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朕与先生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

【苏靖现代au】救赎 -章二

梅长苏x萧景琰

不剧透写着好过瘾。

剔透的冰融在浅褐色的酒中,轻轻碰撞杯壁发出清脆的声响。

萧景琰的目光落在白色衬衣袖口的黑色袖扣上,昏暗的灯光里袖扣的表面波澜不惊,让他愈发捉摸不透。

眼前的男人已经连续一周出现在同一个位置,点同一杯酒,甚至每天固定要四块免费的冰。

他就这样坐在那里,撑着下颌不知在想什么,偶尔亮起手机屏幕发送几条信息,一直坐到最热闹的凌晨,萧景琰忙完一圈回来却发现他已经走了。

玻璃酒杯周边凝结细小的水珠,摸起来还是凉的。



萧景琰的目光无意识的上移,却碰上更是漆黑的一双瞳孔。

他们对视过好多次,每一次都客气疏离的交错。
可是这一次萧景琰不禁停下了目光,因为对方也专注地看着他。

萧景琰看到对方的唇角轻轻扬起,开合间吐露的音符却被嘈杂的声音冲散。

你说什么?

萧景琰撑着冰凉的大理石台面,稍稍俯身想要听清楚他说的话。
过近的距离让萧景琰没能看见对方眼角眉梢的笑意。

“我叫梅长苏,你呢?”

刻意压低的声音没有被过多的空气阻隔,震动直接贴近耳膜让人不禁战栗。

萧景琰有一瞬间的恍惚,而后重新恢复到平静。
他从桌面下方的盒子里摸出一把工牌,随手拿了一个别在胸口,朝着梅长苏点头示意。

“Tony?”梅长苏借着灯光瞧见工牌上的英文。
“是我。”萧景琰微微颔首,职业而疏离的笑道。

梅长苏也不恼,端起酒杯浅酌一口,再没说什么。

待萧景琰的注意力再回到这里,梅长苏已经走了,冰块浮在酒问表面,悠悠地打着转。


萧景琰下班的时候店里还是热闹非凡,侧门打开再关闭,猛然陷入静谧的夜,仿佛隔绝了两个世界。

“景琰哥,这个你带着,记得要吃掉!”列战英匆匆塞给萧景琰一个便当盒,就忙不迭地回到了工作中。


萧景琰借着闪烁不定的路灯,瞧见玻璃碗里颇为丰富的菜色。
萧景琰总是不吃晚餐,有时候忙起来累得下班也不去吃饭,列战英一周上两个晚餐通宵,只要是他来上班的时候,总是给萧景琰带便当。

萧景琰托着冷藏过后的冰凉触感,无奈地叹了口气。




“你叫景琰?”

颇为愉悦的声音从潮湿的小巷尽头传来,萧景琰不悦地抬起头,逆着主路上的光,巷口立着一个男人,不同于刚才毫无隔阂的声音,间隔了太多的空间,反而滋生了些许缓缓涌动的暗流。


梅长苏就靠在那里,浅浅的笑着,透出温文尔雅的气场,萧景琰却总觉得好似被狩猎一般地浑身不舒服。

“你……”
“梅长苏。”梅长苏第二次告知自己的名字。

“这位先生,我已经下班了。”萧景琰低垂着眼睛绕过梅长苏,深夜街道树立明亮的路灯,把影子拉得很长。

“我知道,下班时间不谈公事。”梅长苏毫无攻击力地笑着,“我想谈的是私事。”

萧景琰没有说话,稍稍抬眉对上那双人畜无害的眼睛,示意他说下去。

“我希望可以和你交往。”

不卑不亢的语气好像是在请一位重要客户共进晚餐。



萧景琰依旧笑着,似乎真的是是收到了一句轻描淡写的邀约。

“先生,这样的游戏该在门那边玩的。凭着您的资本,不论是男人或是女人,您都可以玩的尽兴。”

萧景琰缓步擦过梅长苏的肩头,梅长苏急忙拉住他的手臂想要阻止,却在看到萧景琰一瞬间警觉的眼神后觉得自己做了十分无礼的行为,赶忙抬起双手表示自己无意伤害他。

面对萧景琰警惕和隔绝甚至带着些许不屑的眼神,梅长苏突然有些说不出话来,他不想萧景琰用这样的眼神看他。

“我……我是认真的。”梅长苏憋了半天说出几个字来。

萧景琰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他的眼睛里映出路灯明亮的光芒,嘴角却带着戏谑的弧度:“这位先生,如果我今年十六岁,也许会感动得立刻答应你吧。”

萧景琰的背影脱离昏暗的小巷,缓缓融入敞亮的街道,梅长苏的瞳仁里满是萧景琰离去的脚步,不死心地追问:“那我可以邀请你共进晚餐么!”

工作习惯让萧景琰不会忽略别人对他说的每一句话,你转身朝梅长苏晃了晃手里的便当盒:“对不起,我有约了。”




低调的黑色宝马缓缓驶来,停在梅长苏身边,驾驶员撑着副驾驶伸出脑袋,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容:“不是号称没有你追不到的人么,你小子也有老马失前蹄的时候。”

梅长苏冷着脸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视线越过狭长的小巷,回忆起刚才那个给萧景琰递晚餐的男孩,还有萧景琰看着他的宠溺笑容。

“开车。”梅长苏的心情很不好。

“本大爷亲自来接你,你就这态度?”

“蔺晨。”梅长苏声音低哑,让蔺晨戏弄的话语说不出口,“他不喜欢我啊……”





煎过的虾仁满是油脂的香气,伴着滚热的米饭让萧景琰疼得抽筋的胃舒服了许多。
“梅长……苏?”

萧景琰记起那人的名字,突然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过。

键盘轻轻敲击出“梅长苏”三个字,一点回车就蹦出了许多记录。
琅琊财阀总经理。
江左集团创始人。
江左现任总裁。
最年轻的成功企业家。

光是称呼职位就能数上七八头十条。

萧景琰眯起眼睛,除却这些让人迷醉的光环,余下的表示市井八卦。
江左总裁同时交往多名女性?
梅长苏深夜出入色情娱乐场所?
琅琊财阀最大合作伙伴竟是男女通吃?

等等等等不堪入目的标题应接不暇,萧景琰随便翻阅了几页,理所当然地冷笑一声。

萧景琰接触过的达官显贵不少,明里暗里暗示他一夜春宵的也很多,正正经经拉着他告白的倒是头一个。

这位苏先生看起来很爱玩啊。




从那以后梅长苏好几天没有出现,萧景琰也不甚在意,待列战英来上班,萧景琰将洗干净的便当盒还给列战英,嘱咐他说:“你也不用费心了,我自己也不会饿着自己。”
“骗人,景琰哥你胃疼的时候我都心疼死了。”列战英收起便当盒小声嘀咕。

“你说什么?”店里还没有几个客人,萧景琰收拾了垃圾准备倒出去,就听见列战英缩在一边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列战英傻乎乎地笑笑,赶忙便萧景琰摆摆手。


萧景琰一打开后门就看到梅长苏站在那里,心里顿时涌上强烈的无力感。

“您的游戏还没玩够么?”萧景琰绕过梅长苏将垃圾丢进垃圾桶里,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我说了我是认真的。”

“清纯的恋爱游戏?苏先生不觉得应该去大学门口找么?”

梅长苏双眼微怔,萧景琰笑意更甚:“怎么?想隐藏身份玩游戏,却没想到一开始就暴露了?那我是不是该从候补里出局了啊。”

萧景琰笑得很好看,但是梅长苏不喜欢他这样笑,原本纤尘不染的萧景琰似乎不见了,堕落在晦暗的深渊里挣扎求存,连瞳孔都印上了灰色。


“景琰……”梅长苏抬手想要碰一碰萧景琰的脸,却被他厌恶地躲开。

“景琰哥!你怎么还不……”列战英见萧景琰还不回来,跑出来却看到萧景琰被人骚扰的一幕。
列战英冲上去隔开萧景琰和梅长苏,大声呵斥梅长苏:“你是什么人!”

那架势像是忠心护主的小狼狗。


梅长苏不禁后退两步,越过列战英看萧景琰:“这位……是?”

萧景琰从身后贴近列战英,左手扣上列战英的左臂,将下颌放在列战英的肩头,亲昵非常:“我的男朋友啊。”

“景琰……”梅长苏眼眸里的光缓缓暗淡。
“景琰哥?”列战英吓得回过头去,却差点亲上萧景琰的侧脸,脸瞬间红了。


“你上周还是单身。”梅长苏声音请问,不是问句。
萧景琰惊讶于梅长苏居然还费心思调查过自己,语气依旧是轻轻地:“男朋友嘛,换的勤得也不是苏先生一个人。”





直到梅长苏从小巷尽头消失,萧景琰才放开列战英:“抱歉,把你牵扯进来。”

“没、没关系啊。”列战英吞了两口口水,磕磕巴巴地挠了挠后脑勺。




>>>TBC


大家来了就说两句嘛,评论好少好难过|ω・)

评论(32)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