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朕与先生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

【殊琰现代AU】虚与委蛇chapter•9

题文无关。

大写的AU!

林殊x萧景琰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梅长苏已经下线。

并且不会再上线了。

进入完结倒计时啦!

【苏靖现代AU】虚与委蛇chapter•8








林殊望着窗外明媚的阳光,落在蔺晨悉心照料的花圃里,满是明媚的春意。

他抬手揉了揉眉间,轻轻转动酸涩的眼眸。



自从夏江失踪之后金陵财团被警方调查,整个公司陷入了半瘫痪的境地,林殊抽身退步回到了萧氏。

如今日子一天天过去,萧景琰的身子越发沉了,整个人提不起精神,萧氏的各种事务被林殊一手接管,整顿起来也颇为疲累。



林殊微微低了头,手边是萧景琰安稳的睡颜。

薄薄的绒毯盖着微微起伏的胸口,向下能看到腹部微微的隆起。

林殊将手掌轻轻覆在上面,隔着薄毯好像能感觉到一丝暖意,顺着掌心就流进了心里。

掌心的热度似乎传到了被遮挡的腹部,温热的感觉让萧景琰发出轻哼。

林殊低头凑近,在唇间印下浅浅的吻。


萧景琰醒来的时候天已经昏暗,太阳落山带走了温热的气息,好在身上还盖了一床被子阻挡夜晚的寒意。

林殊留了字条说是公司有事,可能要晚些才回来了。



萧景琰抬起手舒展身体,初期的强烈反应过去之后,现在反倒是轻松了些许。

舔了舔唇瓣,萧景琰觉得有点饿了。

心想这林殊可能也饿了,萧景琰从冰箱里温了早晨煮好的粥,和几道清淡的小菜一起装进保温桶里。

——自从萧景琰有了身孕,家里的菜品就全是清淡的了。



傍晚时分已然带起冷意,萧景琰拢了拢外套的领口,宽松的衣服遮掩了腹部。

萧景琰觉得自己好像快要被宠坏了,这样独自走在外面的感觉似乎自己很久没有体验到了,林殊总是小心翼翼地让他坐好,生怕他一不小心磕到了哪里。


想起林殊谨慎的模样,萧景琰没来由的轻笑出声。

在昏暗的巷口吐出薄薄的雾气。

前面就是灯火通明的萧氏前厅,萧景琰望着明亮的灯光加快了脚步。



身旁的巷道里悄无声息地探出一只苍老的手。

他隐藏于黑暗中,带着死亡一般的腐朽气味,一把握住了萧景琰稍显细瘦的手腕。

萧景琰来不及惊呼,被拖进了晦暗的暗色。



“唔……”

脸颊上覆盖着的手掌干枯粗砾,将细嫩的皮肤磨地发红。

鼻腔和嘴唇被覆上厚厚的纱布,上面吸满了某种刺鼻的味道,渗入唇间带着微微的甜味。


萧景琰的手指死死扣住那只手掌,身后的人似乎忍不住大笑出声,胸腔带起细微的震动。

他还是太大意了。

安逸的生活让萧景琰忘记了自己本来处在怎样危险的境地。

他自己沉溺于爱人回到身边的幸福,而忘却了自己离死亡有多么近。



他知道是夏江。


手指渐渐用不上力气,乙醚的气味充满了鼻腔,大脑开始变得沉重。

一双鹿眼不甘心地闭上,在离林殊不到三百米的地方。


不锈钢制的保温桶重重地砸在地上,滚热的粥带着清新的香气弥漫在阴冷的空气里,渐渐流失了温度。







林殊揉捏了一下酸涩的肩头,墙上的挂钟显示现在是早上七点十三分。

窗外已经明亮了起来。


萧景琰向来浅眠,加上昨天睡得早,林殊拿起手机拨通电话,想要交代萧景琰不要偷懒不吃早餐。

被主人忘在被子上的手机突然亮起屏幕,嗡嗡地震动起来。


林殊的笑容逐渐下沉。

电话处在接通状态,却无人应答。


在连续拨打了五个电话之后林殊彻底慌了。

他立刻给蔺晨打了电话,勉强在蔺晨的劝慰下暂且找回一丝理智。


林殊的手指在轻轻颤抖,他不敢去想萧景琰也许会遭遇什么。

现在的萧景琰太脆弱,他的身体经不住任何一点的伤害,他不能再受到一点点的伤害。

也许萧景琰只是出门转转,也许他只是忘记带上手机,也许……


林殊冲出大厅发动门口的车,踩下油门往回家的方向去。

过快的车速让轮胎在地面留下一道黑色的印记。


他不敢去拿萧景琰的安危做赌注。

他不敢。


过速的车身掠过公司旁的巷口,甚至不用零点零一秒的时间。

一抹银色从林殊的眼角闪过。


身体快过大脑的思考,林殊的脚将刹车踩到底。

抱死的轮胎狠狠地擦过水泥路面,漆黑的刹车印拖得老远。


林殊推开车门回身往后走,脚步停留在离巷口还有两三米的地方。

地上倒着一个磕凹了一角的保温桶,里面本来精心装好的夜宵洒落一地,色泽清淡的粥已然凝固,吸引了一只小野猫围在周围,伸长了舌头舔着。

林殊的眼眸盯着保温桶,泛红的血丝将瞳孔晕地十分绝望。

他知道这是萧景琰要给他带的夜宵。

这个保温桶是他每天做了好吃的去蔺医生的家里看萧景琰的时候特地备的。

昨天晚上,萧景琰带着热乎乎的食物来看他,却没有看到他。

食物散落在离林殊那么近的地方,而萧景琰不知所踪。






萧景琰转动了僵硬的肩头,睁开眼眸。

头疼得厉害,萧景琰撑起身子扶住额头,身下似乎是一张硬硬的木板。

身体暂时没有那里感觉到疼痛或是束缚,看来对方完全不担心萧景琰能逃走。



夏江的确不担心。


他轻轻抚摸桌面上的一柄手枪,冰冷的触感让他能细细品味死亡的快感。

“你还是那么不谨慎,”夏江拿起一只针管,透过透明的液体去看萧景琰,“你知道么,只要握住你,林殊就会亲自来送死。”

萧景琰睁大了眼睛,一个贩*毒头目手里的针管让他全身冰冷。

夏江捉住了萧景琰瑟缩的身子,掐着他的手腕将他拉过来。

尖利的针管划过微微隆起的小腹,萧景琰脸色苍白,整个身子都僵硬地颤抖。

夏江微微一笑,将针管拿远了些。

“不急,这得让林少爷亲眼看看。”

萧景琰挣脱夏江往角落缩了缩,手掌捂着腹部好像这样就得以一丝慰藉。

“他会为了你来,也会为了你死,”夏江大笑出声,“或是这一管高浓度的毒*品打进去,看着你成为活着的罪孽。”

“你说他该有多痛苦啊?”



萧景琰拢紧了衣服,死死抵在墙角。


>>>TBC

评论(20)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