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朕与先生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

【苏靖现代au】狐假虎威•上

题文无关。

白虎苏x九尾狐琰

假装是人类苏x以为自己很厉害琰

如果有前文的话就是酥胸去草丛里找吃的。

结果景琰宝宝太可爱逃过一劫而不自知。

这个前传告诉我们长的好看可以救命【不要信】





半人高的草丛里传出嘻嘻索索的声响,一个光着屁股的孩子晃晃悠悠地走进了丛林。

胖胖的小手拨开草丛,看到一只雪白蓬松的大尾巴铺在地上,尾巴尖轻轻晃动。

小孩儿一把揪住了尾巴拽出来,嘻嘻哈哈地笑着:“我逮到一个好玩的!”



抱着一把尾巴睡得正香的萧景琰屁股一疼,就被人粗暴地抓了起来,吓得发出了一声细细的呜咽。小孩儿抓着猫咪一样的小动物玩得高兴,揪着尾巴甩来甩去,萧景琰吓得不敢乱动。



一只手接住了被甩在空中的小动物,小孩儿不满地回头,看到一双凌厉的眼:“松手。”

本来想要大声质问的想法瞬间消散,紧紧抓着毛尾巴的手恋恋不舍地松开,小孩儿转身头也不回地跑走了。


“呜……”

萧景琰心疼地将自己被揪得凌乱的尾巴用前爪抱住,委屈狠了的模样让梅长苏喜爱不已。梅长苏伸手揉了揉小动物的脑袋,在耳朵根部细软的地方轻轻摩梭,却总觉得哪里不对:“我怎么觉得刚抓到你的时候胖一点?”


萧景琰心虚地睁大眼睛,欲盖弥彰一般地哼哼了两声,试图掩盖自己在匆忙之中收回了自己其他尾巴的事。好在梅长苏并没有上心,他更担心那一条尾巴。

毛蓬蓬的大尾巴毫无生气地耷拉着,被一脸委屈的小家伙抱在怀里,梅长苏用指尖戳了戳怀里的小家伙:“我给你揉揉吧。”

萧景琰埋头将尾巴抱得更紧,伸出粉嫩的小舌可怜兮兮地舔着毛,倒是坚强得很。

宝宝委屈,但宝宝不说。



“你是狐狸?”梅长苏抓着小东西的大尾巴研究了一番,“要不要跟我回去。”

萧景琰思索了好一会,觉得作为一个孤家寡人没什么值得留恋的,况且这个人类看起来很友善,而且还挺好看。于是萧景琰完全没有了作为九尾灵狐的骄傲,软软的脑袋在男人的胸口蹭了蹭,讨好地发出甜甜的声音,表示自己非常乐意。


“听说野生狐狸的肉很好吃的。”

“???”小狐狸伸直了脑袋呆愣在梅长苏怀里。

“骗你的。”梅长苏微微笑着,唇间隐约看见尖尖的虎牙略过。




梅长苏似乎只是来山里游玩,天色渐晚就抱着小狐狸下了山踏上归途。

晚间的公交没什么人,梅长苏将小狐狸藏在怀里混上了车,萧景琰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被人捡回去了。


萧景琰从梅长苏的衣服里伸出脑袋打量着窗外的光亮,葡萄一样的大眼睛睁地圆圆的,小小的爪子趴在梅长苏刻意而又随意横在身前的手臂上。

梅长苏用指尖揉着小狐狸的脑袋,萧景琰渐渐放松了身体趴倒在梅长苏身上,眼睛却不肯收回好奇的视线。

“喜欢么?”梅长苏小声问。

萧景琰伸了个小小的懒腰,拿脑袋蹭了蹭梅长苏的掌心以示回应,终于肯收回视线缩回梅长苏的胸口睡个好觉。

胸口处热热的,梅长苏的发顶微微跳动两下,一闪而过雪白的颜色。




梅长苏将小狐狸放到床上的时候,已经能听到细小的鼾声。小狐狸修长的四肢随意舒展开来,对于应该好好保护的肚皮更是不加掩饰的暴露,细小的绒毛随着呼吸的节奏微微抖动,呼出的气息吹动长长的胡须轻轻晃着。

梅长苏撑着下巴在床边观察了好一阵,黑色的瞳仁微微收缩,渐渐染上金黄的色泽,发顶处悄然立起两只白色兽耳,融着褐色的虎斑。

他向熟睡的小狐狸缓缓贴近,仿佛是野兽在小心翼翼地接近毫无防备的猎物。


萧景琰的身体有些紧张的收拢,尖尖的耳朵不安的抖动,在梅长苏贴近鼻尖时,雪白的身子不自觉地颤抖,转眼间床上没了狐狸,取而代之的是一名光裸的少年。

少年不安地颦眉,却闭着眼睛还没有醒过来,似乎只是本能的反应。



梅长苏的眼神一变,恢复了无害的黑色瞳孔,空气中的紧张氛围转瞬间消散,不安的少年咂咂嘴,将身子重新放松下来。

梅长苏抓了抓头发,那里竖着的两只兽耳不知何时收了回去。


他换上了柔软的家居服,熄灭了室内明亮的灯光,侧身躺在了少年的身边。

月光落在少年白皙的腰背上,梅长苏伸手搂住光滑的后背,再缓缓滑下,抓住了一把毛茸茸的尾巴。尾巴毛蓬蓬得很是柔软,梅长苏抓着一根尾巴蹭了蹭,拉过被子将两人罩在一起。




温暖的阳光柔和地唤醒了熟睡的少年,萧景琰伸直了手臂舒展身体,却感觉到一丝凉意。萧景琰张开眼睛,就看到身旁躺着的男人撑着下巴含笑看他。

“你看什么……”萧景琰一把捂住嘴,他终于知道哪里不对了萧景琰急忙抓住被子将自己赤裸的身体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闪动光芒的眼睛。

“别遮了,该看的我都看过了。”梅长苏也盘腿坐起身,完全没有萧景琰以为的惊诧。

“而且,”梅长苏欲言又止,萧景琰的手指不自觉的收紧,等待着梅长苏把话说完,“你还没藏严实。”梅长苏抬起手,将手中一条蓬松的白色狐尾展示给它的主人看。


萧景琰赶忙将自己的尾巴抢回来,顺着摸了一把发现还是连在自己身上才松了口气。

“你是狐妖么?”梅长苏噙着笑问将自己裹成一团的少年,却并没有害怕的口吻,这让萧景琰有些疑惑,不过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毕竟他也不怕人类,人类不怕他也是可以理解的。

好在萧景琰不曾接触过人类,否则他早该感觉到眼前的人类过分的冷静,还带着些许不属于人类的戏谑,好似一切尽在掌握。



四目相对,波澜不惊。

萧景琰轻咳了一声打破尴尬的局面,他将长腿一盘坐在床上面对着梅长苏:“不瞒你说,我其实是狐……仙。”小妖怪撒了个无伤大雅的谎。

梅长苏托着腮不做回应。

“你知道九尾狐么?我就是,我可是很稀有的!”萧景琰说着就露出了无比自豪的表情,瞳仁闪着灵动的光彩,“我很厉害的,你把我供起来,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梅长苏没有作答,萧景琰继续说道:“我用我的九根尾巴发誓,你很幸运。”


梅长苏眨了眨眼睛,萧景琰在其中看到了不相信。

“真的!我没骗你!”毫无力度的辩解,萧景琰似乎也觉得不够有说服力,于是他抓起尾巴举到梅长苏面前,“我真的有九条尾巴,我数给你看!”

“一,二,三……七,八,九……嗯?”萧景琰瞪大了眼睛,“九呢?”怎么转眼间就少了条尾巴。萧景琰连忙扒拉开一把蓬松的大尾巴翻来覆去的数,却怎么也找不到第九条。

萧景琰急得快要哭出来的时候,梅长苏拍了拍他的腿,萧景琰顺着梅长苏的手指看过去,发现自己屁股下面还压了一根。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所以,你真的是狐狸精啊。”梅长苏惊叹道。

“算是吧。”冒充狐仙的萧景琰没底气去纠正梅长苏。

“那我真是捡到宝了。”

“是稀世珍宝!”萧景琰这次底气十足地纠正了。


萧景琰举着一把尾巴骄傲地看着梅长苏,然后“砰”的一声,变成了一根胖胖的大尾巴。

“呵呵呵……维持九根尾巴太累了呵呵呵。”


是啊,这么笨的野生九尾狐妖得多么少见啊。梅长苏在萧景琰看不见的地方轻轻舔过尖利的牙齿。



既然暴露了身份,萧景琰也就不再刻意掩饰,将尾巴和耳朵大方地显露出来,接过梅长苏递过来的睡衣套上,舒爽地躺在地毯上享受阳光的沐浴。

阳光把蓬松的大尾巴照地反射出银光,萧景琰晃着尾巴趴在地上,头上的耳朵一晃一晃,闭着眼睛十分享受。


梅长苏被毛茸茸的尾巴挠地心痒,蹲在萧景琰身边问他:“要不要带你出门溜溜?”

萧景琰一听就来了精神,大大的眼睛直直望着梅长苏,有星光在闪烁。


“那就变回去。”

萧景琰立刻变回了小小的狐狸,三两下钻进了梅长苏怀里。


如果萧景琰知道了梅长苏在怀念撸猫的美妙手感,可能就不会那么干脆地变回去了。





>>>TBC

写着写着感觉有点精神分裂_(:3」∠❀)_




【苏靖现代au】狐假虎威•中

【苏靖现代au】狐假虎威•下

评论(20)

热度(262)

  1. 幽若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