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朕与先生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

【苏靖现代au】救赎—章三

梅长苏x萧景琰




敞亮的落地窗迎进大片的光亮,宽大的办公桌上散落了许多文件,抬头多数标有“琅琊”二字。


真皮座椅的主人看起来很不爱惜它,随意地瘫坐在椅子上,一双长腿踩着铮亮的皮鞋直接搭上桌面,他的腿上放着一台笔电,修长的手指左右滑动,不时吹上一声口哨。



电脑桌面叠加了许多照片,从拍摄角度来看应该是偷拍,似乎是为了不让被拍的人察觉,总是拍到大片的空白或是阴影。

绝大多数的照片模糊不清,但是可以清楚地辨认出每一张都有同一个人。


“这个是新兴企业家的儿子,这不是警备司的王主任么,这人好眼熟叫什么来着......哦哦哦是那个合资企业的执行总监,”蔺晨摸着下巴赞叹,每说一句梅长苏的脸就黑几分,“哎哎哎这不是议会的人吗,你的小情儿很有本事嘛。”

“够了!”梅长苏暴躁地打断蔺晨的津津乐道,鞋底落在柔软的地毯上发出让人焦躁的不安感。



“好好好我不说了,”蔺晨双手离开键盘朝梅长苏举起,脸上却收起调笑的神色,认真的问道,“你确定这个人真的是你要找的人?跟你描述的也差太多了吧,他看起来哪里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少爷,倒像是......”

接下去的话在梅长苏直射过来的冰冷视线里消音。


蔺晨叹了口气,老妈子一样拍了拍梅长苏的肩头:“我也是为了你好,你想想啊,世事变迁人心不古,人嘛,总是会变的,更何况,他的名字早就见不得光了。”

“我知道!我知道的......”梅长苏轻轻阖上双眼,浮现出萧景琰看他的眼神,警惕,不安,猜测,唯独没有光。



“再让我看看。”梅长苏一把夺过蔺晨腿上的笔电,紧盯着模糊或清楚地照片,一张一张地翻阅。





萧景琰一觉睡醒的时候已经是中午,胃里饿的难受,他坐起来靠在床头,阳光从窗户投进来让空气里细小的尘埃无所遁形。

狭小的空间里算得上整洁,却也空旷得不像是家。



床头柜上摆放了一张照片,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岁。
半大的少年抱着大他八岁的哥哥,雪白的大狗趴在小主人的脚边享受阳光,却被一个讨厌的小子揪住了尾巴,委屈得想要逃跑,四位长辈望着年轻的孩子,眼里满是喜悦。

照片定格的那个瞬间阳光很好,在少年透亮的眼里印出明亮的光。


那是萧景琰的眼里没有的东西。




萧景琰推开窗户,三楼的高度正好电线杆上束满了杂乱的电线,本就狭窄的过道横停着几辆私家车,空隙里挤着小摊小贩,路过的人停下来买点东西,道路就变得拥挤一些。

萧景琰下楼买了一碗馄饨,热乎乎的清汤浸润了大颗大颗的馄饨,冒出带着香味的热气。

温暖的食物舒缓了胃疼,萧景琰轻轻呼出一口气,斜倚着椅背瞥见床头的照片,玻璃隔板逆着光,看不清容貌。



窗外有些嘈杂的声音断断续续,萧景琰靠在椅子上,手臂遮挡了直射的阳光,缓缓流淌的时间难得地有些闲适。

电脑自动推送每天的最新消息,民生科技军事政治无一不差。

萧景琰随意的移动鼠标准备关闭弹窗,其中滚动的大标题却让他停下来动作。

“年轻总裁与老牌财团公开竞标火药味十足?江左VS金陵”

大写标黑的字体置顶,的确是足够惹人注目的内容。

江左作为快速崛起的年轻力量,依靠着琅琊的大力支持,劲头无人能及;而金陵财阀作为与琅琊齐名的老派财阀,走的却是截然不同的道路。

琅琊重商,企业吸收年轻血液更新换代,靠着信息化的速度和范围飞速滋长站稳脚跟,金陵却从政,牵扯了政治的大型财阀比普通企业要神秘的多,也难以抗衡得多。


多年来两位霸主几乎从未有过交集,如今琅琊一手带起的江左集团却突然染指了金陵势在必得一个大项目,动作之大竟引得金陵的总经理亲自上门拜访。

梅长苏亲自接待,没有人知道两人在会议室里谈了什么,媒体抓拍到两人会谈过后笑着握手,只差在脸上写着虚假二字了。


萧景琰盯着两人握手的照片,瞳孔里满是那个男人虚伪到令人作呕的笑容。


视线偏离,萧景琰看着浅浅勾起嘴角的梅长苏,觉得跟他见过的男人有些不一样的感觉。



>>>TBC






虽然短小,也算是日更了。

啊啊啊好多评论好开森!!!谢谢大家!!!

评论(13)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