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朕与先生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

【苏靖现代au】一见倾心•下

题文无关。

新生苏x新生琰

丰富寝室文化生活是我们共同的责任。

半夜才是学生们的天堂不是么?

至于你在天堂做什么那就不好说了。

但记得不要打扰别人哦~

附件:那一夜「请结合前几段观看,分析各人物心理。」





 

是夜。

寝室里只留一线月光。

睡梦中的蔺晨被低低的声响惊醒,半夜醒来不禁想要去一趟厕所。

蔺晨扭过头准备起身,一声不甚清晰的低吟让他僵在原地。

脑袋僵硬地转动,借着月光,看到对面的床板上只一团被子。

而萧景琰的床上却交叠着两个人影,床头微微晃动,不时传出让人脸红的声响。

蔺晨钻进自己的被窝,摸出手机,眯着快要被亮瞎的眼睛看到了手机上的时间:02:13。

啧,大半夜的。


蔺晨从枕头下摸索片刻,找出一副耳机带上。

动作间碰到了另一只手。

蔺晨和列战英在黑暗中对视一眼,严肃地向对方点了头,带上耳机各自安好。




清早,梅长苏掐断闹铃,赶紧翻回了自己的床。

蔺晨瞄到梅长苏归位,这才伸了个懒腰坐起身来,张开了的大眼一圈乌黑。

看到梅长苏和萧景琰一副饱暖思淫/欲的舒爽模样,蔺晨和列战英更是咬牙切齿。




一来到教室就看到大家都在讨论昨晚的新电影。

说是凌晨两点才上映,大家都要今天去看。



“哎,不就是今天凌晨么,我看了。”蔺晨揉着黑眼圈自豪地说。

“那啥,我也看了。”列战英憨憨一笑。

“你们那么晚不睡觉干嘛?”同学们睁大了眼睛。

两人对视一眼,一起看向窗户边上坐在一块吃早餐的两个人。

“对啊。”

污得没眼看。


上课中,萧景琰的手机振动了一下。

梅长苏看到萧景琰笑了笑,举起手机拍下了桌面上的课本给发了过去。

“谁啊?”梅长苏的手指轻轻敲了敲萧景琰的手肘。

“我哥,他问我在上什么课呢。”萧景琰将手机关上放在了一边。

没多久就下课了,萧景琰拎着杯子去后面接水。

桌子上的手机就在这时候疯狂地抖动起来,梅长苏下意识地拿过来,看到一个名为“大哥”的QQ帐号一连发了好多条信息:

“那只手是谁的?”

“怎么离你这么近?”

“是不是睡一块的室友?”

“景琰你跟大哥说实话……”

“你是不是有男朋友了?”

“放心,大哥可以接受的。”


梅长苏划开萧景琰没有密码的手机,翻到萧景琰刚才拍的图片。

果然将梅长苏勾着萧景琰衣袖摆弄的姿势一起拍了进去。

梅长苏回头,看到萧景琰还在排队。

指尖轻点:

对啊,是我男朋友呢。

发送。

梅长苏按下电源键,屏幕一片漆黑,反射出梅长苏噙着笑的脸。

对方果然安静了下来,不再信息轰炸。


萧景琰端着一杯水回来,梅长苏揪着他的衣袖轻声问:“中午想吃什么?”

刚吃完早餐的萧景琰双眼一亮,将手机里的大哥抛诸脑后,激动地给梅长苏盘点周围的好吃的。

念叨着午餐,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正值午后,两人晃到了校门旁的,萧景琰刚想过马路去吃东西,就被梅长苏拉住拽进了旁边的一个小巷子。

一个吻从天而降。

萧景琰立刻红了脸,虽然这里没什么人,到说到底还是光天化日,实在太过羞耻。

梅长苏微微侧身挡住了萧景琰,萧景琰抓着梅长苏的肩头紧闭双眼。

所以谁也没有留意到路边,从远处驶来一辆黑色的轿车。

那辆车在离小巷二十米远的地方急停,然后停顿了一会,就缓缓后退。

五分钟之后,梅长苏牵着萧景琰从巷子里走出来,笑着给萧景琰擦了擦唇角。

此时仿佛回放一般,那辆黑色轿车缓缓前进,最终停在萧景琰面前。


“大哥?”萧景琰看到车子,颇为激动地叫了一声。

梅长苏心头一凛,就看到一位身长玉立的青年跨着长腿从车上下来。

萧景琰热情地抱了抱对方,拉着梅长苏给两人介绍。

“这是我大哥,萧景禹。”

“这是我的室友,梅长苏。”

两人和睦地握了握手。

萧景禹却看着萧景琰问道:“这就是你男朋友?”

萧景琰一愣,脑子里浮现出刚才的吻,脸颊不禁染上红晕,他低下头点了点:“对啊,大哥你这都看出来啦。”

萧景禹微微一笑,握住的手却微微收拢:“那当然,不愧是景琰看上的,真是一表人才啊。”

梅长苏不动声色,点头示意:“哪里的话,大哥客气了。”

呸!谁是你大哥!

梅长苏发誓他在萧景禹眼中看到了这样的滚动台词。


得知萧景琰还没有吃午餐,萧景禹就载着两人去吃点东西

萧景琰埋头吃得开心,没看到梅长苏碗里红通通的一层辣椒粉。

梅长苏淡定地用调羹撇开浮起的红油,端起半干的碗添了半碗汤。

这小子不得了。

萧景禹目光如炬,掏出一张钞票递给萧景琰:“景琰,去买点喝的吧。”

萧景琰一听,抓着钱就跑去自己爱喝的饮品店了。

看着萧景琰远去的背影,萧景禹敛起笑意,手肘撑在桌面上盯着梅长苏。

梅长苏知道,萧景禹要露出正面目了。

萧景禹缓缓开口:“说吧,你想要多少钱。”

梅长苏一脸震惊,完全没想到萧景禹是“给你五百万离开我儿子”这个类型的。

梅长苏严肃地开口:“你错了,景琰是无价的。”


萧景禹的眼神在瞬间变化。

梅长苏感觉很难形容,大概就是那种介乎于欣赏、认可,但是又十分纠结之间的感情。

萧景禹最终握住了梅长苏的手。

那一刻,两人完成了脑电波的交流。

那是对于萧景琰拥护的高度统一和其他方面的完全对立。


“所以,你什么时候滚。”

“你做梦。”


>>>END

评论(15)

热度(158)

  1. 幽若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