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朕与先生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

【苏靖现代au】喵的一下•上

题文无关。

饲主苏x喵咪琰

梅•没文化•长•起名无能•苏

萧•超好养•景•毛茸茸•琰

本来想按属性来但是!

红毛的猫感觉有点怪怪的……

酥胸要是被吓得上交国家就没得玩了。

只好借少帅的设定变白毛。




梅长苏在家门口停住了脚步,打量着自家门口柔软的门垫。

上面躺了一只圆滚滚的白猫。

猫咪把自己缩成一个球,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呼吸还吹动爪子上的软毛,一抖一抖的。

看起来很软的耳朵微微耷拉着,舒舒服服的窝在毯子上。

梅长苏被那对耳朵勾地心里痒痒的,仔细打量起这只猫咪。

白猫看起来不像是流浪猫,养尊处优的样子倒像是离家出走的架势。

梅长苏想到自家的冷清,一瞬间燃起了养猫的欲望。

于是梅长苏慢慢蹲下来,猫咪的耳朵动了动,没睁开眼。梅长苏一点一点伸出手,捞着猫咪的脖子和屁股,将猫咪抱了起来。

本来还担心被猫咪抓一脸,没想到猫咪在自己怀里扭了扭,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把脑袋塞进梅长苏胳膊里,继续睡了。

真是只毫无防备的猫。

梅长苏抱着猫,打开家门进去了。

猫咪窝在梅长苏怀里安稳得很,想着既然要养也该先洗个澡什么的,梅长苏轻轻挠猫咪的脑袋想让他醒来。

被打扰了好梦的猫咪显然很不高兴,把脑袋又往梅长苏的臂弯里躲了躲,实在是避无可避才一下子抬起头来看看是那只苍蝇扰人清梦。

萧景琰一抬头却发现自己被人抱在怀里,吓得“喵呜”一声翻滚了一圈,差点就掉在地上。

还好梅长苏眼疾手快,将猫咪抛到沙发上。

萧景琰谨慎的环顾四周,看到一位青年小心翼翼地蹲下来,向自己伸出手:“来这里。”

萧景琰一扭头,作为一只不普通的猫咪,他才不会那么轻易地被人类吸引。

梅长苏接着说:“过来我就给你好吃的。”

萧景琰尖尖的耳朵一抖,才想起自从跑出来自己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有些犹豫地看了梅长苏一眼,梅长苏笑着说:“想吃什么都有。”

萧景琰很没骨气地走过去,被梅长苏抓在手里:“但是要先洗澡才可以。”

“喵!”骗子!要是我现在能开口说话,就骂得你狗血淋头!

不过萧景琰也是养尊处优惯了,这几天没洗澡还是难受得很,挣扎了几下意思意思,就让梅长苏抱着去了浴室。

梅长苏将猫咪放在浴缸里,打开了热水器的开关调节温度。

热水一下子涌了出来,顺着浴缸流向出水口,期间撩过萧景琰毛蓬蓬的尾巴。

“嗷呜!”萧景琰一下子跳起来,梅长苏赶忙把水关上。

萧景琰抱着自己沾湿了的尾巴,伸出粉嫩的小舌心疼地舔。可怜兮兮的小模样让梅长苏觉得很是可爱,萧景琰抬眼瞪了梅长苏一眼,可惜对方没看到。

梅长苏轻声问:“烫到了么?对不起对不起。”

萧景琰愈发可怜地舔自己的尾巴。

梅长苏将花洒拿到下水口边,调节到温水,递到萧景琰面前:“你试试,这次不烫了。”

萧景琰看了他两眼,慢慢伸出爪子,摸了摸流下来的水柱:嗯,正好。

梅长苏这才敢给萧景琰洗,心想这猫还挺聪明。

本以为洗一次澡要把整个浴室弄得乱七八糟,梅长苏还提前换了短裤挽起袖口,却没想到这只白猫乖得很,闭着眼睛仰起头给梅长苏冲水。

淋了水的猫咪变成小小的一只,梅长苏心想原来胖胖的都是毛啊。

梅长苏在一边翻找质性温和些的沐浴露,一边跟乖乖坐在浴缸里不抖毛的猫咪说:“你这将就着用一次,明天我去给你买专用的。”

萧景琰“喵”了一声,算是回应。

梅长苏先在手上揉出泡沫,再往猫咪的身上抹。

萧景琰闭着眼睛,像大爷一样享受着梅长苏的按摩,痒的地方蹭了蹭,梅长苏就伸手给他挠。

洗到肚子,萧景琰有些害羞想躲开,却被梅长苏摸个正着:“你是男孩子啊。”

萧景琰生气得抖了梅长苏一身泡沫。

冲洗干净后梅长苏给萧景琰用新拿出来的大毛巾把水吸干。

因为是晚上,担心猫咪生病,梅长苏将猫咪抱到沙发上,拿出了吹风机。

说实话梅长苏担心吹风机的声音吓到猫咪,就拿着跟他说:“这个可以把你的毛吹干,但是很吵,”想了想又说,“吵你知道么?就是声音很大,但是你别怕,不会有事的。”

猫咪黑亮的眼珠子就这样看着梅长苏,好像真的听懂了。

梅长苏小心的将猫咪裹着毛巾抱到腿上,坐在沙发上,忐忑地打开了暖风。

猫咪很安静得待在梅长苏的腿上,等待自己的毛被吹干。

梅长苏若有所思,这真的是猫么?

萧景琰却不以为意,这算什么,我自己也用!

梅长苏的手挑开湿答答的毛,仔细地将他们一点点吹干。

不一会萧景琰又变回那个毛蓬蓬圆滚滚的样子了。

关了吹风机,梅长苏挠着猫咪软软的毛,心里满足得很:“既然你住下了,就要给你起个名字。”

萧景琰抖了抖耳朵。

“咪咪太普通了,既然你是白色的不如……”

小白?这么愚蠢的名字我才不要!

“叫花花好了。”

???

萧景琰惊恐地看着梅长苏。

“不喜欢啊,那……小花?”

萧景琰把脑袋晃地只剩残影。

“那……”

见梅长苏又在苦思冥想,萧景琰仰起脖子,费劲的扒拉脖子上的东西。

“怎么了,是不是勒着不舒服?”洗澡的时候梅长苏就看到萧景琰脖子上有一块被皮绳系着的银色片状物。

看到猫咪费力地扯脖子,梅长苏想给他解开,可是猫咪躲开似乎并不想解下来。梅长苏只好扒开厚厚的绒毛去看银片。

上面刻了三个小字:萧景琰。

“你还有名有姓的啊,那你是叫萧景琰?”

“喵呜。”可算看到了,萧景琰满足的舔了舔爪子。

“那……叫你琰琰?”

萧景琰思考了一下,鉴于自己是一只猫的形态,舔了舔梅长苏的手指,勉强同意了。

“你饿了么?”梅长苏想着这猫咪养尊处优的样子,看起来是谁家里跑出来的,既然不愿意走那就只能等主人找来了。在此之前可得好好伺候,于是梅长苏开始翻找有没有猫咪可以吃的东西。

萧景琰坐在沙发上嗅了嗅,突然看到茶几上就几袋几袋榛子酥,轻手轻脚地跳上去就用前爪按着开始咬包装袋。

这个是大哥经常给我带的那种!

萧景琰美滋滋地啃着包装,声音惊动了正在翻箱倒柜的梅长苏。

看到琰琰在吃零食,梅长苏赶紧扑过来想抢走:“哎哟我的小祖宗你不能吃这个!”

可是萧景琰动作更快,咬开包装将两颗榛子酥一起塞进嘴里,任凭梅长苏掰来掰去也不松口。

梅长苏担心极了。

这些榛子酥是别人送的,自己不能吃所以一直丢在桌子上,没想到给猫咪吃了。

梅长苏担心琰琰会吃坏身体,可是看他死不松口的样子,抢回来是没希望了。

梅长苏又拿了能找到的各种吃的勾引琰琰,可是萧景琰都不为所动。

梅长苏只好端了碗水过来怕他噎着。

过了好几天梅长苏发现琰琰的身体依旧很好,而且他就抱着榛子酥吃,身子虽然小,但吃起榛子酥就不停。

梅长苏只好又跑去买了一盒。

可是猫咪更是肆无忌惮的吃,一会功夫就散了一地的包装袋。

梅长苏没办法只能把榛子酥放进橱柜上层的柜子里。

一回头就看到琰琰充满怨念的目光。

之后梅长苏回家早了些,却听到房里有奇怪的动静。

想着该不会进贼了?而且琰琰不在。

梅长苏慢慢走近卧室,却看到橱柜下摆了一把椅子,一个背影清秀的男孩光裸着腿,套了一件自己的衬衣踮起脚尖站在上面,抬起手打开衣柜够里面的东西。

梅长苏吓了一跳,出声道:“你是什么人!”

男孩吓得扭过头,居然是一张很好看的脸。

男孩勾住盒子的手猛地撤回,盒子被带出掉下来砸到男孩的头顶。

“呜……”

男孩从椅子上掉下来坐在地上,怀里还抱着一盒榛子酥。

因为刚才的惊吓,男孩的头顶支起两个毛茸茸的耳朵,身后一根长长的尾巴轻轻晃着。

“萧……景琰?”梅长苏想到自己那只通人性的猫,想到银牌上刻着的三个字,有些难以置信。

萧景琰这才想起梅长苏在,顾不得撞的发晕的脑袋和摔疼的屁股,“呲溜”一下变回白猫想要往床底下钻。

梅长苏眼疾手快,一把揪住长长的尾巴:“变回去。”

“喵呜~”萧景琰用足了心思卖萌讨好梅长苏。

“别装,我看到了。”冷酷十足,“不然我就把榛子酥全部扔掉。”

一人一猫坐在地上对峙。

半晌,萧景琰耳朵一抖,无奈地变了回来,然后一把扯回自己的尾巴。

萧景琰的脸气鼓鼓的,猫耳竖立着表达他的不满。

梅长苏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先要揉一揉那一对毛毛的耳朵。

萧景琰一把按住头顶:“不给摸!”

梅长苏转而去摸灵活的尾巴,萧景琰赶忙握在手里:“这个也不行!”

梅长苏微微挑眉:“那你天天吃我的住我的,也没点表示?”

萧景琰被梅长苏一句话弄得无话可说,皱起眉头思考起来,严肃的模样让梅长苏快要忍不住笑出声来。

萧景琰终于想到了。

他跪坐起身,朝梅长苏的方向蹭过去,凑上去在梅长苏的脸颊轻轻一吻。

“这样可以么?”


>>>TBC

 

 

 

 

【苏靖现代au】喵的一下•中

 【苏靖现代au】喵的一下•下

 

 

评论(17)

热度(168)

  1. 幽若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