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朕与先生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

【殊琰】登堂入室

题文无关。

林少帅x靖王爷

17岁初入王府的小王爷。

17不能出府建牙只能入了靖王府的林家少爷。

擅自给少帅加了两岁。

因为15岁实在太小了怎么下手扑倒景琰宝宝啊!

好吧,其实是我下不了手。

总觉得在犯罪_(:з」∠)_【并不是】

and“登堂入室”并不是这样用的

所以容我向博大精深的中国成语道歉。

土下座.jpg对不起玷污你们了!










启真坊前的街道被堵的严严实实,身着暗色便服的祁王殿下正挥手指挥各色人等。




“抬进去放整齐了。”

“这可是本王精心挑选的小心别刮花了。”

“哎牌匾有点歪了看不出来么?”

“挂好看点这也太丑了!”

……

……

……

祁王殿下的风雅逐渐崩塌。



不过这着实怪不得萧景禹。今天是萧景琰十七岁的生日,也是靖王殿下开府建牙的第一日,这靖王府自然得好好装扮一番。

萧景禹拿出了嫁女儿一般的心情,将靖王府当成了嫁妆在倒腾。

毕竟从选址开始,就一直是萧景禹一手操办的,如今景琰真的要住进去,萧景禹的心情还是颇为复杂的。





这种复杂的心情在看到同萧景琰一起策马而来的林殊时,变成了被拱了白菜的感觉。

红白相衬的俊朗少年悠着缰绳停下脚步,林殊还没牵上萧景琰的手就被萧景禹劈头盖脸一顿质问:“你怎么跟景琰一起来的?”

林殊一脸的理所当然:“我让景琰同我一道过来的。”

“今天可是景琰的大日子,你一边去。”萧景禹说着就想将萧景琰拉到身边。

“我和景琰同岁,我没有府邸,景琰分我一半怎么了?”林殊死死拽着萧景琰不松手,“今天是我和景琰的大日子才对。”

“你你你你你……”萧景禹被林殊气的说不出话来。


“皇长兄。”萧景琰赶忙扯了扯林殊让他闭嘴,乖巧地唤了萧景禹一声。

萧景禹一听就恢复了心情,揽着萧景琰的肩头就往府里走:“走,大哥带你看看新房子。”

如果萧景琰没有回头招呼林殊“快跟上”就更好了。



靖王府里的构造全是经萧景禹细细研究过的,完全不同于皇家统一建造的皇子府邸,没有一丝华而不实的东西。

前院几株梅花树妆点,颇为小巧精致,正厅和连廊疏阔大气,后院却不是花圃鱼塘,而是一大片空地,布置了各式各样的兵器,成了一个让习武之人向往的演武场。

这片后院占据了靖王府的大半地方,范围之大甚至可以在其中策马驰骋。



就算是边走边嗤之以鼻的林殊都不得不说,靖王府的确建得很完美。

当然他是不会说出口的。




萧景琰看得满心欢喜,皇长兄亲自操办的事情他向来是放心的,但是还是超出了他原本的预期。

萧景禹眼看着萧景琰裙摆飞扬,围着几匹良马笑逐颜开,油亮的马鬃在阳光下泛着光,萧景琰爱不释手地抚摸着。

林殊和萧景禹并肩而立,脸上是一模一样的笑容。


萧景琰回过身朝两人的方向挥手:“小殊,咱们要不要比一场!”

萧景禹的笑容凝固在脸上,眼神一格一格转向林殊。

林殊朝萧景禹展露一个灿烂的笑容:“这就来!”





萧景禹还给萧景琰准备的丰盛的晚餐,可是傍晚时分却因为要事不得不提前离开,想要顺便带走林殊的时候发现这个小兔崽子不知去了哪里,只留下萧景琰第一次作为主人向萧景禹送别。

萧景禹有些百感交集,最终却只是叹了口气,抬手揉了揉萧景琰的脑袋:“我的小王爷,可别再让小殊欺负了。”

萧景琰有些脸红,不自然地抓了抓发梢:“也没有啊……”

做大哥的也是无可奈何地摇了头,给弟弟留下了一个潇洒的背影。



眼看着萧景禹终于离开了,林殊这才舒了口气,不知从哪个角落里钻了出来,嘀咕道:“可算是走了”

偏偏还是被萧景琰听到。

萧景琰有些不满:“怎么能这样说皇长兄呢?”

解释的理由无数,林殊选择了最简便的一种。


他扶着萧景琰的肩头,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咬住了唇。

萧景琰猝不及防地被侵占,揪着林殊的衣襟被亲的恍惚。



“我可不能当着景禹哥哥的面这样对你吧?”

一个完美的理由。





林殊用一天的时间将自己从靖王府的客人变成了主子。

萧景琰整理床铺的时候才感觉到哪里不对。


“小殊,你不回去么?”

“景琰你要说什么呢,”林殊穿着萧景琰的浴衣长腿一跨,优雅的占据了半张床:“这里难道没有我的一席之地么?”

萧景琰眨了眨眼睛没反应过来。

林殊清了清嗓子,颇为认真得盘算起来:“景琰你看啊,咱们一般大,你如今开府建牙,我是没什么指望了,那这靖王府是不是该给我留一半的位置?”

萧景琰严肃的点点头:“没错,以后旁边的卧房就是你的。”

笨死了。

说的再不委婉,只要不点破萧景琰就不知道。



林殊只好撕开自己的借口,拉着萧景琰的手让他倒在自己身上:“我是说,你这主卧的床,可得留一半给我。”


萧景琰睁大了眼睛,单薄的脸上一点点染上了红色。

“好。”




“今天是个好日子,可得好好纪念一下。”

“嗯。”

“嗯?”

“嗯……”













【小彩蛋】梅太傅の登堂入室

冬夜的晚上实在难熬。

梅长苏裹紧的毛茸茸摸进了养居殿,就看到披散长发的皇帝陛下靠在床头,借着烛火夜读。

萧景琰望见梅长苏进来,赶忙将锦被一角撩开,拍了拍柔软的床铺:“快来,朕的龙床分你一半。”


梅长苏带着微凉的寒气靠近萧景琰:“真乖。”






>>>END










一个毁气氛的配图,慎点

评论(21)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