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朕与先生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

【苏靖现代au】狐假虎威•下

题文无关。

白虎苏x九尾狐琰

假装是人类苏x以为自己很厉害琰

酥胸一直在骗景琰说他是个普通人。

照小狐狸的聪明才智酥胸应该可以骗一辈子。

蔺晨很不开心因为这一家子好难沟通哦。

蒙大哥今天也在不知所云得笑着呢。


【苏靖现代au】狐假虎威•上

【苏靖现代au】狐假虎威•中






一只凤凰翱翔在晦暗的天空下,乌黑的云朵似乎快要压倒地面,云层间不时闪过金色的雷电。

凤凰紧张的挥动羽翼,等待自己难以逃避的命运。

这是他命中的劫数。


突然间,一道雷直直劈下,落在凤凰华丽的背脊,电光将凤凰打得一阵透亮。

凤凰的身体猛地一颤,翅膀似是支撑不住地无力挥动,侧了身子从天空中坠落,身体随着降落越变越小,最终砸在小路边的草丛里。


随即大雨倾盆,凤凰美丽的羽毛已然变得焦黄,被雨水冲淋地狼狈不堪。

凤凰无力的笑了笑,这个劫,算是挺过去了。



一位布衣书生披着蓑衣匆忙的赶路,嘴里还念叨着这古怪的天气,却在路过路边某一处时顿了一下,而后冒着大雨退后几步,蹲下来看路边的小东西。

看起来是一只受了伤的小动物。

书生犹豫了一会儿,打开蓑衣,露出抱在胸口的一个竹篮,里面躺着一只还没有睁开眼睛的小狮子。


书生将变小的凤凰托起,稍稍擦去他身上的雨水,将凤凰放到小狮子的身边。


“他刚刚断奶就失去了他的母亲,你看起来也是命途多舛的孩子,就随我一起吧。”

书生抚了抚两只小动物的脑袋,将蓑衣系紧,踏上了回家的路。

















蔺晨对上萧景琰睁地滚圆的大眼睛,按捺住自己抽动的嘴角,干巴巴地咳了两声:“差……差不多吧……”

“我就知道!”萧景琰激动的一拍大腿,眼里的星星快要亮瞎蔺晨的眼睛,“后来是不是长苏用微薄的银两悉心照顾你们,等他要看到你们的时候他也老了,然后长苏虚弱的躺在床上拉着你们的手说:‘你们都长这么大了,以后没有我在,你们也要好好的啊……’说要眼角流下一滴泪水,安然闭上了眼睛。”


“是不是是不是!”萧景琰扯下蔺晨的衣袖激动地问,“天呐太感人了我都要哭了。”


蔺晨眨了眨他的死鱼眼,累地说不出话。

蒙挚挠了挠头,似乎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那个……家母尚在……”

梅长苏适时地端出一桌子好菜,将蒙挚的叹息挡了回去。

“说什么呢,这么开心?”梅长苏布菜的同时看到三人相谈甚欢的模样。

“在说你死不瞑目……”蔺晨嘟囔道。

“说什么?”梅长苏没听清。

“在说前世的姻缘。”蔺晨扯出一个扭曲的笑容。

梅长苏笑着点头,在身后给蔺晨比了个手势,大概是“干得漂亮”或者是“就知道你靠谱”之类的意思。



梅长苏转身回厨房那碗筷,蔺晨无奈的回过头却看到萧景琰皱眉沉思。

“又在想什么呢小狐狸?”

“不合理啊……就算是报恩你们也不用寸步不离地守着长苏,还都住在他附近,莫非……”

蔺晨一听救乐了,心想这小狐狸还能觉得哪里不合理呢,就颇有兴趣地等萧景琰说完。

“莫非……长苏今生命中有大劫么?”


哦。

并不是。



蔺晨为自己刚才一瞬间的赞赏感到愧疚。


梅长苏刚坐上餐桌就被萧景琰捧住了手,只见萧景琰目光坚定地看着梅长苏,许诺一般地说:“长苏,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

梅长苏愣住了,偏头去看萧景琰身后的蔺晨,怎么回事?

蔺晨摆摆手没说话。

梅长苏立刻会意,感动地抱住萧景琰蹭了蹭他的脸颊。


蔺晨端起一杯酒,敬一脸懵逼的蒙挚。

随便吧。





萧景琰许诺的时候没想到梅长苏的劫数来得这样快。

一只布满橘黑条纹的成年公虎露出牙齿逼近两人。

萧景琰吓得快要晕死过去却还记得将梅长苏护在身后。

今天本来是去植物园转一转的,谁知道这植物园太写实,连放养野兽的森林也布置了,生态倒是挺好。

一通瞎转两个认不清楚路的人就走进了森林里。


萧景琰不怕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很厉害。

梅长苏不怕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很厉害。


老虎靠近的时候梅长苏想将他打发走以免吓到萧景琰,谁成想倒是萧景琰先看到了。

萧景琰也是大胆,指着老虎就大喊:“不准动!”

老虎一听就朝他来了。





萧景琰这才后知后觉地有点害怕,只有一点点。

梅长苏被萧景琰挡在身后,能看到小狐狸紧张地连毛茸茸的耳朵都支楞起来了,突然有些莫名的感动。

“你……你不要过来啊,知道我是……是什么人吗!”毫无气势。

老虎肥厚的爪子又迈了一步。

萧景琰没有往后退,因为他身后的梅长苏。

萧景琰倏的现了原形,扬起威风凛凛地九条大尾巴,谨慎地盯着老虎。

老虎凶狠的眼睛猛地放大,竖起的尾巴轻轻放下,四肢不自觉的后退几步,而后仓皇地转身逃走。


萧景琰这才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喘气,没看到身后,梅长苏的脸颊上黑色的虎斑悄然消退。


为了保持气势萧景琰强行变大的身体,对他来说太过勉强,以至于消耗了太多体力。

萧景琰一把抱起变回小小狐狸的萧景琰,亲了一口他毛茸茸的小脸:“谢谢景琰。”

萧景琰缩在梅长苏怀里,哼了一声“不客气,我很厉害的……”就睡过去了。




待萧景琰醒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了家里,在梅长苏的掌控下变回的人类的模样。

梅长苏贴得极近,看着浓密的睫羽一点点张开,黑亮的瞳仁眨了眨,里面有梅长苏的身影。

“长苏?”

“景琰,我想过了,你救了我一命,为了报恩,我得以身相许。



萧景琰的脸颊染上红色,抬手拥住了梅长苏低下的后颈。

梅长苏露出尖利的犬齿,擦过萧景琰脖颈处细嫩的皮肤,然后用粗砾的舌苔细细描摹。


他最终用另一种方式吃掉了这只小狐狸。




萧景琰缩在梅长苏怀里累得睁不开眼了的时候还在想:报恩真的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啊。


但是他转念一想,蔺晨和蒙挚不是在来报恩的么?

口意( ー̀дー́ )

睡梦中的萧景琰皱着眉头,很是苦恼。






>>>END

评论(18)

热度(223)

  1. 幽若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