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朕与先生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

【苏靖】下自成蹊

题文无关。

学生苏x教师琰

年下的诱惑。

教师.avi   【没有】

追到导员是不是就可以不挂科?

酥胸才不是为了这个追景琰的呢!

呃,不是么……

“你跟我在一起就是为了不挂科!呜呜呜”

【不是这样的!!】










九月的阳光还有些刺眼,教室里敞亮的阳光铺在整齐的桌面,满是青春淡淡的清新味道。

梅长苏坐在窗边,撑着下巴看楼下追逐篮球的身影。

啧,跑得太慢了。

这么近都投不进去?

抢啊!怎么傻站着!

平静的表象下波澜起伏。




“咳,大家好,我是你们的辅导员。”

梅长苏的视线从窗外明媚的光线里收回来,落在浅红的唇上。声音仿佛带起心脏的共振,梅长苏回过神看向讲桌。那里的青年站得笔挺,嘴角眉梢都噙着浅浅的笑。他好像闻到了白色T恤上淡淡的皂香,或者是牛奶味道的沐浴露。

“我叫萧景琰。”




九月的燥热好像忽然间消散了,梅长苏感觉到微微的凉风吹在心头,刚刚开始的大学生活变得让人无比期待。

第一节课往往是用来相互熟悉的,显然大家都对这位年轻帅气的辅导员颇有好感。


“导员你多大了?”   “二十五岁。”

是可以追的年龄。


“导员你有女朋友么?”   “嗯?还没。”

干得漂亮。



“叫老师可以么?我比较习惯这样叫耶。”   “随便你们。”

这个称呼还挺有感觉的。


“老师你有什么喜欢吃的么?”   “榛……也没有特别喜欢的东西。”

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


“老师有没有养宠物呢?”   “我挺喜欢大型犬的,但是怕养不好。”

我得把佛牙从老家接回来了。



时间在梅长苏越来越藏不住的笑容里跑得飞快,午休的铃声响遍了教学楼。

学生们三三两两结伴离开了教室,萧景琰站在桌前整理了几本书,和学生们微笑道别,抬头却看到窗边还有一位同学撑着脑袋,似乎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这位同学,你不走么?”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梅长苏起身走近。

两人隔着一张讲台,梅长苏将手肘撑在桌面,骨节分明的手指交叠在下颌,他仰起头刚好对上萧景琰微微低下的视线,被微风浮动的发丝似乎轻轻擦过。

梅长苏扬起一个好看的笑容,声线沉稳地开口。

“请问,我可以追你么?”




九月的阳光透过玻璃打在两人的侧脸,睫羽划过的弧线被晕染成浅浅的金色。

面前的人保持双眼微睁的姿势好一会了,梅长苏笑意不减,按着讲桌绕上讲台。

他比年轻的辅导员还要高上一点,逐渐贴近的过程让这个细微的身高差展露无疑,变成了某种气场压迫着萧景琰的神经。


萧景琰看着步步靠近的学生,不自觉的后退贴上了黑板。

萧景琰睁大了眼睛,好一会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当……当然不可以!”

梅长苏抬起食指挡在萧景琰的唇间阻挡了本来就没什么气势的话语,示意他不要说话:“回答错误,这句话只是客套一下,它的意思是,萧景琰我要开始追你了。”

“你还未成年呢!”萧景琰慌乱地撑住梅长苏靠近的身体,想要找个借口推脱。

梅长苏却不为所动:“我是大一,不是高一。”

梅长苏靠近萧景琰的耳侧,那里微微发红透出隐隐的温热:“我可以理解为你在害羞么?”

“不可以!”萧景琰猛的推开梅长苏,优雅的落荒而逃。


连背影都很好看。

梅长苏摸了摸下巴笑着。











那天以后,时间还是缓步地前行,似乎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除了梅长苏撑着下颌朝讲台方向展露着笑容,和萧景琰碰撞到那道视线以后悄悄移开的动作。

看到老师的脸颊浮起浅浅的红色,梅长苏的心情更好。




初秋的运动场总是十分喧闹的。

篮球场上年轻的男孩挥洒汗水,满是运动的激情。

萧景琰站在球场边,以一种慈爱的目光注视着自家的学生们,却不自觉的去寻找某一个身影。

梅长苏从后面凑上来:“景琰你是在找我么?”

萧景琰像是被吓到一般猛地回头,想要教训一下这个目无尊长的学生。

却被一道划破空气的响声惊到一愣,耳边掠过风声,就看到一颗篮球直直越过自己。

梅长苏被突然飞过来的篮球砸到的肩头,猝不及防地摔倒在地,裸露的皮肤擦在粗砾的地面,立刻变成的狰狞的伤口,翻出红嫩的肉质。

“嘶……”梅长苏眯起眼睛疼得抽气。

“梅……同学你怎么样。”萧景琰吓了一跳,赶忙蹲下身扶着梅长苏,犹豫地开了口。

“头晕……”梅长苏虚弱地晃了晃脑袋,顺势倒在了萧景琰怀里。

萧景琰有些僵硬地虚扶着梅长苏,连对方将脑袋搭在了胸口都不知道如何应对。

“对不起对不起!长苏身体不好,会不会贫血啊?”似乎是肇事者的男孩跑了过来,紧张地皱起眉,连忙催促道:“要不赶紧送医务室吧。”

萧景琰被人群催促着,感到责任重大,赶忙扶起梅长苏往医务室去了。

仓促间没能思考破了皮的伤口到底会不会引发贫血这个问题。


“你怎么样?”萧景琰让梅长苏躺在医务室的床上,颇为担心地替他打理伤口。

从医药柜里拿了酒精棉球,萧景琰用镊子小心的替梅长苏清理伤口周围的灰尘,不时担忧地抬头看他。

梅长苏有气无力地呼了两口气,轻声说:“还好,我没事。”

逞强。

萧景琰突然有些不高兴。

酒精狠狠按在伤口

“啊!”梅长苏疼得中气十足地嚎了出声。

“都伤成这样还没事。”萧景琰不满地小声嘀咕着。

发顶处传来轻轻的笑声。

“你笑什么。”

“景琰你是不是心疼我?”

酒精棉球微微一顿,而后流畅地清理伤口。


萧景琰的声音平稳:“叫老师。”

如果不是过近的距离让梅长苏看到那双通红的耳廓。他真的要以为萧景琰是面无表情的在说话了。





夜晚的篮球场灯火通明,一个利落的身影翻身上篮,气势十足漂亮地灌篮。

他抬起手臂擦去额头的汗水,沾湿了那里绑着的绷带。

几个男孩凑过来,其中一个怼了怼梅长苏的肩头,笑着问他:“怎么样?”

梅长苏自豪地摸了摸手臂上:“他亲手给我上的药。”

队友们对梅长苏荡漾的神色嗤之以鼻:“你这进度也太慢了,要我说啊……”



“咳。”有另一个人出现在这里。

队友不耐烦得转身,对上萧景琰面无表情的脸。

篮球掉在地上,弹了几下就缓缓滚开了。




“导员晚上好哈哈哈哈哈……”为首的男生最先反应过来,一边干笑着一边拖着其他几个人赶紧撤了,转眼间只剩下两个人。



“你身体不是挺好的么,还能灌篮。”萧景琰一步步走近,打量着面前的学生。

“哪有,都是景琰照顾的好。”梅长苏依旧的笑容不减,完全没有被戳穿的尴尬。

“你是不是故意骗我!”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圆圆地瞪着梅长苏,让那颗心跳得厉害。

“才不是,就是……顺势而为,顺势而为。”梅长苏借着说话又朝萧景琰贴近一些,

“所以你的身体……”这么说来身体不好的事情也是假的了,萧景琰莫名其妙地有些松了口气

“身体很好,”梅长苏继续贴近萧景琰,抬起手搭上萧景琰身后的铁丝网,将人困在眼前,他微微低头,凑近萧景琰因为紧张而绷紧的颈侧,轻声道:“绝对可以让景琰舒服。”

“你!”萧景琰一时居然说不出话来。半晌才毫无力度地斥责:“小孩子别乱说话。”

两人对视半晌,萧景琰感觉脸上有些发烫,心虚地移开视线。

“我不是小孩子,也没有乱说话。”梅长苏再次靠近,抬手抱住了萧景琰。


低沉的嗓音落在耳侧,挠的萧景琰心里痒痒的:“景琰我真的喜欢你。”

萧景琰能感觉到梅长苏在继续贴近,温热的呼吸砸在脸侧,让人又一种快要接吻的错觉,萧景琰不禁闭上了眼睛,睫羽轻轻颤着。

梅长苏贴近到两人呼吸相交,他轻声道:“景琰你心跳的好快,是喜欢我吗?”

萧景琰猛地张开眼睛,红着脸扭头:“没有!”





【小剧场】

“景琰……”

“叫老师!”

“不要,我喜欢叫景琰……”

“叫老师听到没有!”

“哦……”









“老师,这样舒服么?”

“别在、这种时候叫……叫老师啊魂淡……”







>>>END

评论(24)

热度(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