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朕与先生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

【苏靖现代au】咫尺天涯[chapter 7]

题文无关。

现代苏x僵尸琰

我我我完全不懂这种玄乎的玩意。

所以都是自己脑补自己写的。

如果有各种bug请当做没看见。

谢谢诸位大佬!!









一只裹挟着冷冽气息的光影猝然划破空气,没入萧景琰脸侧的树干半指深。

“妖孽!死而复生,实属逆天,回到你的坟墓里去!”

那位打扮随意的男人开口尽是慷慨激昂之语,竟是一语道破了萧景琰的身份。


梅长苏眉间一凛,他知道萧景琰至少在表面上,看起来还是像个正常人的,而此人语气笃定,显然不是随意猜测,想来的确是个有本事的术士。

如此一想萧景琰难免遭遇对方的攻击,梅长苏微微侧身,挡在了萧景琰面前。


“小子,快让开!”那人朝梅长苏大吼,似乎他身后的萧景琰是个很危险的“东西”,从随身武器里摸出了一件像飞镖一样的武器,做出投掷的姿态。

梅长苏将萧景琰挡风更严实,表明了双方对立的立场。


“啧。”对方忿忿地啐了一口,似乎是对这样被迷惑的人早已是少见多怪,居然毫不犹豫地朝梅长苏扔出武器。

萧景琰登时张大了眼睛,突然抬起手一把将梅长苏推到一边,谁知飞镖竟在空中绕了个弧形,越过了两人从身后直直扎上萧景琰的左臂。

“唔……”利器切入肉体传来闷闷的撕裂声,萧景琰后退几步,本就雪白的脸色又苍白几分,他抬起右手捂住左臂,隐约看到白皙的皮肤从割裂的衣袖露出一道颇深的伤口,皮肉外翻渗出鲜红的血,顺着葱白的指尖缓缓流动。


“景琰!”梅长苏担心的扶住萧景琰,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能为萧景琰做些什么,他甚至不知道萧景琰的受伤不会痛。

“你果然,”那人眸色一暗,像是终于确认了某件事一般阴冷地开口,“正在慢慢活过来。”


梅长苏惊异与这句话表面的意思,却又完全不能理解。

对方瞧见萧景琰暂时没有攻击的迹象,给梅长苏解释起来。

人类的本能就是追求自己没有的东西,穷人追求金钱,空虚者祈求情爱,死物也贵追寻生命。

自然的死亡就如同长久的安眠,可是只要有欲望,就会化为难以自控的怨气,附着怨气的死物,本能的渴求接近活人,本能的吸取生气期盼复活,只是已经死过一次了,不可能再活过来。

而这样的过程,是不容于世的,是逆天。




梅长苏下意识地回头去看萧景琰,在两人相处的这段时间里,梅长苏自觉完全没有感受到萧景琰给自己带来的所为威胁,反倒是自己偏爱和萧景琰腻在一起。

可是后来自己莫名其妙吃了一顿成年老醋,萧景琰一溜烟就跑了,这哪里是假意接近的意思。

可萧景琰看到梅长苏回头看自己,却担心梅长苏听了这话会害怕自己,下意识地避开了视线,可怜兮兮地垂下头去。



那人见萧景琰有所动摇,趁机接近一把抓着梅长苏就要带离萧景琰的掌控范围,梅长苏哪里愿意,挣扎间不知擦到了哪里隐藏的武器,腰侧一凉,渗出血来。

术士瞬间一惊,他知道鲜血会对那半活的“东西”产生多大的影响。

萧景琰脸色在看到梅长苏受伤的瞬间变了。




萧景琰看起来很生气,空气中隐隐流动阴冷的风,将萧景琰灰乱的衣摆轻轻撩起。

一头没有被束起的乌黑长发轻轻浮动,像是黑色的气流暗暗滋生。

那张毫无波澜的脸逐渐开始扭曲,墨色的瞳仁隐隐泛起血色的暗红,黑色的裂纹由眼角向面颊蔓延,在雪白的脸上尤其可怖。

薄红的唇被尖利的犬齿撑开,呼吸间穿出类似野兽呼吸的声响。


“……景琰?”梅长苏呆愣着,面对萧景琰突如其来的变化他有些难以自控的颤抖。

“不要靠近!妖物已经黑化,擅自接近无异于自寻死路!”术士从身后抽出一柄长剑,剑身同体漆黑,笔直的杀气直投向萧景琰。


“你要做什么!”梅长苏大声责问对方,更多的还是愤怒。

术士不理会梅长苏,聚精会神盯着萧景琰,周身竟浮起白色的雾气缭绕。


萧景琰似乎感受到了威胁,那股无形的风化作黑色的烟雾逐渐向外扩张。

面对术士的剑,萧景琰将手背到身后,竟是取下一把长弓。

萧景琰笔挺身姿一点点拉开弓弦,空气中黑色的雾在他的指尖汇聚,逐渐凝结成一只有实体的箭。


梅长苏一愣,他认得这把弓。

上一次见到还是在萧景琰墓穴的那副空棺里。


如今萧景琰带在身上,唯一的解释就是萧景琰作夜自己走了一趟取来这一个解释。

为何要特地去拿这把弓呢。

梅长苏还来不及思索,那人就举剑朝萧景琰去了。

“别碰他!”梅长苏不只是担心萧景琰受伤,还是担心萧景琰若是伤了人,醒来会难过,忍者伤口疼痛将那人撞开,自己朝着黑雾里过去了。

“你!”那人后来的话梅长苏也没有再听。

他迎着萧景琰尖锐的箭一步步靠近,试图与萧景琰对话:“景琰,景琰你听见我说话么?”

说不怕是不可能的,梅长苏的四肢都抖得厉害,连缓缓流血的伤口都感觉不到疼了。

但他还是慢慢接近萧景琰,不知道那只箭会不会在下一秒洞穿他的脑袋。

好在并没有,梅长苏轻轻搭上了萧景琰持弓的手,一片冰凉。


朱红的弓好似发出盈盈的光,梅长苏恍然间看到了年幼的萧景琰,小孩子奶声奶气地喂自己吃葡萄。

后来是史书里没有的少年的萧景琰,他红衣翻飞与自己策马驰骋。

然后是一身铠甲的萧景琰征战沙场,自己守着他的背后。

再来是不苟言笑的萧景琰,他一脸不信任地瞧着自己,待他肯对自己笑的时候,又换上了红色的太子正装。



萧景琰拉紧弓弦的手一点点放下了,眼底诡异的红光褪去,还原成原本清亮的鹿眼,梅长苏望着他,就落下泪来,他轻轻拥住萧景琰:“我没事,我没事的,所以你不要担心……别怕,景琰别怕……”

梅长苏说着安慰的话,却哭得像是被安慰的人。


他终于知道那副空棺是为谁备下的。

也了解的萧景琰亲手书写的名字背后是谁。

更是懂了萧景琰听到“林殊”二字时的那个眼神。

最后也明白了为什么记忆里没有萧景琰穿龙袍的样子。




因为他没能等到那一天。


>>>TBC

评论(22)

热度(177)

  1. 幽若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转载了此文字