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朕与先生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

【苏靖】衣带渐宽

题文无关。

梅太傅x皇帝琰

我送给你的衣服是为了亲手脱下。

这是刚刚登基的新鲜琰琰。

虐之前先吃糖。

才会更苦【不是的。






天色未明,整个宫城已然苏醒。

数百重兵将偌大的皇宫严防死守,诸位清贵众臣早早换上了严肃的官服,整齐地立在武英殿外,长长的阶梯上金色的龙纹被清洗的透亮,反射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威严地奢华。

梅长苏只着便服候在门外,房里新任的皇帝刚刚沐浴,正在换上他的帝袍。

萧景琰想让梅长苏看到他称帝的模样。

宫人恭敬地弯腰退出房间,梅长苏这才缓缓推门而入。

打开房门的时候梅长苏的手有些颤抖,心里掠过些许没来由的紧张。


装饰低调华贵的屋里立着一位年轻的帝王。

他束着雕龙的金冠,周身玄色的帝袍给人强烈的威压,若有似无的龙纹随着光线的移动若隐若现,暗金滚边的衣袖遮住了葱白如玉的指尖。

他只是站在那里,就让人忍不住臣服。

可是他轻轻笑了,带着些许的羞赧。

梅长苏的内心忽然柔软下来,他知道这个人还是他的萧景琰。

他没有变。


萧景琰有些局促,像是小时候换上新衣服被长辈打量时候的那种不安。

“好看么?”


梅长苏不禁笑出了声,这哪里是年轻气盛的新帝。于是他扬了扬下巴:“转两圈我看看。”

萧景琰眨了眨眼睛,摸着裙踞小心翼翼地转过身去,脑袋还转过来看梅长苏的表情。

萧景琰身后的长袍绣着金色的龙形,龙首腾起在萧景琰的肩头,威严地震慑敢于直视他的人。

然后萧景琰又回过身,龙首换成了萧景琰的样子,有点呆呆的。

梅长苏上前,十分逾矩地拥住了新帝。

“好看,景琰是最好看的。”

他十分无礼地唤着新帝的名字,皇帝陛下却红了脸。


不老歌:织锦相思楼影下

微   博:钿钗暗约小帘间

【显示404的点右上角用浏览器打开试试】


 

 

当那笔挺的身姿踏着金色龙纹走上至高无上的帝位,群臣皆跪拜称臣,那人周身散发的贵气让人只想臣服。

 

只有梅长苏知道,那被玄色包裹的身姿是怎样的魅惑诱人。

 

那是只有他能看到的帝王

 

>>>END




评论(11)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