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朕与先生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

【苏靖】夜半无声

题文无关。

梅太傅x皇帝琰

其实昨天是宝宝的生日来着。

所以想着让景琰宝宝也过个生日。

这样就可以收到不得了的生日礼物了【呸】

景琰宝宝的生日比我的好玩多了嘤嘤嘤




森严的皇宫点起明亮的宫灯,照亮了半个金陵城。

红衣的宫女们端着大大小小的精美餐具有序地穿梭在宫城中。

武英殿中更是热闹非凡。

诸位臣子皆躬身行礼,恭祝皇帝的寿宴。


帝王的寿宴向来是众臣悉心准备的一日,可如今的萧景琰却不是先皇。

奉上的寿礼是古玩字画,刀枪剑戟,样样有之。

再奢华的不实之物却是没有。

臣子们知晓皇帝不喜奢华,故而都不敢奉上华而不实的东西。


连琅琊阁的蔺少阁主也送上了大礼。

众人只看到是个半大的瓶子,皇帝陛下似乎还不那么喜欢,倒是梅太傅对此表现出十分感兴趣的样子。


有些初入朝堂的年轻朝臣还想着见识见识学渊天下的梅太傅会奉上什么礼物呢,结果等到宴饮开始也没见梅太傅有什么动静。

不仅是陛下,连诸位重臣也没有对此提出异议。

年轻人疑惑的向身边人请教,得到一句高深莫测的回答:“那可不是你我能见的。”

难道是……

黑夜中,梅太傅扑倒皇帝,安静的空间里荡起细小的低语,梅长苏说:“陛下,臣给你看个宝贝。”

梅太傅说着撩开衣摆,再将手凑到皇帝的身前,暧昧的气息蔓延开,他说:“景琰你看这个夜明珠亮不亮!”


年轻的朝臣晃了晃脑袋,将奇怪的想法扔出去。

宴饮渐息。

萧景琰舒展了一下酸涩的颈间,才惊觉梅长苏不知何时没了踪影。

明明刚才还在的。

问了好几个门口的守卫,才得知似乎回去了。

萧景琰满心不解,寻着梅长苏的踪迹回到了寝宫。

踏进屋里的时候萧景琰整个人是僵硬的。

屋内只一盏孤灯,却看见梅长苏身段风流的侧倚着床头。

梅长苏把玩自己的发梢轻声说:“陛下这么晚才回来,倒让苏某好等。”语气中似乎还带了些埋怨。

萧景琰一愣,随即笑出声来。

梅长苏牵了萧景琰的衣袖将人拉近:“怎么,陛下对苏某这份大礼有何不满么。”

萧景琰一副想笑却忍着的的模样,梅长苏权当没看到,低下眼眸道:“苏某都衣衫半解了,陛下缘何这般不解风情?”

演着演着还来劲了。

这是梅长苏回到萧景琰身边的第一个生辰,萧景琰说不期待那是不可能的。

只是没想到竟是收到了这样的大礼。


萧景琰终于忍住了笑意,他抬手握拳在唇边轻咳:“你刚才说什么?”

梅长苏显然说了太多的话,不知道萧景琰指哪一句。

“你是给朕的礼物?”萧景琰端出帝王的威仪打量着梅长苏。

梅长苏娇羞地点了点头。

“那……”萧景琰一撩衣摆,坐在梅长苏身边,端的是一派皇帝关心爱妃的嘴脸。

他轻抚梅长苏散落的发丝:“那可就得随朕的心思来了。”

梅长苏双目微睁,居然有一种被反过来调戏了一番的感觉。

不过梅长苏很快的进入角色,顺从地表示:“苏某听陛下的。”

萧景琰一顿,没想到梅长苏这般干脆的答应,倒让自己有些骑虎难下。

不过看着梅长苏大大方方躺平的模样,萧景琰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皇帝陛下凶狠地将外袍扔在地上,借此表达自己的霸气。

但在梅长苏看来似乎是萧景琰在给自己壮胆。

萧景琰手忙脚乱地扯下繁复的帝冕,长发被弄地乱糟糟的散在肩头。

“咳……”萧景琰捋了捋自己的发丝,“那,我要开始了。”

梅长苏含笑点了点头。

看这架势也不知道是谁要享用谁呢。


微博:夜雨剪春韭

袖底:新炊间黄粱

 

>>>END

评论(30)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