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朕与先生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

【苏靖】珠圆玉润


题文无关。

梅太傅x皇帝琰

话说古代今天不是情人节嘛。

但是等不到七月初七了。

今天就先来一发。

大不了到时候再来一次。

我知道酥胸可以的。

and

今天更文并不代表我是一只狗。


汪。









大殿之上丝竹轻响,众臣携礼拜了天子。

晚宴刚刚热闹起来,皇帝陛下便轻咳一声,似乎是担心坏了大家的雅兴,颇有些不好意思地早退。

说是要去看看梅太傅精心准备的礼物。

为首的沈追与蔡荃相视而笑,躬身恭送脸色微红的皇帝陛下和他身后笑意浅浅的太傅。



两人却没有回寝宫,一辆马车载着两人出了宫,马蹄踏在宫外的路上,迎着夜晚微凉的风停在了冷清的宅院门前。

萧景琰掀开轿帘,望着夜色笼罩的“苏宅”二字微微出神。

虽然不过一载,但往事历历在目,倒是让人感慨万千。

梅长苏笑着拉过萧景琰的手,牵着他踏过宅院的门廊,院落里却不是久无人居的冷清,树上挂上了大红的灯笼,将院子照得温暖。

梅长苏却不做停留,将萧景琰带进了卧房。


厚重的书架被推开,细小的灰尘落在隐藏着的房间里。

密道里居然是透亮的,红烛吐蜡将狭小的空间填满了柔和的光晕,纤尘不染的室内显然是有人常来打扫,却是任何物件都没有移动分毫。


萧景琰的眼眶有些发烫,他大张着眼睛不让雾气遮挡了视线。

自从封了太子以后梅长苏便对他说将密道封了。

却是不知道萧景琰登基以后梅长苏又拆了封堵,仔仔细细地将这一处恢复到了当年的模样。


明明不是沧海桑田,也算不上物是人非,萧景琰却是真的有了恍如隔世的感觉。

他几乎看到自己坐在软垫上,皱眉听着对面的谋士分析混乱的朝局。

那个时候,自己在想什么呢?

“陛下知道苏某当年坐在您面前时,在想什么么?”梅长苏从背后拥住萧景琰,凑到他的耳边轻声问。

萧景琰眼眸微张,不知会得知怎样的答案。




微博: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1001604075196553294500&vid=6071781579&extparam=&from=1071095010&wm=9006_2001&ip=36.60.51.188






翌日,下了早朝的沈大人笑眯眯地走到萧景琰的身边躬身行了礼:“陛下,昨日臣送上的那颗南海夜明珠不知……”

“不喜欢。”

皇帝陛下黑着脸头也不回地走了,长长的帝冕流珠还呼了沈大人一脸。

蔡大人挑挑眉:“看吧,你可欠我一壶酒了。”



远处的高公公捂嘴偷笑,心想,“怎么会不喜欢,明明今早还看见太傅将夜明珠仔细摆在了陛下的床头呢。”





>>>END

评论(10)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