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朕与先生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

【苏靖现代au】情愫暗生•中

题文无关。

黑道少主苏x良民少爷琰

梅少主从来不吃污金丸因为他已经够污了。

景琰宝宝床头的迷之读物。

还不如小馄饨的鲸鱼哥哥很难过。

但是被污污的梅长苏骗走弟弟更心塞。

【苏靖现代au】情愫暗生•上





萧景琰一大早是被食物的香气叫醒的,鉴于自己还在跟哥哥生气,萧景琰偷偷摸摸地溜到了厨房门口,就看到萧景禹正从热气腾腾的锅里盛出一碗香气扑鼻的小馄饨。

皮薄馅大的馄饨被清透的汤汁浸满,萧景禹往上面撒着嫩绿的葱花。

萧景琰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

萧景禹对萧景琰偷偷摸过来的行为毫不意外,热情地招呼他:“起床啦,快去刷牙洗脸,来吃早餐了。”

面对自己小馄饨地猛烈攻势,萧景琰犹豫的一秒钟,就决定看在美食的面子上,原谅哥哥了。

兄弟俩坐在餐桌边吃着早餐,萧景禹看着弟弟埋头苦吃的样子,语重心长地开口:“景琰……”萧景琰咬着半个馄饨抬起头,表示“我在听。”

“外面的世界很危险的,你以后出门要小心,千万不要再捡一些奇怪的脏东西回来,知道了么?”

萧景琰眨了眨眼睛,还没来得及回答,餐厅的门口传来一声刻意地咳嗽。

萧景禹默默翻了个白眼,没在继续说了。

萧景琰倒是很高兴,把梅长苏拉到自己身边坐了:“你醒啦,身体怎么样?”

梅长苏有些受宠若惊,表示自己没什么大碍,顺便询问了一下自己的早餐在哪里。

萧景禹丢给他一袋还没拆封的土司片,梅长苏一边感叹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一边拆开包装啃了起来。

萧景琰从桌边摸过来两个罐子展示给他看:“要不要抹点酱?”

萧景琰把自己喜欢的榛子果酱靠近得恨不得贴到梅长苏脸上。

梅长苏看到那双黑亮的眼睛里闪着光,似乎在说“选我!选我!”不过看到瓶身上大大的“榛子”两个字,梅长苏还是偏头指了指另一罐:“谢谢,我要那种。”

萧景琰失望地放下榛子果酱,把草莓酱递给了梅长苏。

萧景禹又翻了个白眼:“混黑道的还那么多破事。”

谁知道萧景琰一听就来了兴致:“黑道?”他有些兴奋地拉着梅长苏的衣袖:“你是黑道?”

梅长苏被他突如其来的热情吓到,愣愣地点了点头。

萧景琰继续追问:“那你是黑道头头么?”

梅长苏想了想,点点头:“算是吧。”

萧景琰显得很激动:“那你们放高利贷么?”

梅长苏有些反应不过来,这跟黑道有必然的联系么?

萧景琰补充道:“就是那种三天不还就切一只手五天不还就卸一条腿的那种!”

梅长苏嘴角微微抽搐,心想高利贷也不是这样放的吧,他摇了摇头。

萧景琰换了个问题:“那你吸/毒么?”

直白的问题吓了梅长苏一条,偏偏问问题的人还一脸星星眼。梅长苏不自觉摸了摸自己英俊的脸,这张脸怎么看也不像吸/毒过的脸吧?

梅长苏又摇了摇头。

萧景琰看上去有些失望,但他不死心地又追问道:“那贩/毒呢?这个应该有吧!”

梅长苏感觉自己整张脸都有些抽筋,他顶着萧景琰期盼的目光,感觉自己否决他实在有些残忍,但是这也不是能随便承认的事情。

梅长苏又摇了摇头。

萧景琰失望地坐回椅子上,端起自己的汤碗一饮而尽,落魄地离开了。

留下梅长苏狠狠咬了口面包片,抬眼问对面似乎习以为常的萧景禹:“你弟对黑道有什么奇怪的误解么。”

萧景禹头也不抬,从口袋里摸出一本书,扔给了梅长苏:“你看看这个可能会有所了解。”

那是他昨晚偷偷从萧景琰房里摸出来准备丢掉的《黑道少爷的亲亲小娇妻》。

早餐过后梅长苏敲开了萧景琰的房门,看到他正靠着床坐在地板上黯然伤神,生无可恋的小模样让梅长苏挑唇一笑。

萧景琰看起来的确很失望,连梅长苏坐到他的身边他都没有理睬。

梅长苏问他:“你想知道我为什么被人追杀么?”

果然,萧景琰眼睛一亮,转过头来看他:“为什么?”

梅长苏稍稍向萧景琰靠近了一些,意味深长地开口:“你也知道,我是黑道头头,自然是危机四伏。”

萧景琰点点头,表示理解。

梅长苏又往萧景琰那边挪动了一些,继续说:“我还年轻,像家族里的老干部不服是很正常的,想着趁乱把我干掉,自然就可以独揽大权了。”

萧景琰想到床头的小说里有类似的情节,激动地又点点头,自己的人生终于跟小说接轨了!

梅长苏又靠近了萧景琰一点,两人的肩膀轻轻相贴,梅长苏继续道:“我们家族就有这样的一个二把手,他叫夏江。昨天他趁我一个人出门的时候设法伏击,幸好那里是小树林,路线繁琐,我弃车逃走,可还是中了一枪,又是暴雨天气,虽然他们无法追踪,我也体力不支,幸好遇到了你。”说到最后一句,梅长苏的手已经悄无声息地搭上了萧景琰的肩头。

萧景琰听得津津有味,完全没有在意一只图谋不轨的手正贴在自己身上,激动地摆了摆手:“没关系没关系这是我应该做的,我也经常扶老奶奶过马路呢。”

回忆了一下小说里的情节,萧景琰觉得梅长苏应该苟且偷生卧薪尝胆东山再起最终反败为胜大快人心。

梅长苏感慨了一下萧景琰难以言喻的修辞手法,将人揽过来,邪魅一笑:“你以为昨天到现在,我什么都没做么?”

萧景琰紧张地瞪大了眼睛,他第一次感觉到霸道的黑道少主离自己那么近,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地望着梅长苏,“然后呢?”三个大字写满了脸上,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正被人搂在怀里。

梅长苏霸气地说道:“昨夜我已经联系到我的亲随,夏江叛变的消息已经传遍道上,不过是困兽之斗,不日就能让我亲手解决掉他。”


云淡风轻,杀伐决断,于谈笑间取人性命。

萧景琰的星星眼都快要闪瞎梅长苏,天呐好帅!

梅长苏志得意满地美人在怀。若是黎刚和甄平知道少主拿家族机密去泡男人,白眼一定翻上了天。

但是梅长苏觉得很划算,低头就看到萧景琰激动的样子,不知道又在想象什么样的大场面。想到这里,梅长苏感觉内心柔软得很,不由自主地扣住萧景琰的后脑吻了上去,含住了软软的唇瓣。

萧景琰没有推开他,因为被吓到了。

梅长苏见没有被打,自然得寸进尺,舌尖探入萧景琰的口腔,舔过牙根勾起软舌搅动。

萧景琰哪里禁得住这样的亲吻,立马就被吻得晕晕乎乎,手也不自觉地抱住了梅长苏,感觉还很舒服。

最后的意识是这跟床头的书里写的一样。

被亲了一下的萧景琰整个人都幸福的冒泡,抱着梅长苏讲了一堆乱七八糟的黑道情缘。梅长苏听完,赞赏地点了点头。

然后把萧景琰床头的书全扔了。

但是萧景琰无所谓,因为比起小说,自己的生活不是更精彩么?

当晚他就上网买了一堆东西,还特地挑了同城,第二天一早就到了。梅长苏今天出门去了,说是晚上回来。萧景禹对此嗤之以鼻,他还沉浸在弟弟已经被这个混黑道的拐走了的悲愤中无法自拔。

萧景琰抱了头十个箱子上楼,一股脑地丢在房里,随手拆了一个。随即又有些犹豫,想着得找个人给自己参考参考。

于是当一根连着软胶的毛茸茸的猫尾巴举在萧景禹面前时,萧景禹一口水喷了萧景琰一脸。

萧景琰不满地抹了抹脸:“哥,你看这个可爱么?你说长苏会不会喜欢?”

可爱个屁!

萧景禹一把扯过尾巴团起来扔到垃圾桶里,痛心疾首地教导萧景琰:“这种幼稚的东西肯定不会喜欢的。”

萧景琰看着残留在自己手心的一点点软毛,本能得感觉到哥哥的怒火,识趣的没再问下去,“哦”了一声灰溜溜地回房去了。

梅长苏刚一回到家,就接到了萧景禹“不准乱来!不然明天你的尸体就会遍布五湖四海!”的警告,一头雾水地去找萧景琰了。

推开房门的时候梅长苏仿佛被电击中了,整个人僵在原地呈现出一种呆滞的状态,好一会才回过一丝神,转身把房门给反锁了。

房间里的灯关调得很暗,正对着房门的床上跪坐着萧景琰。

但那不是正常形态的萧景琰。

这个萧景琰穿着宽大的黑色外袍,长度看起来只道大腿根,他撅着屁股在床上摆弄着什么,若隐若现地样子感觉全身都是赤裸的。白嫩的手臂偶尔还从袍子里伸出来,拨弄一下头顶毛茸茸的猫耳朵,动作间可以听到铃铛的清脆响声。

梅长苏实在有些无从下手,只能先叫了一声:“景琰?”

萧景琰一回头看到他,赶忙从床上跳下来,梅长苏这才发现声音来源于萧景琰脖子上系着的一颗大铃铛。

萧景琰邀功似的在梅长苏年前转了个圈,期待的问他:“喜欢么?”

梅长苏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示面对穿着情趣套装的情人天真地问他喜不喜欢。

还好萧景琰并不准备等他回答,他拿着一张纸指给梅长苏看:“本来还有一根尾巴的,但是被哥哥扔掉了,不过我研究了半天也没看出来尾巴应该绑在哪里,你看。”

梅长苏瞟了一眼就了然。当然没地方给你绑啊!因为它是要cha到你的身体里啊!

不过为了在自己刚刚恋爱的恋人面前保持纯情,梅长苏赞同地点点头,表示这真是太奇怪了呢。

萧景琰看梅长苏冷静的样子,不像是下一秒就要扑上来的样子啊,这跟宣传单上写得不一样啊,难道……

“长苏你不喜欢这种类型么?”

“啊?”梅长苏污浊的内心激起各种波澜,一时没能理解萧景琰这句话的本意。

萧景琰若有所思,然后飞快的抱了几个盒子去了洗手间,还回头对梅长苏说:“你再等等。”

梅长苏坐在萧景琰的床上,看到上面散落了各种各样的小玩具,心想难怪萧景禹要杀了他呢。

不一会洗手间的门就打开了,梅长苏赶忙把手里的跳蛋扔出去,做出“这什么玩意啊”的表情。

萧景琰换了一身小白兔,白白的耳朵一跳一跳,身后还粘着一个小毛球。

“这个呢?”

没什么反应。

萧景琰又换了一身警服:“这个呢?”

又是一身护士服:“这个呢?”

……

……

萧景琰在梅长苏年前上演了一场情趣套装换装秀。

他以为梅长苏是不喜欢,却不知道梅长苏是在努力克制自己禽兽的一面。

为了让萧景琰消停点,梅长苏终于抱住萧景琰把他扔到了床上,萧景琰扯了扯身上的白大褂:“你喜欢这种?”

梅长苏低头亲了亲他:“我喜欢你。”

可是萧景琰有些失望,长苏的趣味还真是难以捉摸,看起来他不喜欢这种职场的,不过好在自己还留了一套清纯系,说不定那个长苏喜欢呢?

不过现在被梅长苏压在床上,萧景琰就先把这些抛诸脑后了。

梅长苏实在是不知道萧景琰都是从哪里折腾来这些的,不过看起来他是想要勾引自己,梅长苏也乐得顺水推舟。

为了维持自己正人君子的形象,梅长苏最终没有做到最后,不过还是让萧景琰缩在他的怀里红着脸喘息。

萧景琰感到小说还是和现实不太一样,在梅长苏手中萧景琰感觉自己都快不是自己了。但他还记得抱着梅长苏说:“明天我要给你一个惊喜。”

梅长苏含住他红润的唇,低声说:“好。”

第二天,梅长苏回家的时候,萧景禹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急躁地问他:“你把景琰弄到哪里去了!”

梅长苏也愣住了,他还满心期待萧景琰的惊喜呢,却没想到萧景琰到现在还没回来。

就在两人僵持之时,梅长苏的手机响了,接通电话梅长苏愣住了。

是夏江。

夏江声称梅长苏的小情人在自己手上。

梅长苏眼里瞬间染上阴狠,他按耐住情绪,要求夏江证明自己的说辞。

对方似乎犹豫了一下,然后给梅长苏的手机发了一张图片。

打开图片的时候梅长苏就知道夏江为什么犹豫了。

图片上一个穿着水手服和超短裙的身影侧卧在一张板上,对方还贴心地给他盖上了白花花的腿。

是萧景琰。

梅长苏感觉自己有些无力,同时也感觉到身边的萧景禹迸发出如深海般的杀意。

也不知道他是恨自己让景琰身处险境,还是因为景琰为自己穿了裙子。



>>>TBC

【苏靖现代au】情愫暗生•下

【苏靖现代au】情愫暗生•番外


评论(15)

热度(133)

  1. 幽若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