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朕与先生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

【苏靖现代au】救赎-章一

梅长苏x萧景琰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忍不住挖新坑。

我怎么就管不住我这双手啊!!

不写剧透了大家慢慢看。

应该不会更太慢。

如果更太慢就当我这句话没说过。







暧昧的灯光轻柔的拢着浅色的酒液,托着它的那只手细腻柔和,纤长的指节透过玻璃勾起情色的气息,滚了薄盐的柠檬片被指尖轻轻拿起,嵌在杯口。

“慢用。”

低哑的嗓音在昏暗的灯光里发酵成瘾,让直视那双瞳孔的男人为之沉沦。


肥厚油腻的手迫不及待地搭在压在杯底的指尖,得寸进尺地握住了半个手掌。

那双透亮的瞳仁眼波流转,朝对面的男人投以单纯不解的目光,沾了柠檬果肉和盐粒的食指无处清理,随意地伸出舌尖,莹润的水包裹着浅粉的指尖,进出间掠过一双薄唇,在射灯下映出艳醴的光泽。

满是胡渣的下颌忍不住滚动,身体不自觉的前倾想要再贴近一些。



“加两块冰。”

圆台另一边传来呼声,纤细优美的手随着它的主人毫不留恋的抽身而去。

混浊的眼里映出那人被衬衣和马甲勾勒出的腰身,端起酒杯放在眼前,看过去好像把他装进了酒杯,一口就可以喝下。

肥硕的唇舌舔上那人捏过的柠檬片,凹陷的果肉好像还留着美好的味道。




萧景琰狠狠地吞咽了几口唾液,口腔里还残留着酸涩的味道,好在一大口冰水就可以掩盖这种不适。
他早就习惯了。


不锈钢的精致冰夹夹起正方形的冰粒,萧景琰朝对面的客人展露职位的笑容:“您需要几块?”

客人随意的撑着下颌,深色的西装袖口露出线条柔和的手腕,他微微抬眸致谢,食指轻轻弯曲推动纤细的金丝眼镜框。

“两块,谢谢。”


隐藏在玻璃镜片后面的眼神带着浓浓的探究意味,含笑的眼底是看不见底的黑色。

萧景琰朝淡褐色的酒液里投入两块冰,微微颔首隐没了黑暗。



手表上的指针走上九点半,正是酒吧刚刚苏醒的时间。

“吃晚餐了么?”店长随意问了萧景琰一句。

萧景琰将透明的酒杯倒扣滴水,轻声道:“还没。”

“那你先去吧,我顶一会。”店长说着就要接过萧景琰手里的餐布。

“不用了,我……”

萧景琰话没说完,一声玻璃碎裂的声响惊扰了众人,而后是客人气愤的怒吼和服务生的道歉。


“坏了,那小子又闯祸了。”萧景琰赶忙绕出吧台冲进人群,给客人致了歉,协商了赔偿再顺便将那个愧疚地要把头埋进地里的男孩拖了回去。


“萧师兄,对不起……”十八九岁的男孩哭得抽抽噎噎,红通通的眼睛看着可怜的不行。

萧景琰默默叹了口气,安慰他:“没事,这也不能怪你啊,战英。”

“可是我……”列战英说着又要哭,一想到这几天自己已经打碎了六个杯子三只碟子,他就愧疚的不行,这份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怕是要毁在自己手里了。

“行了!别哭了!”萧景琰实在看不下去列战英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恨铁不成钢的大声呵斥,列战英吓得一愣,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也不敢落下来。

“不就是几个杯子么,谁没摔过啊。”吼完了的萧景琰开始语重心长得宽慰后辈。

列战英是半个月前来酒吧应聘的,小萧景琰五六岁的年轻人还算得上是个男孩,可偏偏身高已经跟萧景琰差不多了。

列战英说他是个孤儿,为了上大学挣学费和生活费才出来打工,为了和上课时间错开只能选择这种晚上上班的地方,说实话列战英刚进来的时候还是有些害怕。

店长了解了列战英的情况之后把他交给最稳重的萧景琰带着,萧景琰瞧着他孩子一脸傻乎乎的笑容,也就答应了。

没想到还真的像带孩子似的。



“听到没,别哭了洗个脸出去工作吧。”

列战英乖乖擦擦脸点头去了。


萧景琰愣了愣,似乎想到曾经也有个不听话的小屁孩,哭得满脸泪痕还倔强着不给萧景琰擦脸。


夜晚才刚刚开始,吧台周边的客人换了一波又一波,总有那么几个是冲着萧景琰来的。

虽说这里不是gaybar,但是在黑夜的笼罩下总有一些暧昧不明的意味肆意流淌,或是颇为色情的眼神,或是不怀好意的触碰,或是充满暗示的言语,萧景琰从厌恶不满到学会带着职业笑容化解,已经是习以为常。


指针指向十一点的时候,萧景琰退回吧台后面休息一会,却瞧见侧面的位置上,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他居然还坐在那里,两个小时他没有点其他的东西,那杯酒里的冰块早已融化,还是放置在一开始的位置上。

萧景琰看了那个男人一眼,玻璃镜面轻晃,对上了两人的视线。

萧景琰微微颔首,转身离开了。



他见过太多莫名其妙的客人,这不算什么。

>>>TBC

评论(7)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