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朕与先生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

【苏靖现代AU】虚与委蛇chapter•7

题文无关。

大写的AU!

梅长苏x萧景琰

如果两个人中认得对方的是景琰。

酥胸变回少帅。

妈的一变回来就好想开车哦。

看少阁主从护苏宝变成护琰杰。









梅长苏缓缓睁开眼睛。

眼前的场景好像他作为梅长苏初次醒来时的模样,淡淡的消毒水气味弥漫开来,唯一不同的是身边没有人担忧地等他醒来。




一把锋利的手术刀抵在喉间,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苏醒的瞬间。

“医生,”病人声音低哑的开口,喉咙稍稍滚动便被划出了血痕,“刚救回来就要杀掉了么。”

医生眯起眼睛不做回应,隔着手套的指尖又加了几分力。




“谢谢你。”半晌还是病人先开口,虚弱地挑唇向医生说道。

“我可不是故意要救你的。”医生对此嗤之以鼻。

“谢谢你照顾景琰。”病人却不恼怒。



蔺晨的手顿了顿,问他:“梅长苏?”

“林殊。”



手术刀离喉咙远了些,蔺晨翻了个白眼转身擦拭刀身上的血痕:“那这也是你该受的。”

林殊摸了摸颈间的血丝,眉眼稍低,轻声问蔺晨:“景琰也么样了?”

“一点也不好。”




蔺晨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把玩着刀刃,给林殊讲着这两年多来的事,不带丝毫情感波动的声线显出几分薄情,林殊却埋首在掌心里红了双眼。

这些事有的是林殊知道的,有的是林殊不知道的,有的是他没能做到的,有的是他没想到自己会做的。




“我能……去看看他么?”林殊低哑的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

蔺晨没说什么,只领着一身擦伤的病人毫不客气地爬上了三楼,门口的列战英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医生一把薅走了。

“里面。”医生暼了一眼房门,手臂横在列战英喉间让他说不出话来。

林殊微微弯腰向蔺晨道谢,然后推开了房门走进去。




列战英眼看着危险人物步履轻快地走进了萧景琰的房间,本就因为缺氧泛红的眼珠子更是快要突出来。

手脚并用的列战英在蔺晨手臂上抓出了血痕,才终于得空大口大口呼吸,气还没喘晕就指着蔺晨大骂:“你吃错药了吗怎么能把他给放进去!!!”

天知道列战英得知蔺晨捡了梅长苏回来之后就一直处于备战状态,甚至守在门口防止对方接近,却没想到是被医生亲自送进去的。

“他要是伤害景琰怎么办!!!”

“你傻了吗为什么不理我!!!”




蔺晨挠了挠被震的发疼的耳朵,悠悠地回应:“他都想起来了。”

列战英顿时像是断了电的玩具愣在原地,半晌嘀咕了一声:“你怎么知道他不是骗你的。”




梅长苏走进房间里的时候有些没来由的紧张,心跳的声音巨大到可以听清,手心湿冷的全是汗水,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萧景琰。

进到卧房的时候萧景琰正躺在病床上休息,他轻轻闔上双眸,脸色泛起脆弱的苍白,脖颈处浅浅起伏,甚至可以看到皮肤下面青色的血管。

一缕额发软软地落在眉间,梅长苏不自觉地抬起手,轻抚那双思念已久的眉眼。



萧景琰本就没有睡着,被碰了额头就猛地张开了双眼,还以为是列战英或是蔺医生,却是在认清了眼前的人之后僵在原地。

“景……”林殊伸手想要搂住过于单薄的肩头,却被萧景琰紧张躲闪的动作截断了话。

萧景琰撑起上半身,拉过薄毯裹紧了腹部,好像这样可以给他一些安全感。



萧景琰在害怕。

萧景琰在害怕林殊。


这样的认知让林殊快要落下泪来。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止住了发烫的眼眶。

林殊没有再靠近萧景琰,他放下手,朝萧景琰展示出一个难看之极的笑容,轻声唤他:“景琰,我回来了……”

声音因为压抑哭腔有些起伏不定,萧景琰却直直张大了双眼。


周身的防备与惧怕在这句话中消散,那双刚才还满是戒备的鹿眼转眼间盛满了水汽,连眼角也泛起红色。

萧景琰直起上半身猛地朝林殊扑过去,吓得林殊赶忙上前一步接住了萧景琰的身子。

手里的身体有些硌人,不是记忆里温热柔软的手感,林殊心疼极了,轻轻拍着萧景琰的背听他一声声喊着自己的名字,滚热的泪水浸进胸膛。

“景琰……”林殊只一声就再说不出话了,眼泪砸在萧景琰的后颈留下水痕。



他说不出“对不起”,这三个字太轻了,怎么能抵得过萧景琰受的苦。

萧景琰却是不在意,他相信林殊总有一天会回到他的身边。

他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从那一天起林殊承担了萧景琰的所有生活起居。

萧景琰只说自己才一个月没什么要紧,林殊却把人按在床上一口一口地喂好吃的。




列战英还是不相信林殊,总是用怀疑的眼神将林殊打量个遍。

蔺晨倒是很看的开,拍着林殊的肩膀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

林殊将自己掌握到的信息都交给了蔺晨,请他出面去铲除夏江这颗毒瘤。

蔺晨做的很好,他不动声色地联系警方端掉了夏江的好几个据点,一时间大挫夏江锐气。




但是林殊还是不喜欢蔺晨。

因为蔺晨总是当着林殊的面管萧景琰叫“小美人”,时间久了,萧景琰就随他去了,林殊却是越来越苦大仇深。

当然不止这些,还有另一些事情,比如,


“你去给景琰买一些粉子蛋回来,要城西那家铺子的。”

“景琰不爱吃这个。”

“这么多年了,他多些你不知道爱好很难接受么?”

“……”

“记得要早点去,他们家人多。”




或是,

“3号街那家烤鸭去买两只回来,景琰想吃的。”

“景琰喜欢吃的是烤鸡。”

“你那么久不在还不给人家多点新的寄托?”

“……”



“新开的那家糕点屋你看到了么,景琰想吃榛子挞酥。”

“景琰……”

“嗯?”

“景琰爱吃榛子的,我去买。”



“景琰想吃那边4楼的生煎了,要刚出炉的。”

“景琰想吃红豆汤了,搭三个烧饼,脆一点。”

“景琰想吃猪蹄膀了,变态辣谢谢。”



越来越肆无忌惮。

不过林殊还是会去,顺便精挑细选一些吃食给萧景琰尝尝,前两个月萧景琰吐得厉害,什么都不想吃,急得林殊把梅长苏养出来的肉给瘦下去了。

这些小事林殊也没有对蔺晨生气,因为他还感激蔺晨救回了萧景琰的命,和他们第二个孩子的命。

可是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三个多月身孕还不是很明显,但是初期的强烈反应已经渐渐消退,萧景琰靠在林殊的怀里,手指轻轻刮蹭林殊的胸口,软着声音唤着“小殊……”

林殊知道萧景琰的意思,孕期的身体本就格外敏感,再除去那次不敢回忆的交换,两人的确是太久没有亲昵一番了。

但是林殊实在是顾忌萧景琰的身子,再加上蔺晨三令五申地跟他交代过必须要等到萧景琰顺利生产的两个月之后,故而实在不敢乱来。

“景琰,”林殊抓住萧景琰的手,低头就对上萧景琰黑亮的眼眸,差点没控制住,“我实在担心你的身体,咱们先忍一忍好么?”

说着林殊凑上去含住萧景琰柔软的唇瓣。

萧景琰却睁大眼睛一脸不解:“医生说三个月之后就可以,只要别太……也是没有问题的。”

说到害羞的地方萧景琰红了脸,稍稍移开了视线,没能留意到林殊发白的脸色。

“医生……哪,那个医生?”



“蔺医生啊。”




林殊迎着萧景琰疑惑的视线展露出僵硬的笑容,稍稍用力掐断了窗台上蔺晨最爱的那盆花。





只是谁也没有问出一句话。

穷途末路的夏江去了哪里?






>>>TBC


评论(19)

热度(165)

  1. 孤臣孽子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