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朕与先生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

【苏靖】恼羞成怒


题文无关。

梅太傅x皇帝琰

话,不能乱说。

你居然敢吼我!

你居然这样跟我讲话!

分分钟优势变劣势。






虽然萧景琰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坐在龙椅上,腰板挺得笔直,连腰上的玉坠都仔细的摆整齐,但是诸位皇亲们还是知道,皇帝陛下生气了。

“陛下,这……宫内饲养犬类实在太过危险。”沈追无奈地上前说道,眼睛悄悄瞄向大厅角落的梅太傅。

沈大人为国事操碎了心,真可谓是国之栋梁。



主位上的皇帝一脸冷漠:“不妨事,梅卿说他喜欢养。”

众人面面相觑,心道这个“梅卿”是个什么东西,半晌才明白过来,了然地转头去看队末的梅长苏。

“就西边,不是有个空着的宫殿么,留给梅卿养狗正好。”萧景琰平淡的语气仿佛真的在和群臣商讨国事。



沈追和菜荃对视一眼,脑电波交流了一番。

“西边哪有什么宫殿?”

“就那个,哎呀,就是荒废了五十年的那个冷宫啊。”

“哦哦哦,就说闹鬼的那个?”

“就那里。”

“哦,他俩又吵架了。”




梅长苏看着萧景琰严肃地坐在殿中,鹿一样的眸子在帝冕中闪动,就是不肯给他一线目光。

萧景琰身侧的蒙大统领眯起眼睛给离了老远的梅长苏使眼色,不甚清楚地看到梅长苏无奈的叹息。




昨天的一幕仿佛还呈现在梅长苏的眼前。

本来,一切尽在掌握,梅长苏凭借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和理论制高点,占据争吵的有利地势,把萧景琰压制得无力反驳。

直到那一句话脱口而出,一切都变了。

梅长苏每每想起,还是痛苦地捂住了双眼,怎么就说出了这种鬼话呢。


本来激烈的争吵,被梅长苏的一句“萧景琰!你脑子是不是被狗吃了!”打断。

对话戛然而止。

萧景琰眼里摇曳的泪珠被硬生生骂回去了。

看着萧景琰张得快要掉出来的眼珠子,梅长苏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从这一刻起,梅长苏的优势荡然无存。




“不……景琰我不是……”

喷薄的怒火直接被熄灭,梅长苏软着声音去拉萧景琰绣着暗纹的衣袖,却被一把挥开。

“狗都有脑子那你跟狗过去吧!”

萧景琰的怒火却是瞬间伸到顶峰,丢下一句话愤怒的拂袖而去。




当晚,梅长苏硬是被侍卫拦在了养居殿外。列将军委婉地跟梅太傅建议,出宫去睡个三五天再回来。

梅长苏太了解萧景琰了,这时候他要是走了,这辈子都不用回来了。

于是梅长苏找了养居殿后的暗墙,敲着砖在萧景琰屋外嚎到天亮,让萧景琰更是生气。




萧景琰向来是说到做到,当天列战英就给梅长苏送来了一只大狗,足足有半人高。

“陛下说了,今年冬天您就抱着它睡,暖和。”列将军向梅太傅复述了一番陛下的交代,拍了拍梅长苏的肩头离去了,留下梅长苏和毛茸茸的大狗四目相对。


这怎么行。

梅长苏可不想寒冷的冬天只能抱着大狗取暖,于是他将御赐的良犬关在屋里,跑到了萧景琰的寝宫。

侍卫们见到梅长苏,决定意思意思就让他进去了。





正值午时,萧景琰坐在桌前用膳。

梅长苏谄媚地凑上来:“景琰,吃饭呐?”

萧景琰眼皮都不动一下,戳起一颗鱼丸送进嘴里。

“景琰,我还没吃午餐呢,能和你一起吃么?”梅长苏觉得自己现在的声线,搭上乖巧的眼神,绝对配得上“可爱”二字。

萧景琰眉梢轻挑,送给梅长苏一个淡淡的眼神。

正当梅长苏为萧景琰有所反应而高兴的时候,萧景琰从一旁取过一只小碗,将其中细细的榛子碎往每个盘子里都点缀了些。

直到萧景琰吃完,都没有再看梅长苏一眼。


“景琰,我给你道歉好不好……”

“战英,送客。”



列战英示意梅长苏“请。”

梅长苏用眼神向列战英示威:你居然敢给我装主人?向我当年出入靖王府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我跟你讲东宫都没人敢拦我!养居殿我可是睡了好多次了我跟你讲!

然后,梅长苏只好去大统领府上蹭了一顿饭。





蒙挚抓耳挠腮地给梅长苏出主意:“”你就骗他说不小心吃了榛子,他一心疼不就……”

“不行,”梅长苏抱臂思索,“要是知道骗他,就完了。”

“那你真的吃呢?”蒙挚捧脸问。

“那我就完了。”



梅长苏最近的生活非常丰富,简而言之就是努力引起萧景琰的注意。

但是无论梅长苏如何纠缠,萧景琰都当做没看见。

奏折里夹满了道歉书,萧景琰看也不看就批上“已阅”。

一盘榛子酥见了底,油纸上写着“景琰对不起!!!”,萧景琰拎起来就丢进了火盆里。

夜半三更,梅长苏稍稍掀起萧景琰的被角说“我真的错了”,萧景琰转身把被子边压紧。



“你倒是上啊!”蔺少阁主恨铁不成钢。

梅长苏却是不敢来硬的,不然日后就真的别想再近萧景琰的身了。





其实萧景琰已经不生气了,看到梅长苏费力地讨好自己还是有些想笑,于是更假装不理睬了。

此时萧景琰经过梅长苏的寝宫门前,梅长苏敏锐的察觉到然后一溜烟窜了出来。

可是由于太过激动而忘记关门,半人高的大狗也一起窜了出来。


梅长苏眼看着一坨毛茸茸的东西超过自己,在梅长苏睁大了的眼中扑倒了同样一脸迷茫的萧景琰。

“陛下!”列战英声嘶力竭地喊着。

萧景琰费力地从一团毛里伸出白皙的手臂:“没……没事。”


大狗的前爪压在萧景琰的肩头,低头把萧景琰的脸舔了个遍,然后蹭着萧景琰的胸口呜呜地撒娇。

萧景琰喜欢的不得了,揉着大狗的脖子嘘寒问暖:“怎么了,是不是饿了,这几天有没有好好吃饭呀?”


梅长苏看到萧景琰久违的笑容,感动地几欲流泪,于是他觉得原谅这只狗的过分行为。

“你还没有名字吧,”萧景琰握着大狗的前爪捏软垫,“那就叫你小殊好不好?”

大狗激动地直起身子抱住萧景琰的腰撒娇。

梅长苏决定还是不能原谅他。





萧景琰抬眸扫过梅长苏:“怎么,你有意见?”

终于等到萧景琰跟自己说话,梅长苏赶忙换上笑意:“怎么会,很适合它呀。”

“那我的脑子要喂给他吃么?”

梅长苏立刻表示:“如果我再说这种鬼话,就生吞榛子酥!”

萧景琰一瞬不瞬地看着梅长苏。

“三颗。”梅长苏竖起三根手指补充。

萧景琰被梅长苏严肃地样子逗的笑出声来。


看到一双鹿眼弯弯得笑意,梅长苏才终于放下心来。



他向前靠近萧景琰:“那,亲一下?”

“不行。”




梅长苏最终没有被萧景琰赶下床。

但是梅长苏还是坐在床上托着腮,看着躺在自己和萧景琰之间的毛团,无声地叹了口气。

萧景琰喜欢得紧,搂着大狗躺在床上蹭,还关心道:“小殊,冷不冷?给你也盖被子。”

梅长苏闭上眼睛,想象这是在对自己说话,然后幸福而凄凉地入睡。





>>>END

评论(29)

热度(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