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朕与先生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

【苏靖】引狼入室

题文无关。

梅太傅x皇帝琰

亲手给自己请来一个情敌是什么样的体验。

梅太傅心里苦。

然后可怜地缩紧床脚给自己取暖。

一把心酸泪。





入了春季,天气也日渐和暖,梅长苏瞧着御花园里早春的争奇斗艳,想着要带萧景琰出去玩一玩才好。

可惜近来琐碎的杂事众多,萧景琰常常忙碌到深夜。

梅长苏总是摆了精致的小点心陪着,也总能看见昏暗的灯光里,皇帝陛下轻轻叹了口气。




萧景琰向来是很有耐心的,却也架不住如此烦闷的心绪,心里好像有一簇小火苗慢慢地烧着,虽是小小的灼热,但若是谁靠近,那便是燎原大火。



深深吐出一口气,奏章里整齐的每一个字好像都在挑战萧景琰最后的耐心,语句完全没心思理顺,萧景琰抬手捏了捏酸涩的眉间。


梅长苏端了清淡的甜汤,缀了几颗雪白的小汤圆,披着微凉的夜色送进了养居殿。

“景琰,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吧?”

轻快的声线让萧景琰莫名地有些不悦,脱口而出带着不耐烦的语气:“别吵!”


话一出口两人皆是一顿。

梅长苏愣了片刻,依旧缓步走近,将夜宵轻轻放在桌角。



话音刚落萧景琰就后悔了,手指无力地摆动几下,握不住的笔尖滑落在桌面留下黑色的墨印。

年轻的帝王缓缓低下头,将脸埋在滚了金边的衣袖里,看不清神色。

“对不起……”闷闷的声音比刚才还要无精打采,想要继续说话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梅长苏轻轻扬起嘴角,走近萧景琰,将未着金冠的脑袋贴在胸前揉了揉:“景琰,你太累了。”



梅长苏低头看着萧景琰的发顶,心疼得厉害。

身为帝王,萧景琰背负了太多的东西,即使是陪在他身边的自己,也总有些东西不能替他分担。

梅长苏顺着纤长的发丝轻轻抚弄,心里突然有了想法。



晨光熹微,萧景琰眨了眨眼睛,空气里还是带着露水的青草味道,梅长苏却不见了身影。

肩头还残留着那个人温热的气息,萧景琰轻呼一口气,好像连带着烦闷的情绪都消失大半了。



直到早朝退朝,萧景琰也没瞧见梅长苏的身影。

暗金的靴子踩在去往御花园的路上,刚刚起步却被巡防宫禁的蒙大统领给劝住了:“陛下不妨回宫休息休息说不准会心情好些呢。”

萧景琰微微挑眉,心里想着这又是谁交代的话。

蒙大统领嘿嘿一笑,摆明了装傻。



萧景琰站在厚重的雕花木门外,突然有些紧张。

不知道推开会看到什么。



一束细小的光束投进屋里,随之扩大迎来了等候多时的人。

梅长苏现在桌前,见萧景琰来了,上前拉住他的衣袖就往里走。


桌面上摆放着一个不小地木质提盒,目测能放下不少的榛子酥。

“是什么?”萧景琰目光闪动,十分感兴趣的模样。

“打开看看。”

还挺神秘。


萧景琰上前,双手搭上盖子的两边,轻轻抬起一条缝隙。

指尖好像被温软的撩拨了一下,心里都痒痒的。


伴随着光亮投入,一声细小的“喵呜~”让萧景琰心情大好。




盒子里是一只雪白的小奶猫。

“好可爱啊……”萧景琰连忙放下盒盖,小心地伸出手指顺了顺脑袋上细软的绒毛。

小猫闭起眼睛,仰着脑袋享受抚摸,舒服得张开嘴巴露出小小的粉色舌尖,轻轻哼了两声。


“长苏,它好软啊。”萧景琰既喜爱又紧张,担心吓到小猫又不敢动作太大,谨慎的模样让梅长苏倒是勾起唇角。

“你可以抱抱它,没关系的。”

像是得到了最后的许可,萧景琰小心地探出手,勾着小猫柔软的前爪,拢着胸口和背部将猫咪抱出了盒子,然后赶忙带到怀里,托住了猫咪的屁股放在手臂和胸口间。


紧张的仿佛第一次抱孩子的父亲。

“好轻啊。”萧景琰轻声说着,温柔的视线一遍遍抚过猫咪的绒毛。

小猫倒是完全不怕生,钻在皇帝陛下的怀里蹭了蹭,蹭得萧景琰心里柔软得很。

猫咪找了个舒服的地方,将脑袋塞进萧景琰的手肘处,舒展一下腰身就蜷缩起来睡上了。


“它好可爱啊,有名字么?”萧景琰终于分出一点视线给一旁的梅长苏。

“还没呢,景琰给取吧。”梅长苏瞄了瞄萧景琰的后脑,想着入手也是柔软的。

“嗯……”萧景琰一听便又将视线落回了怀里的猫咪

“白白的,还是……”轻手轻脚地扯开猫咪蜷缩的后腿看,“男孩子,不如就叫……”


小白?会不会太普通。





“小殊吧。”萧景琰兴奋地抬起头,一双鹿眼盛满了星光。











“不行。”

“哼。”





萧景琰对小动物向来是宠爱得很,从前佛牙养在靖王府的时候,仅林殊出征的半个月,就胖了一圈,跑快些都累得喘气。

气得林殊天天揪着佛牙往演武场跑,好容易瘦回来了佛牙还记恨上林殊。

后来林殊才发现萧景琰每天从厨房顺肉送给被林殊嫌弃了的佛牙。

丝毫没有悔改的意思。






小奶猫由萧景琰亲自养在身边,每天顺顺毛,梅长苏觉得萧景琰的心情也好多了。

每日用膳之前,萧景琰还会将猫咪的食物准备好了,小猫的吃食讲究得很,萧景琰又不喜欢他人代办,每日取了印花瓷碗,仔细备了食物,还蹲在一旁看着小猫伸出小舌头一点点地舔着。


梅长苏坐在一旁,瞧了瞧自己的碗碟,又看了看猫咪的同款瓷碗,轻轻叹了口气。



萧景琰还是偷偷地管猫咪叫“小殊”,猫咪也更亲近萧景琰,午休时候就压在萧景琰的锦被边上,缩成了小球一块睡觉。

被挤到角落的梅太傅微微皱眉,总觉得哪里不对。


梅长苏也还是固执地管猫咪叫“小白”,想来是皇帝的猫咪独有的一份傲气,猫咪对这样普通的名字完全不予理睬,优雅地舔了舔白白地爪子,甩着长尾巴轻快地离开。

潇洒的模样倒还真有几分林少帅的风采。

徒留梅长苏一人抓狂:“还是我把你弄进宫的呢!”




几个月大的猫咪长得很快,一个多月就已经大了两三圈,加之萧景琰优质的伙食,以及整日不用走路,全由皇帝陛下抱着晒太阳的待遇,已经是胖乎乎软绵绵的手感了。

而且猫咪很粘人,从小养成的习惯睡在萧景琰身边,到现在也没有改变。

本来不费什么力气就能钻进被子里的梅太傅看着床中央的一大团猫,终于知道有哪里不对了。





他,梅长苏,已经一个月没碰景琰了。



>>>END

评论(12)

热度(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