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朕与先生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

【苏靖】忘恩负义

题文无关。

梅太傅x皇帝琰。

狗血的失忆梗。

自己的情敌是自己。

论如何证明梅长苏就是林殊。

“我是林殊我是林殊我是林殊你看他们都说我是林殊。”

“呵,朕不信。”

皇帝的冷漠.jpg

无逻辑,ooc,全是bug。

and所有不可解释的地方请私信蔺少阁主求解。






一缕阳光透过窗棂撒进沉睡着的寝宫。

床上的帝王悠悠转醒。




萧景琰眨了眨眼睛适应清晨的光亮,却感受到自己的腰上横着一条手臂,即使是睡梦中似乎也带着些霸道的意味。

萧景琰的脸色微红,感受到颈边灼热的呼吸,他转过脑袋,下意识地唤着那个名字:“小殊……”


话语戛然而止,萧景琰看到一张陌生的脸。




梅长苏醒来是因为他突然被人踢下了床。

脑子里还不甚清醒,梅长苏花了点时间把自己从一团被子里剥离出来,就看到萧景琰拢着衣襟对自己怒目而视,眼角泛红的样子感觉马上就要哭出来。

怎么了,难道是昨晚折腾得狠了?

梅长苏不禁轻笑出声。



萧景琰一见对方不仅没有恐惧,还坐在地上笑出了声,气的发抖,沉声质问:“你是何人!为何在朕的寝宫里!”

梅长苏却以为萧景琰是生气了,站起身来也没有整理自己凌乱的衣衫,上前拉起萧景琰的手,放低了声音笑道:“别闹了陛下昨晚不还是勾着苏某说不要停么?”



萧景琰面对眼前白花花的胸肌和隐约露出的腹肌线条,脸刷地红了,然后立刻变得惨白。

萧景琰抽回自己的手,端出帝王的威仪喝道:“放肆!朕不认识你。”




梅长苏这才察觉出些许不对的意味,他挑眉凝视了一会,发现萧景琰似乎不是在闹着玩。

于是梅长苏也收起调笑的表情,皱眉问道:“你知道自己是皇帝却不记得我?”

萧景琰气得都无力去纠正对方字里行间的不恭敬:“所以为什么是你在朕的床上!”

这句话似乎颇有意味,梅长苏轻轻挑眉:“不然还能是谁?”

萧景琰扭头,有些遗憾地表示:“当然是小殊。”


谁知道对方居然不仅不愧疚,还双眼发光地凑近自己:“不瞒你说,我就是林殊。”




萧景琰的嘴角轻微上挑。

梅长苏以为萧景琰想到了什么,眨了眨眼睛望着他。



然后又被皇帝陛下一脚踹下了床。

“这都躲不开还说自己是小殊?呵,笑话。”



皇帝陛下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套上帝袍施施然踏出了寝宫,徒留梅太傅坐在地上一脸懵逼。




萧景琰觉得那个自称苏某的人简直是神经病,跟小殊长得一点都不像还冒充人家,这不是一眼就会被拆穿的么?

不过话说回来,小殊去哪了。




思考间萧景琰遇上了蒙大统领。

蒙挚躬身给皇帝陛下行了礼,萧景琰摆摆手问他:“蒙卿,你见到小殊了么。”

蒙挚显得很诧异:“他不是一直和您在一起的么?”

萧景琰摇了摇头。

蒙挚更是惊讶,紧皱着眉头思考起来:“我记得昨晚你们是一起回去的啊……怎么会不见了。”

萧景琰对此也很是不解,抱着手臂严肃地点头:“小殊不在,但是我房里倒是有一个陌生人,还说自己就是小殊呢,呵呵。”

说罢,萧景琰还拍了拍蒙大统领的肩头:“爱卿,宫城防护不到位啊。”


蒙挚瞪大了眼睛,脑子转了半天才缓缓回道:“陛下你说的是……梅长苏么。”

萧景琰显得很是不解:“梅长苏是谁?那个冒充小殊的变态么?”

“他……就是小殊啊。”



皇帝陛下给蒙大统领放了假,让他好好回去治治眼睛。


眼神得多不好才能相信那个梅长苏的鬼话啊。



之后萧景琰问了列战英,问了高公公,问了庭生,问了萧景睿,问了……

大家都表示梅长苏就是林殊啊陛下你又跟他吵架啦?



萧景琰气得哭着跑去找母亲。

静妃娘娘温柔得抚摸萧景琰的脑后,柔声问:“怎么了,小殊又惹你不开心了?”

“不,”萧景琰抽了抽鼻子,“是梅长苏。”

静妃娘娘继续温柔地说:“那不就是小殊惹你了么。”



萧景琰吓得眼泪都憋回去了。

他觉得这里已经被梅长苏给统治了,连母亲也……




梅长苏终于顺着众人的指引找到了芷萝宫,被告知萧景琰刚刚见鬼一样地跑走了。

此时蒙大统领和列将军正在养居殿前拉着萧景琰解释。


萧景琰梗着脖子说:“他才不是小殊,我又不瞎。”

众人心力交瘁。



梅长苏这才姗姗来迟。

萧景琰指着梅长苏道:“朕不认识他!快给朕拿下!”

两位将军一脸无奈。



梅长苏上前一把扛起萧景琰走进殿内。

萧景琰抓着梅长苏的后背大叫:“护驾!护驾!”

可是手握重兵的将军们只是微笑着目送皇帝被人扛走,还贴心地关上了门。




梅长苏一把萧景琰丢在床上,萧景琰就手脚并用爬到了角落里,把自己抱成团缩起来。

一副防贼的模样看得梅长苏咬牙切齿。


“看来只有我自己了来。”

 

微博:众里寻他千百度

袖底:那人才不是小殊

 

金陵的积云楼中,一位身着月白长衫的男子饮酒浅酌。



蔺晨招呼随从:“昨天送给长苏的榛子酥还有剩么?我也来尝尝看。”

随从从包袱中摸出一袋吃食递上。

蔺晨拿在手里颠了颠:“怎么剩这么多,不是送了一大半进宫了么。”


两人面面相觑。



蔺晨猛地跳起来翻找包裹。


半晌,颓然坐在椅子上:“完了……新做的忘尘散不见了,不会给错了吧……”

随从小心翼翼地弯腰:“少,少阁主……”


“药效还不稳定,也不知道会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不过应该也没事……”蔺晨暗搓搓的给自己开脱,“反正最后估计都是给长苏的皇帝小情儿吃了,只要……”




随从翻了个白眼,只要做满三次就能解药性这种解毒方式你要怎么告诉当今陛下和梅太傅啊。






>>>END

 

 

评论(20)

热度(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