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朕与先生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

【苏靖】浅酌微醺

题文无关。

梅太傅x皇帝琰

酒后乱性。

爱他就让他喝酒。

喝完了好睡觉。

喝醉了的景琰宝宝好大胆。

又给酥胸捡了个大便宜。








梅长苏踏着月色匆匆赶回宫中时,威严的宫城已经陷入了沉睡。




轻手轻脚地踏入养居殿,银色的月光落在平整的床铺上,显出些清冷的意味。

梅长苏循着后院,望见那棵墨绿的大树下,一个身影斜倚着树身,似梦似醒。

萧景琰没有坐在石凳上,一件玄色外袍随意地搭在肩头,就这样坐在树下。

手臂搭在屈起的膝盖上,指尖轻轻勾着一只白玉酒壶。


他将脑袋靠在树干上,微微抬起头看着明朗的月光。纤长的发丝落在雪白的中衣上,被微凉的月色一起拢着。

孤寂的身影让梅长苏又一种错觉,好像那双看着远方的眼眸里蓄着水汽。

“景琰,你怎么坐在这里?”梅长苏走近。

听到声音的萧景琰回过头来,一脸温软的笑意让梅长苏知道自己的猜测全然错误:“你回来啦。”



梅长苏微微一愣,总觉得萧景琰和平日里不太一样了。

萧景琰抬起头看梅长苏,眼里嘴角都是毫不掩饰地扬起。

梅长苏这才看到,萧景琰的身边还倒了两只酒壶。

小巧的酒壶做工精细,却能装下不少的酒,如今却是空了。

梅长苏拿过勾在萧景琰指尖摇摇晃晃的第三只酒壶,萧景琰眨了眨眼睛抬手递给了梅长苏,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像是个求夸奖的孩子。


入手是轻飘飘的,果然这最后一壶酒,也就只剩下一层浅浅的底。

“这里面的酒呢?”梅长苏晃着酒壶问乖乖坐在地上的皇帝陛下。

“我都喝完了。”萧景琰一脸自豪地扬起脑袋。

梅长苏无奈地叹了口气。

萧景琰虽说从小就在军营里摸爬滚打,看起来一副酒量不错的样子,但着实是不能沾酒的。小时候静姨和祁王不让萧景琰碰酒,即便是后来在军营里,也没人敢难为这位七皇子,所以就是林殊也不知道萧景琰喝了酒会怎么样,只知道萧景琰沾酒就醉了。


梅长苏拿起酒壶闻了闻,淡淡的香气混合着酒液弥漫开,应该是桂花酿。这个时节御前的酒水,虽然闻起来清淡,但绝不是适合小酌的清酒。

一壶都喝完了……梅长苏有些头疼。

“知道自己不能喝酒怎么还喝这么多。”

“等你啊,”萧景琰张大了眼睛,一脸理所应当的模样,“你说黄昏时就能回来,可入了夜也没见踪迹,我就生气了……”

说到生气的时候,萧景琰瘪着嘴巴气鼓鼓的样子。

果然是喝醉了。

梅长苏赶忙赔笑:“陛下恕罪,路上耽误了些时间。”

萧景琰倒是毫不介怀,大度地拍拍他的肩膀:“原谅你了。”

还醉地不轻呢。

梅长苏拉起萧景琰。薄薄的衣物挡不住夜晚的寒意,萧景琰的身上有点凉。

“咱们回屋去吧。”

萧景琰却站定了不动。

“怎么了?”梅长苏拿出哄小孩子的语气问道。

萧景琰严肃地看着梅长苏:“你还没说谢主隆恩呢。”

梅长苏失笑,只得鞠躬示意:“微臣谢主隆恩。”

严肃的皇帝陛下满意地笑了起来。


梅长苏拉起萧景琰想将他带回屋里去,萧景琰却瘫在地上不愿意起身,揪着梅长苏的衣摆仰着头看他。

梅长苏只好蹲下身,将看上去很乖巧的皇帝陛下给抱回屋里。

萧景琰搂着梅长苏的后颈,将脑袋靠在肩头闭上眼睛。

可是当梅长苏将人放到在床铺上想要起身时,萧景琰却收紧了手臂不让梅长苏离开。

“怎么了?”梅长苏弯着腰保持十足的耐心。

萧景琰眨了眨眼睛,似乎清醒的很,他说:“要亲一下。”

“……什么?”梅长苏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这让萧景琰有些不满,他有些生气地皱起眉头,手臂稍稍用力将梅长苏拉下,自己抬起上半身咬住了梅长苏的嘴唇。



微    博:月华如水浸宫殿

不老歌:有酒不醉真痴人




 

次日,从宿醉中醒来的皇帝陛下腰酸背痛。

萧景琰望着梅长苏似笑非笑的模样,满脑子都是昨夜自己的大胆行为。

没有了酒水的保护,萧景琰瞬间烧红了脸,蒙上被子又钻回了锦被里,还一不小心闪了脆弱的腰。

却是任凭清酒浅酌的梅太傅如何哄骗,都不肯探出脑袋。

>>>END

评论(21)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