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朕与先生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

【苏靖】情难自己

题文无关。

梅太傅x皇帝琰。

自渎play

坐上来,自己动。

这样说起来酥胸就是一根人型按摩棒?

这样一想还有点悲惨【才不是】








梅长苏在自己的寝宫踌躇良久,满屋子走来走去:

景琰怎么还不来找我?

我要不要去找他?

景琰是不是还在生气?

现在安慰他还来不来得及?

要是他知道我的身体早就好了没告诉他他会不会更生气?

可是这样他骂我不珍惜身体我不是很冤?

不对要是知道我一直骗他就不是生气的问题了……

不过话说回来没有我的夜晚景琰会不会很难熬?

都已经三天了景琰真的不想要么!!!

不行我要溜进去看看。


梅长苏果断赶往养居殿,已是深夜,只有御林军在殿外值班。这些人都是列战英的手下,所以对梅长苏这个深夜访客只是行了个礼就让他随意了,完全没有防备的意思。

这一定是景琰的意思。

梅长苏的心情有点愉悦。

他绕过正殿走向陛下的卧房,可是还没有到门口,就听到断断续续的呻吟。没有半点平素的低沉平稳,是隐忍的魅惑。

梅长苏微微皱眉,放低了脚步声向前走去。

奢华的软榻上卧着一个人,轻纱浮动,看不清那人的样子。

梅长苏轻轻靠近,榻上的人没有察觉。

那人身着玄色的帝袍,本应威严冷傲,可是皇帝披散着长发,散落在床榻和肩头,平添一种柔和的光晕。

萧景琰侧卧在床上,一只手捂在唇间,紧闭双眸,面色微微泛红,低低得喘息着。另一只手隐入衣袍下摆,带起一丝褶皱。

微博: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58909064188243



梅长苏轻抚萧景琰汗湿的额发,轻轻吻着萧景琰哭到红肿的眼睛,轻笑着:“景琰可是想我了。”

高潮过后的萧景琰脑袋恢复了些许灵敏,抬眼看梅长苏,微微皱眉:“谁允许你进殿的。”


梅长苏愣了愣,压着萧景琰的手臂又是一阵几欲沉醉的亲吻。

>>>END

评论(15)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