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朕与先生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

【苏靖现代au】情愫暗生•下

题文无关。

黑道少主苏x良民少爷琰

虾酱大大是正经人。

水手服对正经人具有威慑力。

au到没有腿毛没有腿毛没有腿毛!!!

人家想看的是又光又滑的大白腿啦!

【苏靖现代au】情愫暗生•上

【苏靖现代au】情愫暗生•中










此时的夏江也是很纠结。

从手下把这个水手服少年绑回来的时候他就一直很纠结。


当夏江看到带回来的是个穿裙子的女孩子的时候他是震惊的,因为他刚花了不少的心思去接受梅长苏的恋人是个男孩子的设定,怎么一转眼又变回女孩子了?

手下赶忙把萧景琰的脸给夏江看:“没错啊老大,就是个男的。”


夏江就更震惊了。

所以他给梅长苏发图片的时候有些犹豫。

这要是弄错了可就不好了。


夏江在梅长苏嘲笑自己“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有病吧我是有这种奇怪癖好的人么”和面对现实接受“梅长苏真的有这种诡异的爱好”之间纠结不定。

似乎都不是什么好结果。


唯一的好处就是确定自己没抓错人。



不过自己已经是走投无路了,和梅长苏长年不对付也是人尽皆知,这次想要找梅长苏谈判又失败了,家族对他发出了通缉令,实在无计可施才选择了最原始的办法——抓人质。

说起来自己对这个人质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小破屋子里唯一的一张床板都让给他了,连自己都只能站着。


众人都站在离萧景琰五米以上的距离外,可能是出于“敬而远之”的心理。

就是那双白白的腿实在是晃眼,夏江找了条毯子给他盖上了。

现在的小年轻都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这样是冻着了可怎么办呢。


这是夏江最后用来和梅长苏谈判的筹码,若是可以全身而退……

手下打断了夏江的遐想,摸到他身边小声说:“老大,这小子怎么还不醒啊?”

夏江问他:“你们是不是下手重了!”

手下连连摆手:“这不是少主的宝贝么,咱们哪敢下重手,棍子都没敢用,就用麻醉剂,还是微量的,按理说早就该醒了啊……”

夏江有些担心,这人质要是在自己手里出了什么问题,那可就是有口难辩了。


他让人去看看。

众人面面相觑,最终一个资历尚浅的年轻人被推出去,哭丧着脸去看萧景琰的状态。他紧张地撩起萧景琰的额发,动作间惊醒了萧景琰。

萧景琰轻轻动了动脑袋,那人吓得赶紧跑回夏江身后。


萧景琰揉揉眼睛坐起来,就看到对面一群人谨慎地盯着自己。


“老大……”有人小声跟夏江说话,“他好像是睡着了。”



萧景琰此刻内心也是充满了各种遐想。

他还记得自己换好了衣服准备等梅长苏回来给他一个惊喜,可是门铃一响开门却是一个陌生人,然后他就不记得了。

嗯?衣服?


萧景琰一低头,看到自己身上的水手服,吓得赶紧扯过腿上的毛毯给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


这些人满脸写着“老子是黑道”,想来一定是梅长苏的敌人,抓自己来让梅长苏束手就擒的,黑道上的人可是手段狠毒,最常见的就是下药凌辱自己然后拍视频给梅长苏看,说不定还要一人来一次?不不不不要,人家的第一次是要留给长苏的怎么能在这里被人糟蹋了么!

想到这里萧景琰不禁红了眼眶。



夏江又吓了一跳,怎么话还没说就哭起来了呢。他赶紧问手下有没有什么东西去安抚下。众人到处张望,最后提来一大袋还没来得及吃的盒饭:“老大,咱们就剩这个了。”

夏江叹了口气,把盒饭都拆开,找了一份有两条鸡腿的让人给萧景琰送过去。



萧景琰正沉浸在自己即将到来的悲惨命运中哭得停不下来,一份还挺香的盒饭就递到了自己面前。

这算什么,吃饱了好干活么?

但是食物的香气让萧景琰想到自己已经半天没吃饭了,英勇就义般地拿过盒饭开始吃。


毕竟什么时候都不能饿着自己。

看到萧景琰一边哭一边吃饭,夏江算是松了一口气,又去催手下去看看梅长苏怎么还不来。



这边梅长苏告诉萧景禹他过去太危险,要是自己把萧景琰救回来你却在哪里长眠,萧景琰一定会很难过的。

话糙理不糙。虽然梅长苏说话实在是太难听,但萧景禹最终还是决定留下。


夏江似乎并不想跟自己兜圈子,直接发了地址过来,梅长苏跳上萧景禹停在门口的豪车就出发了,一路上他都担心萧景琰会不会有什么事,虽然夏江没做过什么丧心病狂的事,但是这次暗杀自己未遂,难免会穷途末路,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

梅长苏一面担心着萧景琰,一面将车开得飞快,整个神经都紧绷着。


所以当梅长苏一脚踹开仓库的门时,看到萧景琰裹得就露出一个脑袋还叼着一根骨头,一群大老爷们蹲在角落看他吃饭时,表情很难控制。


萧景琰看到梅长苏很是激动,把骨头一丢就扑过去抱住他。

梅长苏还没从诡异的气氛里没有缓过神来,赶紧把萧景琰看了个遍,确定没出什么事才放下心来。


梅长苏将萧景琰护在身后,从后腰拔出枪来对着夏江:“你给我一枪,我还你一枪,也不算亏吧。”嘴角阴狠一咧,就准备扣动扳机。

夏江却吓了一跳,怎么一言不合就开枪呢。他表示意见不合是常有的,怎么就不能坐下来好好聊一聊呢?虽然你是少主,但是也要接受长辈的意见啊。


梅长苏听得一头雾水,手里的枪又抬了抬:“别跟我瞎扯,我可是差点就死在了你手里。”

萧景琰蹲在梅长苏的背后,揪着他的衣角严肃的点了点头。

夏江显得很意外,表示自己并不知情。

梅长苏翻了个白眼,说你派出二十多人来追杀我,这么大的阵仗说推就推么。

夏江更是震惊,说自己就带了两个人去找梅长苏。



梅长苏这时候就觉得不对了,于是他放下枪准备听夏江好好说说。

双方僵持的点无非是梅长苏说夏江下了血本要枪杀他,夏江坚持认为自己只是带了两个人想要给他一点意见。


争执到后来梅长苏都恨不得掀开衣服给他看伤口。

这时候一个年轻人似乎有话要说:“那个……”

双方齐刷刷的瞪着他。

年轻人被汹涌的杀气吓得说不出话,夏江用眼神鼓励他:说啊!说出来证明老大我的清白!

年轻人终于鼓起勇气说:“那天,有一群打猎的跟在咱们后面,他们开枪说打到一头鹿什么的……我也就没留意,后来少主就不见了……”


那人的声音越来越小,梅长苏的脸越来越黑,夏江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看着梅长苏做出“你看吧”的表情。

虽然我很讨厌你,但也没有到想要暗杀你的地步。


梅长苏气急败坏:“那你还绑架景琰!”

夏江显得很无奈:“你都发通缉令了,不这样我也见不到你人啊。”不过夏江讨好的表示,“你看我对你的小宝贝还是很好的,就那两条腿都给他吃了……”


梅长苏扭头看萧景琰,萧景琰感觉有些吃人嘴软,就扯了扯梅长苏的衣袖,安抚他说:“既然是误会就算了吧,老爷爷对我也挺好的。”


夏江登时面部抽搐,看在自己处境尴尬的情况下,才没有上去呼萧景琰的脸。

什么叫老爷爷!老子才四十!



一场谋逆的大戏最终散场,梅长苏无奈的撤销了对夏江的追杀,搂着萧景琰扬长而去。


坐上车子梅长苏把萧景琰身上的毯子扯开,摸了摸他胸口的大蝴蝶结,笑着问他:“这就是你给我的惊喜。”

萧景琰点点头,给梅长苏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你看啊,若是我今天出了什么事那你不就抱憾终身孤独终老了么,我们还是要及时行乐才好。”说着笨拙地伸手去解梅长苏的领带。


梅长苏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自己在这里假装正人君子,小情人倒是急得不得了,这可不行。

于是梅长苏伸手挑开短裙的下摆,将萧景琰压在椅背上为所欲为。


念着萧景琰还是初次,梅长苏没折腾的太狠,可是对萧景琰来说还是太过刺激,倚在梅长苏的腿上,没到家就睡过去了。

梅长苏只好扯过毯子把萧景琰包起来抱回了家。



所以在战场啥杀伐果决的梅少主在面对站在门口瞪着自己的萧景禹时,感到格外的心虚。

梅长苏顶着萧景禹冷漠到冻死人的眼神,飞快把萧景琰抱回了房里。

徒留萧景禹一人恨不得用眼神洞穿梅长苏的后背。



“大少爷?”管家凑过来关心萧景禹。

萧景禹猛地回过头,扬了扬下巴:“那辆车,”

管家疑惑地看着他。

“烧了。”语气怨毒。


梅长苏和萧景琰没羞没臊的小日子还没过几天,道上居然传出流言说梅长苏朝秦暮楚荼毒人家小姑娘,完了还自己策划了一场绑架案将她抛诸脑后,现在还勾搭上萧家的小少爷。男女通吃,辣手摧花。

让人不禁侧目。


萧景琰最近出现在公众场合总会被人用同情的目光注视,就连萧景禹都接受到许多“家门不幸”“节哀顺便”之类的美好祝愿。


气得他又跟梅长苏打了起来。



梅长苏也很生气,不用想都知道这又是夏江干的好事,他肯定还是对自己怀恨在心。


于是梅长苏一封调遣通知,将夏江调去了水手服的故乡,日本。



还是常驻。




>>>END


【苏靖现代au】情愫暗生•番外

评论(8)

热度(120)

  1. 幽若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转载了此文字
  2. 幽若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