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朕与先生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

【苏靖】棋逢对手

题文无关。

梅太傅x皇帝琰

耍流氓是获胜的法宝。

你以为说赢了就是真的赢了么?

天真。

so naive!

看吧,把自己赔进去了吧。






正值午后。

暖暖的阳光透过碧绿的叶子,斑驳着落在树下的人身上。


萧景琰看着梅长苏真诚的笑意,又低头看石桌上刚刚搬来的棋盘,满眼的警惕。




“你想干嘛?”

萧景琰不自觉地拢了拢前襟,像是某种不肯相信人类的小动物。


“如此季节,凉风习习,又是午后时分,布一场棋局岂不应景?”

梅长苏撩起衣摆施施然坐了下来。

“说重点。”萧景琰已经学会了从万千迷乱中寻找到被隐藏的重要问题。

“既是局,自然论输赢,”梅长苏身体前倾,指尖划过萧景琰暗金色的领口,“若是输了,褪一件衣物就好。”


萧景琰一时转不过来思绪。

在他的印象里,林殊的棋局,那就是一个大写的烂。

萧景琰是真的不懂,林殊什么都学得快,为什么偏偏下棋就不行?



不过如今梅长苏提出这样的规则,倒像是成竹在胸的模样。

莫不是林殊没学会的东西,让梅长苏给掌握了?



萧景琰不敢轻敌,谨慎地表示“我要先准备准备。”

梅长苏大度地表示没问题。


萧景琰脚步沉稳地走回屋里,没看到梅长苏撑着下巴眉目上挑。





萧景琰再回来的时候胖了一圈。

移动颇为费力的皇帝一屁股坐在梅长苏对面,感觉稍稍自信了些。

“开始吧。”







短短一柱香的时间,棋局重开了九次。

萧景琰长发散落,一边的石凳上放着被拆下来的金冠,压在玄色的帝袍上。



对面的梅长苏不复江左梅郎的风采,只一件单衣盘腿坐在石凳上,一旁的凳子被各种衣物配饰盖地严严实实。





萧景琰好久没觉得自己的棋艺如此拿得出手了,同时还有点热。

眼看着梅长苏脱得快要干干净净,萧景琰有些于心不忍,仿佛是胜者对于败者的怜悯。

“要不……今天就到这吧。”

“怎么能半途悔棋呢?”

正直的皇帝陛下果然无言以对,只得硬着头皮继续。




不得不说梅长苏的棋艺真的是十三年如一日,一点长进也没有。

萧景琰绞尽脑汁想脱几件衣服凉快一下,也不能如愿。






落子。

毫无悬念的结局。



萧景琰长舒一口气,终于把一身的衣物撕下来扔在一边,动了动酸涩的背脊,向梅长苏表示:“你也没衣服了,要不就算了吧。”


梅长苏却摇了摇头:“这怎么行?”

迎着萧景琰瞪大的眼睛,梅长苏甚至看见萧景琰脸上写满了“你还要脱么!!!”的样子。


“愿赌服输,苏某言而有信,只是……”

话锋一转,“只是输得这般惨痛,几件衣服也抵不了,苏某只得将自己输给陛下了。”


在这等着呢。




萧景琰眯起眼睛,打量了一番梅长苏,摆手道:“不不不不用了,你的心意我心领了。”

“这怎么行呢?”梅长苏捉住萧景琰摆动的手,绕过桌子贴近,“这是原则问题。”



“陛下要吃掉苏某么?就像陛下的棋子一点点吃掉苏某的那样。”



微博:别院深深夏席清

袖底:石榴开遍透帘明


>>>END

评论(12)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