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朕与先生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

【苏靖两周年】【联图文】【苏靖/殊琰】水月镜花

一个苏先生回魂到殊琰时期的故事

只有景琰能看到是因为爱情并不是因为不好写

有幸和 @wind 太太合作图文

太太正在最后修图请稍等一下下哟(ง •̀_•́)ง













纤细的睫毛投下浅浅的阴影,明媚的光投在脸上,温暖却不燥热,该是个出游的好天气。

苍白的手指轻微的动作,似乎碰到的刚刚发芽的小草,手背痒痒的。

鼻尖充盈着泥土淡淡的清香,让被北境的冰雪冻结的心肺都重新鲜活起来。



梅长苏张开眼睛,明亮的光透过嫩绿的枝丫落在草地上,也投进梅长苏的眼里。

还没能适应光亮的梅长苏本能地抬起手背挡在眼前,眼中是细瘦的骨结和明晰的经脉。


梅长苏还记得自己倒在冰雪上的时候,天空也是这样的明亮,却触不到些许温度,他看见蔺晨朝自己冲过来,也看见蒙挚睁大了眼睛砍下面前的头颅。

身体冷的感觉不到冰雪的寒意,最后的最后他好像看见了萧景琰在哭。

这里大概是天堂了吧。







脚步落在春天的草地上发出“簌簌”的声响,梅长苏从冰冷的回忆里挣脱,率先闯入视线的是玄色的靴子和火红的衣摆。

梅长苏撑起上半身,目光像是不忍跳跃地缓缓向上,透亮的绿色玉坠还没有摔碎,挂在那人的身上发出盈盈的光晕。

少年逆着光,影子落在梅长苏的身上,让他可以抬起头来好好看看对方。那双更显稚嫩的脸上满是好奇的神色,鹿一样的瞳仁里盛满了梅长苏的样子。梅长苏微微启唇,却发不出声音。

“你是什么人?”少年趁着膝盖俯下身子侧着脑袋看他,长发从肩头滑落。

连声音都透出鲜活的气息。

梅长苏感到自己的胸腔里有东西苏醒过来,努力地、拼命地跳动着。





“你为什么哭了,哪里痛吗?”

“我......”梅长苏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有些迟疑地愣在原地。

“嗯?”少年像是某种毛茸茸的小动物一样歪了歪脑袋,耐心地等着对方开口。

饶是梅长苏麒麟才子智计无双,也有些措手不及,本该留在梅岭的肉体被蔺晨带回了金陵,飘飘荡荡的灵魂却回到了十三年前的靖王府,面对彼时鲜衣怒马的少年,梅长苏的脑中浮现出萧景琰一身玄裳的模样,漫天谎言突然就说不出口了。


“我来自很久以后的未来。”脱口而出的瞬间梅长苏就后悔了,他怕被萧景琰当做江湖骗子赶出门去。

气氛突然之间有些尴尬,两人默默地对视了几秒钟,萧景琰“噗嗤”笑出声来。

少年笑起来很好看,阳光投在他的皮肤上显得透白,嘴角上扬勾出明媚的弧度,多年未见的酒窝还乖乖地落在两颊,梅长苏有些呆愣,他突然想要好好地逗一逗十八岁的萧景琰。


“你叫萧景琰,是不是。”

少年的笑容凝固在脸上,月牙一样的眼睛登时变成了满月。

梅长苏盘起腿,云淡风轻地拍了拍并没有沾灰的衣襟,继续说道:“我还知道这块玉佩是个叫林殊的小子送你的。”

少年的手指勾上玉佩,局促地挡住了一闪而过的羞涩 ,梅长苏嘴角浅浅的笑意更让萧景琰红了脸。

为了转移话题少年反问梅长苏:“你说你来自未来,那我大梁在未来是何光景?”

梅长苏的指尖颤抖了一下,嘴角的笑容有些僵硬,他望着少年微微发红的脸颊和揉着光的眼睛,最终呼出一口气,轻声回应:“会有一位很好的皇帝。


萧景琰直起身子撇撇嘴,大概是一种“我就知道”或者是“谁都会这么说这也不能证明什么吧”之类的心情。





萧景琰真的相信梅长苏不是常人是因为他看到梅长苏飘起来然后穿过了墙壁。

萧景琰并不高兴的原因是因为当时他正在沐浴,一位客人居然就悠悠地从墙壁上显出身形。




“你!”萧景琰又气又羞,鼓着嘴不去看梅长苏。

少年纤细的腰身和分明的肩胛被雪白的里衣挡住,单薄的身体还没有留下过一道伤痕,一闪而过的颈侧却掠过鲜红的印记。


“便宜那个小子了。”

梅长苏的眉梢轻轻跳动,没来由得有些吃味,细细想来有总觉得莫名其妙。



“景琰!”

还没等梅长苏思考出个所以然来,一声称得上欢快的喊声就闯进了靖王府中。

萧景琰随手扯上腰带,望着自己屋里的男人,本能的有些心虚。欢快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萧景琰一把揪起梅长苏关进了实木雕花的大衣柜里,速度之快让梅长苏那句“他看不见我”都没说的出口。


月光落在身着银袍的少年身上,轻快地脚步像是熟门熟路的小狼走在回家的路上。

“景琰!母亲今天进宫带了好多东西,静姨做的榛子酥我全给你带来了。”

“啊啊......真、真的吗?”林殊推门而入的时候萧景琰正在关衣柜的门,转过身来的姿态还十分凌乱,好在林殊并没有注意到,他的一双眼睛在进门的时候就落在衣摆没有遮挡的小腿上。

“你还特地跑过来,都这么晚了。”萧景琰接过林殊手里的食盒放在一旁的桌子上,掀开盒盖就能嗅到榛子的香气,萧景琰拈起一颗丢进嘴里,在口中散出甜甜的味道。


林殊跟到萧景琰的身后,双手绕过少年被束起的腰身,胸腔贴合后背,将毛茸茸的脑袋搁在肩头蹭了蹭。

“因为我想你了嘛。”林殊将手臂瘦的更紧,呼吸砸在萧景琰裸露的肩颈,带起浅浅的暖意。

林殊嗅着沐浴过后的淡淡香味和尚且湿润的后颈,禁不住覆上唇瓣亲吻。

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本就精神紧绷的萧景琰发出了小小的惊呼,下意识地想要挣脱,林殊却预料到了一般讲萧景琰搂紧,得寸进尺地伸出舌尖轻轻甜舐。

“小、啊......小殊别闹,嗯......”

“景琰......”林殊含糊不清地唤着萧景琰的名字,更是肆无忌惮地在后颈留下齿痕。


萧景琰的脸涨得通红,不单单是因为林殊,只要想到半米开外的衣柜里蹲着一个男人,想到这般场景如此叹息都被旁人听得一清二楚,就觉得羞耻得不行。

于是萧景琰赶忙挣脱了林殊,却让林殊有些摸不着头脑。


“怎么了?”对上林殊疑惑的视线,很没底气地移开了目光。

“没什么。”

“景琰,你不专心。”

林殊瞧着萧景琰微红的脸和拢上衣襟的动作,委屈地仿佛是被遗弃的小狗。

“你是不是嫌弃我了。”萧景琰几乎看到林殊头顶耷拉下去的耳朵。

“我不是、哎,你别乱想。”萧景琰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手足无措地去安抚林殊还抽空瞥了一眼衣柜里的罪魁祸首。

这一看让林殊的尾巴都要竖起来了,气地脸都鼓鼓的:“你是不是喜欢别人了!你还把他带回来了?是不是藏在衣柜里?你怎么能让我以外的人藏在你的屋里?”


萧景琰被林殊说得摸不着头脑,眼看着林殊直直冲着衣柜就过去了,萧景琰吓了一跳赶忙去拉林殊:“小殊你在说什么?!”




却晚了一步,林殊拉着把手“哗啦”拉开了门,掀起的气流勾着梅长苏的发梢掠过林殊的脸侧,两双眼睛在不足一尺的距离对视了数秒,梅长苏还扬起一个善意的笑容,萧景琰几乎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萧景琰的大脑飞速运行,口里却说不出一句话,他看着林殊的背影,甚至想要把梅长苏丢出院子的冲动。

梅长苏率先站起了身子,掸了掸被折起的衣角,越过林殊朝萧景琰挥了挥手:“你放心,他看不见我。”

萧景琰这才松了口气,放松之余不禁疑惑为什么林殊没有反应了,于是小心地去拉林殊的衣袖。

“小......小殊?”





其实林殊没有动的原因非常简单,因为实在是太尴尬了。

十七岁的少年,情绪来的也快去的也快,一瞬间林殊觉得自己好像是一个疑神疑鬼的怨妇一样,说不定真的让景琰讨厌了?


林殊心里一慌,决定先发制人,于是飞快地转身一把抱住萧景琰,扑过去大哭:“景琰对不起!呜呜呜都是我的错你不要抛弃我啊是我不好呜呜呜......”

梅长苏发誓他看见一条尾巴摇得飞快,一想到这是自己,不禁捂脸叹了口气。


萧景琰被林殊突然抱了满怀,听着林殊声泪俱下的哭诉,颇有些好笑的拍了拍他的后背:“没什么啦你不要一直哭啊。”

“那景琰亲我一下吧。”林殊猛地抬起头,一双眼里亮晶晶的。

“哎?”


萧景琰头一回被林殊看着红了脸,连耳朵都是热乎乎的。

梅长苏这回自觉地转过身去,萧景琰这才鼓足了勇气在林殊的唇边落下一个轻轻地吻。

林殊初识情爱,哪肯这样放开萧景琰,就着这个蜻蜓点水的吻,林殊扣住萧景琰的后脑,大胆地探进了舌尖。

“唔......”萧景琰是想要拒绝的,到头来却被林殊亲得晕头转向。


梅长苏突然觉得自己格外得多余,不禁思念起独属于他的那个萧景琰,于是他决定飘出屋子透透气。

开始有些透明的身体迎面往墙体走去,半个身子消失在房间里,梅长苏缺项撞到了什么似的捂住了头,视野变得昏暗,耳边还传来嘈杂的声音。




“啊!好疼,撞到桌子了......”

“景琰你没事吧!”

......

......

......











身体逐渐变得沉重,最后连眼睛都不想睁开,年少的话语渐行渐远,梅长苏觉得自己正在缓缓地下沉,那里黑暗却并不寒冷。

疲惫感越来越强,却格外的让人安心,比起刚才虚幻的感觉要真实得多。

方才的嘈杂褪去,趋于宁静的空间里回荡着浅浅的呼吸声。



仅仅是挪动指尖这样的动作就好像用尽了力气,平滑的指尖蹭过那人柔软的掌心,让他发出轻微的哼声。

梅长苏努力地张开眼睛,单薄的眼皮沉重得仿佛是压上了数十年的光阴。

投入眼中的没有强烈的光,只有烛火散出单薄柔和的温度,连梅长苏苍白的手背都覆上了暖黄的色彩。

梅长苏侧了脑袋,床边的矮桌上散落着几个瓷碗,碗底还残留着药渣,梅长苏突然感觉嘴里苦苦的。



滚珠鎏金的帝冕可怜兮兮地躺在地上,本该精心束起的长发也因为无人整理,披散在床边,他的手握着梅长苏的手,骨骼分明的手更是细瘦。

梅长苏费力地去看他倚在床边的脸,看得出来他睡得并不好,眼睛下方大片的青色,在睡梦中也是紧皱着眉头。

梅长苏想要抬起手去抚平他的眉间,细微动作惊扰了那人并不安稳的睡眠,萧景琰的喉间滚出低哑的叹息,他半梦半醒中揉了揉眼睛直起身子,梅长苏黝黑的瞳仁在烛光里摇曳,一时间如同梦境。

那双滚圆的鹿眼一瞬不瞬地望着他,用那个少年看过他的眼睛。




“我回来了。”

唯一的区别是这次先开口的人是梅长苏。



那双眼睛眨了眨,终于滚出大颗的泪珠,砸在梅长苏的手背上,溅起小小的水花。

梅长苏拥住扑过来的人,那具身体褪去了年少的青涩柔软,却还是温暖得让人想要紧紧抱住。



“你终于回来了。”

微凉的液体从颈窝向下,流过了心脏跳动的地方。







好在他依旧在笑着。

>>>END

评论(16)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