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朕与先生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

【殊琰】丛林深处


题文无关。

林少帅x靖王爷

原著设定,小殊比景琰小两岁。

“我和小殊在九安山上乱搞的时候”

九安山:为什么要搞我。

席天慕地。

没错,这就是野/战。




春猎是自大梁开朝以来的盛典。


如今正值三月,草长莺飞,又是春猎的好时节。

京城方向一列浩浩荡荡的车队向九安山走来。

为首的自然是威严的帝辇,得宠的妃子伴在皇帝身边说说笑笑。

越过严谨的帝辇,往后却是截然不同的风采。



几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骑着马慢悠悠地跟在队伍后面,肆意的笑意似乎按捺不住想要策马扬鞭。

身着银袍的少年将身下的战马轻轻扯了扯,马儿向身边的人靠近了些。

“景琰,咱们一块跑到前面的山头等他们可好?”

红衣的少年将军有些犹豫,半晌拉过林殊的衣袖:“这不太好吧……”

“这有什么不太……”林殊一拍大腿,刚摆出一张满是阴谋诡计的嘴脸来,想要好好蹿腾萧景琰一番,不远处一顶华丽的轿子里却伸出了一个束着玉冠的脑袋。

萧景禹抛过来一个凉凉的眼神,大概的意思是:

你别乱玩。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干坏事不准带着景琰。

休想让景琰替你背黑锅。

……之类的。


林殊的热情瞬间湮没,垂头丧气地坐在马背上,有一搭没一搭得夹着马腹晃晃悠悠,不一会就要被落下了。

萧景禹这才满意地把脑袋收回去。


萧景琰朝林殊的马招了招手,马儿乖乖凑上来。

萧景琰拉过林殊的缰绳,小声对他说:“小殊你别难过,等到了营地,我给你烤兔子吃。”

看着萧景琰笑眯眯的样子,林殊又默默叹了口气。

景琰烤得兔子可难吃了,连佛牙都不吃。



到了营地,大部队要原地休整。

林殊这时候才重新活过来,拉着萧景琰就要去游览大好河山。

挡住他的是萧景禹。

和萧景禹身边的两个半大孩子。


“小殊啊,我看你还挺闲?那景睿和豫津就交给你照顾了。”

说罢萧景禹丢下两个孩子心情愉快地扬长而去。

留下林殊和两个孩子面面相觑。


“林殊哥哥!”景睿扑上来抱住林殊,热情地叫了一声。

相比之下言豫津就没有那么热情,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萧景琰面前的糕点。

萧景琰顺着言豫津的目光落在自己面前,了然地笑笑,捏起一粒榛子酥递给言豫津:“尝尝看?”

言豫津展颜一笑,露出大白牙高兴地一口吞下,含糊不清地道谢:“谢谢景琰哥哥!”

萧景琰笑笑,拉着言豫津坐到桌面慢慢吃。

目睹了这一切的林殊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用眼神示意萧景琰:我也要你喂我。

萧景琰微微红了脸,扭过头去不看他。

这让林殊心情大好,凑上去喊声:“景琰哥哥,我也想吃。”

林殊从没有在正经的时候这样称呼萧景琰,萧景琰被他喊地脸色通红,直接退给他一盘满满当当的榛子酥:“别闹,你自己吃去。”


就这一盘能看不能吃的榛子酥还让言豫津一会一颗地摸去了大半。

林殊气得敲了敲言豫津的脑袋:“你少吃点!”

言豫津抱住脑袋低声说:“你又不能吃……”

“你说什么?”林殊提高了音量。

“没什么没什么。”言豫津赶忙挪动屁股离林殊远了点。


看着营帐外的春光无限,自己却只能在屋里带孩子,思及此,林殊悲切地叹了口气。

“林殊哥哥,什么时候能吃烤肉呀?”

“明天吧……”

“林殊哥哥,我们明天要做什么啊?”

“坐那就行了……”

“林殊哥哥,这是你的剑么?”

“对啊……”

“林殊哥哥,这个挂饰好好看啊。”

“那当然,景琰送我的!”

“林殊哥哥,我想出去玩……”

“好啊!到时候景禹哥哥问起来,你就说是你想去的,知道了么?”

“嗯。”言豫津的小脸严肃地点了点。

林殊领着两个孩子拉着萧景琰激动得上了山坡。

上树摘果子,下水摸条鱼,林殊带着两个孩子玩得不亦乐乎。

萧景琰看着林殊衣摆溅起的水花,倚在树上闭起眼睛。

惊醒萧景琰的是一阵惊天动地地哭喊。

萧景琰揉了揉眼睛,就看到一旁的树上吊起了萧景睿和言豫津,豫津哭得尤其大声,林殊正在恶狠狠地跟他说话。

“怎么了小殊?”

林殊看到萧景琰过来赶忙挡住悬在空中的两人摇头说没事。

“景琰哥哥!刚才林殊哥哥偷亲你被我发现了!”言豫津摇头晃脑地大声喊着。

“豫津!你还想被林殊哥哥挠痒痒么。”景睿低声提醒豫津。

言豫津赶忙闭嘴。

萧景琰听到豫津的大喊,羞地连耳朵都红了。

林殊见了拉住他的手,轻声唤道:“景琰……”

打破了这旖旎气氛的是祁王殿下的一声怒吼:“林殊!你小子就是这么带孩子的?!”

林殊吓得蹿到萧景琰身后,下意识地说:“不是我干的!”

萧景琰也下意识地接上:“是我干的。”

萧景禹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看了萧景琰一眼,心想想从自家弟弟这找到林殊的罪证是不可能了,于是他转身将两个孩子放了下来。

林殊就看到言豫津在哭得稀里哗啦的脸抹了两下,然后一只细嫩的小手直直指向了自己。

萧景禹一脸“我就知道”,一把揪住了林殊:“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景琰救我!”

可惜太皇太后没有随驾而来,萧景琰最终求助无门。




第二天清早,春猎仪典便开始了。

鼓声一响,一白一红两道身影便率先冲进了山林。

想要猎一只兔子回去的萧景琰远远看到一只野兔,追着他往丛林深处去了。

林殊紧随其后,没成想半路冲出来一只鹿,直直撞到萧景琰的马。

林殊一扬缰绳,跃至前方一把接住萧景琰滚落到一旁的草丛中。

萧景琰从马背上跌落的时候就白了脸,被林殊搂在怀里还有些惊魂未定。

“景琰,可伤到哪里?”

萧景琰摇摇头,将脑袋抵在林殊的胸口,平复自己剧烈的心跳。

林殊搂住萧景琰,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

简书:云想衣裳花想容

袖底:春风拂槛露华浓

两人乱搞地有些晚了,途中还发现了一条可以下山的小路,商量着明天再来看看。

回到营地的时候众人已经开始准备烧烤了。

萧景琰在萧景桓那里嘀嘀咕咕,居然被他摸来一只兔子。

林殊见状干笑着说:“呵呵呵我去准备着茶水,可能要去好一会呢,景琰你就别等我吃了。”

说罢不等萧景琰回答,一溜烟就跑了。

萧景琰也不管他,兴冲冲地生了火烤自己的兔子。

七皇子烤地兔子,众人谁敢不说好吃,更何况还有一位祁王殿下站在后面用目光威慑。

士兵们无奈接过了七殿下热情地馈赠。

“多谢殿下,烤地真香啊。”

“我要这块小的就好。”

“这块是我的!”

“我的!”

……

萧景琰感动万分,都抢上了呢。


林殊数着时间心想差不多了,这才回到萧景琰身边,一路上遇到萧景桓就着肥嫩的牛排吞咽一小块不明物体,也看到萧景禹捏着半条兔子腿感慨:“景琰什么都好,就是这烤兔子实在是……”

林殊满脸愧疚地对萧景琰说:“景琰,对不起我回来迟了,没能吃上你烤的兔子。”

萧景琰笑着从烤架下面拎起一整条腿,递给林殊:“你看,我特地给你留的。高不高兴?”

林殊一脸抽搐地接过一只完整的腿,努力维持脸上的笑意:“啊,高兴……”

“我特地给你留了完整的,快吃吧。”萧景琰拍了拍林殊的肩头,一溜烟又跑走了。

林殊举着一条兔子腿无语凝噎。

佛牙悠悠地晃过来,歪头蹭了蹭林殊的裤腿。

林殊弯腰将兔子腿举到佛牙面前:“尝尝?”

佛牙的鼻子抖了抖,后爪刨了刨地,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唉……怎么会有人自己做的东西自己不尝一尝啊!”


>>>END

评论(9)

热度(148)

  1. lalooloo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