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朕与先生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

【苏靖现代au】情愫暗生•上

题文无关。

换个题目就是霸道长苏俏景琰。

黑道少主苏x良民少爷琰

萧•弟控总裁•景•梅长苏与狗不得接近•禹

景琰宝宝才不蠢他只是比较单纯善良。

白道大少爷vs黑道小王子

宿命的对决。




暴雨在黑夜里显得尤其可怕,尤其是对于身处车内的人。

高速上空空荡荡,萧景琰捏着刚拿到手的驾照,驾着车在高速上缓缓爬行。这个速度若是在平日,定会被交警拦下看,罪名是速度过慢阻碍交通。

其实萧景琰一点也不想把车开到这种鬼地方的。他只是想开车去买个甜点,再顺路去哥哥的公司和他一起分享。可是这车开着开着就到了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偏偏还下起了大雨。

甜点早就被萧景琰自己吃掉了,因为他实在是害怕,手机似乎没电关机了。

萧景琰紧张地吞了口口水。

月黑风高,漂泊大雨,高速公路上的孤身一人。

就差一个突然出现的白衣女子被他撞飞,就可以开启一段恐怖故事了。

想到这里,萧景琰的车速又慢了些。

突然从路边冲出来一个白色的身影在车窗前一闪而过,就消失了。

萧景琰吓得猛踩刹车,好在他的速度也不比鳖爬快一点,车子在原地就停下了。

坐在车子里的萧景琰冷汗直流,生怕下一秒就有一个没有头的女鬼从他的空调里钻出来。

他晃了晃脑子,把昨晚看的《把我的头还给我》努力忘记,然后仔细地复习了一遍《亲亲我的黑道少主》,才鼓起勇气打开车门。

车外还在下着雨,萧景琰摸出一把黑色的大伞撑开,小心翼翼的往车前走去。

并不是什么女鬼。

车灯照亮的正前方,一个身着浅色西装的男人倒在地上。

萧景琰惊恐地看看了自己停在十米之外的车,心想应该不是我撞得吧?

男人倒在雨中,衣角居然隐隐透出红色。

萧景琰赶忙把人翻过来,那人的腹部似乎有伤口,正在缓缓流出鲜红的液体。

看起来是个人。

萧景琰中午松了口气,这才去看男人的脸。

那人面色苍白,眉头紧皱,长的还挺好看。

萧景琰想着这大半夜的,把人家一个人丢在路上恐怕也不太好,毕竟也不是所有人都像自己这样安全驾驶。要是一辆车碾过去,那就真变成了索命鬼了。

连拖带拽把人拎上了副驾驶,自己坐回车内开了暖风,拿了干毛巾给那人擦水。

感觉身体慢慢回温,梅长苏动了动僵硬的手指,触碰到腹部的枪伤口,疼得咧了咧嘴。



一张带着香味的柔软织物直接蒙上了自己的脸,对方用跟擦地板差不多的手法将梅长苏自诩英俊的脸揉地生疼,又转而去折磨他湿透的头发。

梅长苏心里一紧,忍着痛去摸腰间的枪。

萧景琰弄湿了三条毛巾才勉强把那人湿漉漉的脑袋擦干,刚拿下毛巾就看到男人睁着一双阴冷的眼睛盯着他。

“你醒啦!”萧景琰很高兴,感觉自己做了一件好事。

可是他突然僵住了,一支冰冷的枪口抵在了萧景琰的腹部,对方声音低沉:“你是什么人!”

萧景琰吓得说不出话来,对方似乎愈发感觉他的可疑,枪口又朝自己动了动。

萧景琰直接缩到自己的椅背上,抱住脑袋哭喊:“太君不要杀我我是良民嘤嘤嘤……”

梅长苏眉梢微微抽搐,看来不是追兵,但是这反应也太大了。

看到那个年轻男孩吓得快要哭出来,梅长苏只好收回枪,想伸手去安抚一下他,可是他的手还没碰到男孩,他就又跳起来,几乎要翻过椅背滚到后排去,

嘴里还不停的哭着:“啊啊啊不要杀我我不想死我还没吃晚饭呢最后让我吃一颗榛子酥您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吧我真的不是共产党……”

这都什么跟什么。

梅长苏想让他安静点,就骗他:“这是假的。”

可是对方沉浸在自己的哭喊中根本没听见,梅长苏只能提高了音量,大声说:“这是假枪!”

萧景琰被他吼得猛地停住,眼泪还在眼眶里打转。

两个人在狭小的空间里迷之对视。

半晌,梅长苏因为动作太大扯到伤口,疼得蜷缩起来。萧景琰这才反应过来对方是个伤者,赶忙去关心一下伤患,低头小心翼翼地问:“你没事吧?”

梅长苏听着对方带着鼻音的关切,怎么也不能把他跟刚才那个神经兮兮的形象重合。但是自己的枪伤太过显眼,他还没想好怎么跟这个男孩解释。

但是萧景琰已经想好了,他坐下来小声问梅长苏:“你是不是在被追杀?”

那语气像极了地下党接头。

梅长苏一愣,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点头。

萧景琰看着对方纠结的眼神,瞬间了然,拍了拍他的肩头,仰起头说:“放心!我来保护你!”可他忽然又垂下了头,“可是……”

“什么?”梅长苏不自觉地追问。

萧景琰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迷路了。”

梅长苏翻了个小小的白眼,就说这种地方怎么会有一辆车,感情是自己瞎摸进来的。

梅长苏调整了一下姿势,无奈地充当了车载人工导航。

萧景琰紧张地听着梅长苏的指挥开车,生怕他把自己送进什么不得了的地方。

当看到市区熟悉的建筑时,萧景琰才终于松了口气,他觉得梅长苏一定是上帝派来为他指路的。

想着梅长苏既然被人追杀自然不敢明目张胆地去医院,萧景琰热情地建议“要不要来我家?”

梅长苏想着此时自己也无处可去,这个小笨蛋看起来还挺有钱的样子,就同意了。

回家的路萧景琰还是记得很清楚,当梅长苏看到萧景琰驶入了一片别墅群,才发现这个小笨蛋真的很有钱。

萧景琰把车停到车库,抚着梅长苏到玄关敲门。

不一会一个侍者打扮的老人就打开了门,看到是萧景琰就关切的拉住他的手:“我的小少爷啊,你跑到哪里去了这么久不回来?”

萧景琰尴尬地笑了笑:“呵呵呵,就……出去逛了逛,”然后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对了,大哥回来了么?”

老人摇摇头:“大少爷今晚加班,要迟点才能回来。”

闻言萧景琰狠狠松了口气,跟老人交代:“我有朋友来跟我玩,您可别告诉大哥啊。”

老人点点头,萧景琰扶着梅长苏拐进了二楼自己的房间。

刚刚站着的门口留下一摊浅浅的红色,老人若有所思。


萧景琰把梅长苏带进房间,想着人家一身湿漉漉的对身体肯定不好,就让他去浴室自己收拾一下。

梅长苏一边哀叹自己的悲惨境遇,一边捂着伤口悠悠晃进了浴室小心翼翼的打理自己。过了一会,浴室门开了个小缝,萧景琰递进来一套睡衣:“这是我新买的还没穿过,你先用吧。”

梅长苏接过放了一边。

等好不容易洗好了,梅长苏拿毛巾捂着伤口,展开睡衣,满脸的难以言喻。

这是一套可以用“可爱”来形容的男士睡衣。

梅长苏只能无奈的套上了。

推门出来就看到萧景琰背对着他跪在床上摆弄什么。

听见梅长苏出来了,萧景琰站起身来给他看。床上铺满了各种各样的绷带和止血药物:“看看你喜欢哪一种?”

梅长苏感觉自己已经习惯了萧景琰的性格,居然还觉得有点可爱?他赶紧晃了晃脑袋,把这种奇怪的思想排除。

梅长苏坐下来露出伤口,随手拿了一盒药,萧景琰先拿了酒精来消毒。

棉花浸满了酒精,只是轻轻碰到伤口就让梅长苏疼得抽搐。

“啊……你轻点。”

“哦……我会小心。”


萧景禹一回家就听管家说萧景琰带了个很可疑的男人回来,担心自家弟弟又被人骗,萧景禹蹑手蹑脚地趴倒萧景琰的房门上偷听,谁知道一下就听到了这引人遐想的台词,萧景禹吓得直接破门而入。

房里的两个人呈现出一种被捉奸在床的模样。

萧景琰赶忙从梅长苏的小腹上直起身子,担心被哥哥骂一顿。

但是情况跟他想的不太一样。

萧景禹和梅长苏紧盯着对方,震惊和愤怒的表情好像刚知道自己吃了一把苍蝇。

“萧景禹!”

“梅长苏!”

两人愤怒的吼出对方的名字,不过梅长苏因为失血有些中气不足。

萧景琰给他顺了顺气,有些心虚得干笑:“好巧啊你们都认识啊哈哈哈……”

岂止是认识,萧景禹和梅长苏从数十年前就是势不两立。

萧景禹十八岁接管家族企业,步入国际前列,是年轻企业家中的翘楚。

梅长苏十八岁统领家族事业,出手果决狠辣,是黑帮人人畏惧的少主。

两人长年互看不顺眼。

梅长苏不屑萧景禹的道貌岸然斯文败类。

萧景禹不满梅长苏的为非作歹暴力至上。

可是如今的场景却让两人都有些猝不及防,萧景禹一把扯过萧景琰挡在身后,愤怒地对着梅长苏:“你对我弟做了什么!”

梅长苏显得很惊讶:“这是你弟?”

萧景禹也不理他,回身把萧景琰从头到脚检查了遍,看到穿戴整齐才放下心来。

梅长苏放下睡衣遮住刚刚绑好的绷带,走到萧景禹面前:“你这是把我当变态啊。”

萧景禹刚想反驳,就看到梅长苏一身幼稚的睡衣打扮,忍不住笑出声来:“哈哈哈哈哈你怎么穿得跟个智障似的。”

梅长苏微微挑眉,也不恼怒,只悠悠说了句:“这是你弟的。”

萧景禹的表情僵在脸上,一格一格的转动过去,就看到萧景琰红着眼睛瞪着自己。

“景琰啊……”萧景禹尴尬得讨好弟弟。

“哼!”萧景琰扭开头不理睬。

梅长苏不禁笑出了声。

萧景琰不再理睬两人,自己跑上床把自己缩进被子里。

梅长苏的目光追随萧景琰过去然后转回来,他靠近萧景禹的耳边:“没想到你还有个这么蠢的弟弟啊,”无视萧景禹钢刀一般的视线,梅长苏又抬手摸了摸下巴,“不过还挺可爱。”

这次萧景禹的杀气若是实体化,能将梅长苏大卸八块。



>>>TBC

【苏靖现代au】情愫暗生•中

【苏靖现代au】情愫暗生•下

【苏靖现代au】情愫暗生•番外

评论(19)

热度(165)

  1. 幽若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