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朕与先生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

【殊琰—欢度六一】守株待兔

来自诈尸的我。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六一啦。

给大家送一颗糖。

祝大家吃的愉快。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片广袤的大森林,正值春日,嫩绿的新芽肆意生长,伴着色彩斑斓的花朵迎风摇曳。

浅粉色的花瓣刚刚张开,露出嫩黄的花蕊,看上去格外的鲜嫩,若是咬上一口……

有个家伙的确这么做了。

粉嫩的三瓣嘴一口咬住花朵,咀嚼的时候覆着一层白色软毛的下巴一抖一抖,一点一点的品味鲜花的味道。

那双像红宝石一样的眼睛一眨一眨的,里头明媚的光芒逐渐散去,抖动的下巴也停了下来,喉咙费力地吞咽下去,得出了结论。

“不好吃。”

“那你还吞下去?”一只灰色的毛团子跳过来,凑近比他小一丢丢的的白团子身边,伸出小小的舌尖给染成了嫩绿的下巴毛舔干净。

林殊明明比萧景琰的年纪小,却偏偏比萧景琰的体型大了一圈,这让啥都吃的萧景琰对挑食的林殊有些小小的不满。

“母亲说过不能浪费粮食。”萧景琰抖抖耳朵挪开下巴,嘴里苦苦的味道还在,萧景琰不想让林殊也尝到这么不好吃的味道。

“这可不能算粮食吧……”

“你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灰色毛球赶紧抖了抖毛换上笑脸迎上去,林殊抬起前爪放到萧景琰眼前,“要不要尝尝这个,可甜了。”


萧景琰对好吃的东西向来没有抵抗力,眼前红彤彤的果子看起来又分外的可口,萧景琰低头就着林殊的爪子咬了一颗,咬开的浆果像蜜糖一样流淌出来,盖过了刚才的苦味,甜蜜到白毛毛都竖了起来。

“唔,好甜。”

林殊瞧着萧景琰开心得笑弯了眼睛,觉得心里也想裹了蜜一般甜丝丝的。

“你要是喜欢,我以后天天给你采。”



可是第二天林殊没有来,比起好吃的果子,萧景琰更想要看到林殊,所以萧景琰踏过草坪开始了一段旅程。

说起来林殊和萧景琰还算是远亲呢,只不过兔子一窝生得多,还生得快,细算下来大家都是亲戚,所以除了爸爸妈妈,其他的都不数血缘,这也是为什么萧景琰的家住在森林外围的草丛里,林殊一家子却定居在森林深处了。

大树吸取春日的阳光和融雪的水份,在温暖的季节迅速茂盛起来。大片绿茵投在稍显干燥的地面上,遮挡了直射的光线。

萧景琰蹬着后腿一蹦一跳,小心地避开破土而出的朵朵野花,虽然他们并不好吃,但还是很好看的。




广阔的森林里也隐藏着众多的危机。

比如一双碧绿色的瞳仁隐藏在树叶之下,由远及近地盯着跳得飞快的白团子,细长的信子飞快的吞吐,舔过尖利的牙齿。

萧景琰跳起来的时候,斑驳的光影打在他的身上,明亮的光透过他蓬松的白毛毛,造成了一种柔软可口的视觉体验。

摆出架势的蛇打了个哈欠,刚刚从冬眠中醒来的他决定不去追那个看起来很灵活的毛团子,太费体力。




萧景琰对于刚才的危机毫无察觉,蹦着欢快地步子继续朝林殊前进。

靠近林殊家的时候萧景琰听到了嘈杂的争吵声,隔着院墙萧景琰悄咪咪探出脑袋,为了隐蔽他把自己长长的耳朵抓在手里。

萧景琰看到林殊的父亲怒目而视,气得胡子都笔直的。他面对的是一只看起来很老了的灰兔子,他的白胡子拖的老长,但是眼珠子还是亮晶晶地转着。

萧景琰毛茸茸的尾巴甩了甩,他不太喜欢那个看起来就不好惹的老头子。

双方争吵了好一会,林爸爸指着们很不客气地把老兔子请了出去,老兔子摸了摸下巴,一蹦一跳的走了。


“景琰?”林殊正龇着一口大白牙目送老兔子,就瞧见了门口的白团子,高兴地三两步跳过来,拿圆圆的脸蹭萧景琰的耳朵,“你来找我啦!”

耳朵传来热热的温度让萧景琰有些不好意思,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啊!景琰你真好!”不知道哪个动作让林殊兴奋起来,让他抱着萧景琰的脑袋在毛蓬蓬的颈窝里飞快地蹭着。

“小殊,咱们……咱们出去玩儿吧?”大庭广众之下萧景琰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小声说道。

“好呀,我带你去采好吃的。”林殊牵着萧景琰的爪子,两只毛团子一扭一扭得消失在丛林里。


林殊告诉萧景琰那只老兔子叫夏江,是一个大坏蛋。他在很久以前就和猛兽做交易,害死了许多的同伴,所以灰兔子们将他逐出了家园,如今灰兔子们的头头是林爸爸,那个夏江居然又找上门来,谋划着异想天开的荒唐玩意,于是林爸爸很生气。

“啊,到了。”

说着说着就到了目的地,一片茂密的灌木丛结满了红色的果子,明明是初春却盛满了盛夏的丰盈,萧景琰琉璃一样的眼睛更是闪烁。

“小殊!!好多好吃的!!这里都是好吃的啊!”

萧景琰一边说着一边飞扑过去,白色的毛扑进绿色的灌木丛里,只剩下一个圆滚滚的尾巴欢快地扭动。

萧景琰越钻越深,窸窸窣窣的声音里竟然融入了光线,原来灌木丛后面是一大片的草地。

微风轻抚过碧绿的草地,小草被吹去波浪一般的纹理。萧景琰看见草丛中央有一棵巨大的树桩,因为那对萧景琰来说实在是太大了。

一片绿色中的一点红实在是太显眼了,萧景琰一眼就捕捉到了,那是胡萝卜的颜色。


胡萝卜,那是萧景琰最爱的吃的东西。


于是萧景琰飞奔过去抱起了地上的胡萝卜,张开嘴咔嚓咔嚓地咬起来。

天呐,真是太幸福了。

萧景琰沉浸在胡萝卜的美味里,后颈却突然被抓住提了起来。

“这里居然有一只兔子?”


萧景琰知道,这是一种叫人类的生物,他们偶尔会到森林里抓一些动物,然后把他们吃掉!

“呜呜呜不要吃我……”萧景琰害怕极了,但手上还是紧紧抓着咬了几口的胡萝卜。

“真是意外的收获,回家燉一个……啊!”

话音未落,一只灰团子像炮弹一样冲上来,在那人的手臂上狠狠地咬一口,那人吃痛松了手,萧景琰赶忙跟着林殊飞跑回茂密的丛林里。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林殊心有余悸。

“那可是胡萝卜啊……”萧景琰吓得耳朵都垂下来了。

“吃的重要还是命重要?”林殊恨铁不成钢。

“那可是胡萝卜啊……”萧景琰委屈地低下头。

“你!”林殊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那可是胡萝卜啊……”萧景琰眼泪汪汪。

红宝石浸了水汽,格外的好看。林殊放下了和萧景琰讨论胡萝卜的心思,扑过去抱住萧景琰一顿猛蹭,小白兔躺在嫩绿的草坪上,总是藏起来的肚皮泛着淡淡的粉色,被柔软单薄的绒毛覆盖着,林殊伸出粉嫩的舌尖,把萧景琰舔的嗷嗷叫。


从那以后,林殊和萧景琰总是来那根树桩底下约会。




有一天,萧景琰家意外得到了一个海边度假的机会,于是他在和林殊耳鬓厮磨了好几天之后,踏上了旅程。

萧景琰不太喜欢水,因为毛会变湿很不舒服,而且他不会游戏。所以萧景琰更多的时候待在沙滩上刨来刨去,也因此找到了许多好看的贝壳,但萧景琰最喜欢还是一颗圆润的珍珠,他比萧景琰见过的每一颗珍珠都要大,所以萧景琰决定要把这颗珍珠带回去给林殊。



可是萧景琰没能把珍珠给林殊。





回家的当天萧景琰去找了林殊,那片废墟怎么也看不出是当初那个温暖的家。

树上的松鼠告诉萧景琰,有一只胡子花白的老兔子领着狼群冲了进来,后来,那只老兔子就成了灰兔子的新首领。





萧景琰靠着树桩坐着,他把珍珠埋在树桩边的土里,每天都要挖出来看一看,又埋回去。

灌木丛的果子已经熟透了落在地上,等待着新的果实成长。



盛夏的风吹过草地,那是和萧景琰想象中截然不同的气息。
















守株待兔:指守在树桩前,等待一只永远不会来的兔子。

评论(23)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