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朕与先生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

【苏靖现代au】救赎—章四

梅长苏x萧景琰









那天之后梅长苏许久没有来过,萧景琰本该是松了一口气的。

直到他看到了那篇报道。

那两个人交握的双手无时无刻不在萧景琰的脑海里浮现。

“梅长苏......”萧景琰轻轻念着梅长苏的名字,手指无意识地在桌面轻轻敲击。
或许他应该试着接近他。




“你在想什么?”冰块撞击玻璃发出清脆的声音,对方趁虚而入越过了安全距离,昏黄的灯光下投出暧昧的气息。
萧景琰吓了一跳,抬起头来就对上梅长苏的瞳仁,有些移不开视线。

“苏先生您要喝点什......”话语在看到梅长苏手中的酒杯之后消音,有些尴尬地侧开视线。

梅长苏坐在吧台边,手肘撑着桌面盯着萧景琰许久,轻笑出声:“怎么,看到我就心神不宁了么?”
萧景琰瞥了他一眼,意外的没有反驳。

“你来这里做什么。”
萧景琰似乎不该这么问他,但是梅长苏却似乎十分受用:“我应该说过我是要追求你的。”

“我也记得我应该说过我有男朋友了。”萧景琰低垂的眼眸,灯光打下大片的阴影看不清神色。

“当然,你说的话我都记得。”梅长苏侧身倚靠在吧台,半个身子搭上台面,刻意放低的声音涌动某种情绪,“我也记得你说过男朋友换得很勤的,是不是考虑可以换成我了?”

“或者,”过近的的距离连呼吸都快要交替,“你愿意和我一起偷情?”

萧景琰终于抬起头,嘴角勾起浅浅的弧度:“那要看看你值不值得了。”

梅长苏缓缓凑近,萧景琰没有闪避,微凉的唇印在脸颊,带着淡淡的酒香。
“我就当做你是答应了。”

这副对话漏洞百出,即便设身处地也能感觉到浓浓的违和感,只是身处其中的人带着各自的目的,让他们刻意却随性地走到这一步。

“我送你回去吧。”
萧景琰轻轻挣开梅长苏搭上肩头的手:“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


梅长苏朝萧景琰挥手告别,转身之后却是两张截然不同的脸。

萧景琰收敛笑容,目光直直盯着梅长苏的背影,好似在下定某种决心。
梅长苏却是笑意更甚,似乎是望着螳螂的那只黄雀,信步绕过夜晚的车流,敲开黑色宝马的车门,车主正缩在驾驶座上哭着数罚单,见到罪魁祸首气得大声质问:“梅长苏!这就是你说的二十分钟?”

“情况有变,当然要随机应变。”

梅长苏脱下西装外套搭在手上,靠座进副驾驶,朝蔺晨使了个眼色:“开车吧。”

蔺晨听着对方大爷一样的语气感觉很不满意,于是扔下方向盘:“真当我是司机么。”

梅长苏悠悠地理了理衬衣领口,语气随意地说道:“交警来了。”

蔺晨一脚踩住油门混进了滚滚车流。


“你这么久才出来,该不会已经追到手了吧。”发现并没有交警这件事的蔺晨松了口气,继而开始燃烧八卦之魂。

梅长苏直视着一盏盏忽闪而过的路灯,心情似乎不错:“你有情我有意,进展自然快了。”

“得了吧。”蔺晨对此嗤之以鼻。


“各取所求罢了,他有他的目的,我自然也有我的。”梅长苏倚靠贴合的椅背上,噙着浅浅的笑。

蔺晨勾起戏谑的笑容,抽空拍了拍梅长苏的肩头:“你的可比他的下作多了。”






“你最近很忙?”萧景琰动作流畅地将浅蓝色的液体倒进酒杯里,还贴心的插上一把小伞,动作太过熟练所以他不用太过注意酒杯,大半的目光落在吧台对面的男人身上。

手表上的分针静静划过12的指数,手腕上的经脉在皮革表带的束缚下轻微的收缩,梅长苏端过酒杯轻抿一口,压下溢出唇边的笑。

“是啊,竞标的事情有些棘手,早知道就不跟他们抢了。”梅长苏轻叹了一口气,似乎很是后悔的样子,些微低垂的眼角却掩不住想要上扬的意味,“景琰知道么?”

萧景琰手指微顿,依旧是淡淡的笑着:“你们内部机密我怎么会知道。”

“哪还是什么机密,媒体上都炸锅了,这次想撤也撤不了了啊。”冰凉的酒液滚过喉间,酒精在身体里蒸出滚热的温度。

“是么,我不太关注这个。”萧景琰看上去兴致缺缺,给梅长苏端了小甜品,“尝尝这个。”

微苦的粉质裹着滑嫩的布丁,入口扩散出淡淡的甜味,连心情都变好了。





梅长苏的心情确实很好,不仅因为竞标事情意外的顺利。

“金陵那边暂时拿不巨额的资金参与竞标,本想靠着那位大靠山逼退大多数竞争对手,谁承想被你打乱了计划。”蔺晨抖着手里的方案书,心情很是愉悦。

“这是他们惯用的手段了,以最小的成本换取最大的利益,其实也只是个空壳子而已,他不敢拿资金跟我抢,即使那对他来说只是个数字。”梅长苏欣赏了一番竞标成功的文件,自己的名字用正楷字印在上面,浓重的黑色油墨散发出某种大快人心的气味。

“没错,他就算有钱也不能这么明目张胆地拿出来,谁让那位是个清廉的政治家呢。”


“清廉啊......”





“哎哎哎,那他呢?”蔺晨突然又来了精神,扭着旋转椅排梅长苏的大腿。

冷漠诡异的笑容如冰雪般轻柔的消散,取而代之的是连眼角都上扬的愉悦:“自然是欲拒还迎想方设法接近我啦,如果不是事先知道我还真的被景琰骗过去了。”

“这说明他经验丰富啊。”蔺晨躺回椅子上凉凉地说道。









“你少说两句会死啊。”



>>>TBC

评论(10)

热度(117)

  1. 结发受长生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