两人跪坐在地上,居高临下的夏江像是死神缓缓逼近,带着致命的武器。

萧景琰清楚地看到夏江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他甚至捕捉到了子弹出膛的模样,那颗圆圆的金属划开空气,直直朝自己飞过来,一切都变得很慢,可是身体僵硬地不受控制,但林殊动了。



动作很小,他只是将萧景琰往自己胸口带了带,可是萧景琰看到,林殊的肩头出现在他与子弹之间。

速度快到萧景琰发不出声音,子弹穿过肉体的声音让人血液凝固。萧景琰感觉到子弹减慢了速度,带着林殊的血液擦过脸颊。




“小……小殊……”

萧景琰惊恐地抬起鲜血淋漓的手,却分不清上面到底是谁的血,他不敢碰林殊的伤口,手停留在空气里不住的颤抖。

林殊没有再动作,他抬起没有受伤的肩头,将萧景琰的脑袋抵在胸口,声音还是那样让人安心。

他说:“景琰,别怕。”


泪水落在狰狞的伤口,竟然不觉得疼痛。



夏江疯狂地大笑,将手中的枪扔的老远,缓缓蹲下拾起了刚刚掉落的匕首:“比起子弹,我跟想要亲手剖开你们的身体啊。”

“林少爷,你想不想看看你的孩子?我把他拿出来给你们父子团圆好不好?”

夏江一边说一边不住地抬头笑着,他仿佛已经看到了林殊绝望痛苦的模样,面对两个满身伤口的敌人,他不介意多些耐心慢慢折磨。




疼痛和失血让大脑开始眩晕,但是林殊不敢晕倒,他努力想要将萧景琰收在怀里,好像这样就可以护他周全。

徒劳的挣扎让夏江更是笑得直不起身子,他胡乱在空气里比划刀刃,想着要从哪里割开萧景琰的身体。




砰——

开枪的声响让夏江猛地愣住,他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柄枪,甚至忽略了手上被震出的鲜血。

一颗子弹击落了他的匕首。



空气一瞬间有些停滞。

夏江的笑容僵在嘴角,他缓缓抬头,对上萧景琰决绝到冰冷的视线。

和他手里黑洞洞的枪口。





夏江认得出来,那是林殊刚才扔在地上的枪。


该死,他太得意忘形了,他疯狂的恨着林殊,以至于将萧景琰当成了一个复仇的道具,一个怀着孩子的虚弱的东西。

他忘记了当年萧景琰的风采,也忘记了萧景琰的靶子,永远是命中红心。

他还是当年那个萧景琰。

夏江突然好恨,为什么萧景琰总是坏了他的好事,于是他不顾一切地冲上去,带着同归于尽的慷慨。




又是两声枪响,果决而凌厉。





人体砸在地面的声音从来没有这样让人放心。



开枪用尽了萧景琰仅剩的体力,无力支撑的枪支再次落在地面,溅起细微的尘土。

林殊还是拥着萧景琰的样子,呼吸声很轻。




手指在衣服上抹去血迹,几乎是颤抖着拨通了电话:“蔺医生……”



>>>TBC

评论(17)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